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我对着瘦子和大头以及林墨、倾舞等人道,“好了,现在这个可恶的蛊惑之术,终于被我们破了。
    这一次,林墨的功劳最大,没有她的办法,估计我们现在,还不能破除这个邪恶的蛊惑人心之术呢!”
    林墨听到我这么说之后,不由得粉脸一红,她这么对我说道,“得了吧,刘飒,这还不是应该归功于你嘛,要不是你刚才的时候,那一番循循善诱,估计我现在还开不了窍呢,说起来,这也是你的功劳呢。”
    说着话,林墨朝着我挤了挤眼睛。
    没想到,林墨现在居然并不想居头功,不错、不错,思想进步很大呀,看来经过刚才的磨合,林墨现在的改变很大。
    接下来,我大踏步地走在了前面,继续朝着这个泥巴窝的里面走去,看到我走在了前面,瘦子和大头它们,根本就不答应。
    它们不由分说地漂浮到了我的前面,说什么也要在前面开路,看到它们执意的坚持,我也不好说什么了。
    我点点头之后,对着它们这么说道,“瘦子、大头,你们在前面没事儿,只是你们千万不可大意啊,现在,这个吸魂虫的老大,也在里面呢,你们可不能掉以轻心啊,要时刻多加小心才行。”
    听到我这么说之后,瘦子和大头,频频点头,“好的,老大,我们知道了,我们会多加小心的。”
    实际上,现在它们两个办事儿,我是放心的,它们两个,都诚实稳重,不虚浮,我很欣赏。
    于是,我和林墨跟在了瘦子和大头它们的后面,继续的朝里走去,这一次,大约走了五六分钟,我们也没有看到一只黄鼠狼的踪迹。
    看到了这里,林墨禁不住狐疑地问我道,“刘飒,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眨眼的功夫,这些黄鼠狼,都跑的没有踪迹了呢?”
    听到林墨这么说,我不禁一笑,道,“这些黄鼠狼,也不是傻瓜,它们狡猾着呢,刚才的时候,我们的燃烧符,给了它们极度的惊吓,现在,它们见不到踪迹,才是正常的,要是见到了之后,那才是意外呢。”
    林墨听到我这么说之后,点点头道,“刘飒,我们接下来,还是多加小心吧,反正现在不知道为什么,我越往里面走,心里越感觉不舒服,老是感觉心惊肉跳的。”
    我知道林墨自从进入了这个诡异的娘娘洞之后,就受到了不少的惊吓了,于是忙安慰她道,“林墨,没事儿,就这么几个小杂碎,放心就行,它们翻不了天的,也不会逃出我们的手心的!”
    林墨听到了我这么说之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接下来,林墨没有再说什么,我们也在身子和大头的带领下,继续的往里走。
    到了这时候,我看到,这个泥巴窝里面,再次的宽阔了起来,正在往前这么走着,忽然看到前面的瘦子和大头它们,冷不丁的停了下来,像是被点住了穴道似的。
    看到了这里,我不由得就是一愣,我心说,咦,这么它们不走了呢,什么情况啊这是?
    正想问一问它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就听瘦子回头对着我道,“老大,注意哈,现在前面,出现了新问题、新情况了。”
    出现了新问题、新情况了,什么新问题、新情况呀?
    我狐疑地这么一看,只见前面,出现了很多的白色的刺猬,这些刺猬,大约有上百个,在前面的不远处,就这么堵住了我们的去路。
    看到了这里,我心说,哼,螳臂当车、不自量力,这是我看到它们之后的第一想法。
    我心说,就你们几个刺猬,现在居然想挡住我们的去路嘛,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嘛。
    我正想上去,灭了这些刺猬的时候,忽然一阵巨大的咳嗽声传来,“咳咳,咳咳!”
    咳嗽声音巨大,再加上我们现在,是在这个几乎是密闭的空间里面,加上回音,所以声音听起来有些惊心动魄。
    听到了这里,我不禁一愣,因为我想到了刚才暗黑之中的那一声咳嗽声,现在,这些刺猬们这么一咳嗽,我冷不丁想起来刚才的咳嗽声,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刚才的时候,肯定在黑暗之中,有刺猬咳嗽来着,所以,我们才听到了咳嗽声。
    本来我曾经以为,这一声咳嗽,是吸魂虫的老大,在暗中咳嗽呢,装神弄鬼呢,现在看来,并不是这么回事了,就是这些刺猬们捣的鬼。
    当然了,也不能说它们捣的鬼。
    我曾经听我父亲对我说过,说刺猬们咳嗽的时候,几乎和人咳嗽的声音,一模一样的,现在,看到这些刺猬的时候,我顿时就明白了,刚才我们在暗中听到的咳嗽之声,肯定是它们干的了。
    只是现在,它们在这里,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还集体咳嗽,这到底想干什么呀?
    本来,我刚才的想法,就是打算立即上前去,灭了它们的,但是现在,我硬生生地止住了刚刚迈出去的一条腿。
    我现在决定还是看一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再说,不能贸然的动手,虽说了,这些小东西,个头儿不大,但是,它们好歹也是五地仙儿之一呢。
    它们也是有法术在身的,只是我现在,还从来没有接触过这种刺猬儿地仙儿呢,不知道它们,这是想对我们玩什么烟泡儿鬼吹灯。
    但是不管它们现在想玩儿什么,我们坚决地奉陪到底!
    到了这时候,我看向了林墨,我想看看林墨,现在是不是知道这东西到底想干什么。
    这么一看,我发现林墨现在正皱着眉头,看着这些刺猬,眼睛眨也不眨的。
    我心说,咦,这个林墨,看来还真是变了,刚才的时候,遇到什么事情,就先问我为什么,现在,居然不问了,自己思考起来了,哈哈,不错,进步真的蛮大的。
    没想到,现在林墨不问我了,倾舞和霓裳,现在又止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始问我了,嘿嘿,有点儿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