“什么,又要进京?”
    当陈庆之在家接到圣旨的时候,自己似乎还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要不是那看几个太监实在是过于真实,自己甚至都把这件事当成愚人节的游戏了。
    大概陈庆之的表情不像是其它领到圣旨人那么开心,颁旨的刘公公脸上显得有些难看,尖着嗓子道:“陈庆之,难道你还想抗旨不成?”
    “那倒不是。”陈庆之摇了摇头,对于那个刚刚逃出来的城市自己实在是没有想回去的欲望,犹豫了一下,试探地问道:“要不这样,那个头名就让给顾允明,给我一个第二?第三?要不只要能上榜就可以。”
    刘公公脸上更加的难看,这陈庆之是不是太过份了,别的学子要是知道有在官家面前露脸的机会,那还不得拼了小命也得往上冲,可是他倒好,居然还拼命地往后退,什么第二、第三,你以为这是卖菜呢,想要什么就给你什么?
    “陈庆之,你可要想清楚,官家可是交待得明明白白,你要是敢不进京,那你可就是抗旨,到时候别说是头名拿不到,恐怕还是要治你的罪。”
    “唉!”陈庆之仰天长叹一声,只能是颓然地点了点头:“好吧,你说什么是什么,不就是进京吗?什么时候走。”
    “当然是越快越好。”
    生活似乎跟陈庆之开了一个大玩笑,自己刚刚回来没多久,就又要再一次回到汴梁,因为圣旨上已经规定了时间,自己并不能舒舒服服地坐着船回到汴梁,而是采用最快的方法……骑马。
    说实话,自己一直以为自己是不适合当将军的,就是因为自己并不愿意一直骑在马背上,跑了没几个时辰,自己就被颠得浑身像是散架了一样,等到了晚上休息的时候,陈庆之干脆躺在客栈的床上一动不动,连晚饭都是姬鹏给端过来的。
    “吃点东西吧,要不明天你更挨不下去。”长年东奔西跑的姬鹏倒是习以为常,把饭菜放下之后,自己便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脑袋动了动,陈庆之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哪有你胃口那么好,要不是有圣旨,我才懒得进京呢。”
    “你是不是傻?”姬鹏才懒得跟陈庆之客气,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接着骂道:“这可是在官家面前比试,你要是赢了的话,那可是一步登天的机会,到时候你再考试,谁还敢把你给你踢出去?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聪明的时候那么聪明,这笨起来简直笨到家了。”
    “就你聪明?”陈庆之不屑地回道:“你光看到好处了,你怎么没想想坏处?那顾允明的叔爷是谁?那可是朝廷上当红的相公,你能看到的事情他就看不出来吗?说不定人家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就等着我上当呢,到时候不是我去当第一,而是我成为那顾允明成功的背景板。”
    仔细听陈庆之这么一说,姬鹏似乎也有些反应过来,自己对陈庆之是不是太有信心了些,要是跟顾允明比,他还真不一定能比得过人家,说不定他能进京还是人家顾家使的力,就是为了让顾允明在官家面前好好地出次风头。
    “那,那该如何是好?”姬鹏已经没了刚刚的激动,讪讪地问道。
    “还能怎么样,当然是走一步算一步了,依我看,说不定人家顾家早就把题目准备好,到时候人家是有备而来,我是临时抱佛脚,谁输谁赢怕是早就定了。”
    陈庆之一边说,一边挣扎地坐了起来,拿起筷子夹着饭菜往嘴里塞去,对于自己来说,生活还要继续,远方的路还长着呢。
    到了第五天黄昏时,陈庆之一行的身影终于出现在汴梁城落日的余晖下,对于这座城,陈庆之实在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除了杭州之外,自己就属在这里住的时间更久,而进城的第一件事并不能回到属于自己的那个宅子里,而是要在刘公公的带领下,先去皇宫里报个道。
    到了皇宫门口的时候,陈庆之从马上跳了下来,刘公公先一步进去通禀,自己就这么靠在马鞍旁用力地抖动着麻木的双腿。
    刘公公进去不久之后,便匆匆走了出来,到了陈庆之面前道:“陈庆之,官家有口谕,令你先暂时回去休息,三日之后早朝时来这里等候,到时候你与顾允明同殿比试,一较高下。”
    得,自己跑得这么急,居然连人家一面都没见到,陈庆之心里憋屈,脸上却不敢露出丝毫不敬,连忙点了点头,领着自己的几个手下慢慢向自己的宅子走去。
    出京虽然不久,但是对武小六这种人来说,却像是经历了好久一样,陈庆之也知道他们思乡之情,直接让他带着几个人先回老军营探亲,过两天之后再回家中报道。
    等到陈庆之回家时,就只剩下他跟姬鹏两个人,一看到陈庆之居然这么晚回来,老管家忠伯也是吓了一跳,连忙把正房收拾出来,又让人请了郎中,给陈庆之腿上的伤好好的医治一番。
    陈庆之回到汴梁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顾随的耳朵里,别看他对顾允明能不能赢陈庆之还是报有一定的信心,可是事到临头时,自己也不敢过于大意,连忙让人把顾允明喊了过来,低声把陈庆之回到汴梁的消息告诉了他。
    这次的顾允明却是一付信心十足的样子,笑着点了点头道:“叔爷放心,那陈庆之虽说有点才气,但是跟我比还是差太远了,你就只管把心放回肚子里,这次金殿比试,侄孙绝对不会丢你的人。”
    看到顾允明这般的信心十足,顾随心里也是大定,临时考了顾允明几道策论,他倒是答得四平八稳,让自己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既然如此,顾家也算是后继有人,等到了比试的那一天早上,顾随早早便已经起来,特意让顾允明仔细地打扮了一番,脸上涂粉,鬓角插花,看起来好一个翩翩佳公子的模样,爷孙两个直接坐上一辆马车,一起向皇宫的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