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具神念之身分解出另一具神念之身,此事说来简单,但真正做起来,绝对不是一件简单之事。
    修仙界之中,能够做到神念之身再分裂分身之人,可以说绝对不多。
    神念之身,本就是一缕秦凤鸣自身的精魂,只是其算不上是一具真正的精魂分身。可以说其虽然核心是一缕精魂,但主要的是神魂能量。
    因为其有精魂存在,故此有秦凤鸣自身的全部思想与感受。
    而分裂神念之身,自然也要分裂本就不多的精魂。抽魂拔丝,本就是对精魂最为残酷的一种作为。
    其过程之凶险,绝对比修士自身分裂精魂要困难得多,也凶险的多。
    能够做到此事,修仙界万古以来不能说没有,但绝对不会很多。因为这根本就没有指导术法流传。
    秦凤鸣能够做到,自然得益于他对神魂符纹的精通。
    但任是如此,他也不敢有丝毫轻心,因为稍有不慎,那怕出错分毫,都有可能让这具神念之身就此魂飞魄散,陨落当场。
    剧烈的疼痛让秦凤鸣神念之身面容扭曲,浑身震颤,但并未发生意外。随着一团波动一分为二,两具看似非常相同的神念之身出现在了当场。
    虽然两者看似相同,但秦凤鸣神念之身心中清楚,他所分裂出的这具分身,与自身的神魂能量相差了很多,也仅是能够将将支撑自身状态而已。
    不过虽然只是能够支撑状态,但其同样具有一定的神志,不过在主次上,是完全受制于原来神念之身的。
    看着神念分身停身当场,秦凤鸣神念之身心中也不由松了一口气。
    他还真担心这一番施术之后,他自身所分裂出的神魂能量溃散消失。好在他的担心多虑了。
    这里没有丝毫神魂能量的损失,无论如何释放神识,自身也不会有神魂能量消耗。这很玄奇,又非常稳定。
    略是停顿,秦凤鸣神念分身向着远处飘飞而去。
    随着两道神识分别触碰在两团相距极远的光团之上,两股拉扯之力同时作用在了两具神念身躯上。
    没有任何意外发生,两具神念之身同时被拉扯进了两团光团之中。
    秦凤鸣一向非常谨慎,他不确信分身释放神识会否让拉扯之力作用在两具身躯上,故此两者同时释放出了神识,去触碰不同的光团。
    神念之身始一出离光团,立即探查向四周。
    很快,一团波动一起,神念分身陡然现出了身形。他出现的很是突兀,并不是从任何光团之中现出的身形,而是凭空出现的。
    见到此处,秦凤鸣神念之身哪里还能没有判断,那光团确实如他所想一般,只要进入一次,便会自行消失。
    见到此处,秦凤鸣神念之身不再停留,开始催动分身与自身在四周光团之中穿梭。
    时间慢慢过去,当神念之身再次停下身形之时,四周已经没有多少光团存在。而两具神念之身相距更是已经极远。
    略是思虑,神念之身立即发出神念,分身激闪而至,波光闪现,将两具神念身躯再次包裹在了当中。
    在不知之后会遇到何种情形下,神念之身还是决定重新融合一起。
    两具神念之身融合一成一具,比分裂之时要轻松也安稳很多。
    重新融合一体的神念之身,稍微调整之后,立即再次神识探查向一团光团。神念之身消失,再次没入到了光团之中。
    这里很是广大,神念之身神识探查四周,并不能感应到边际。
    随之光团慢慢减少,秦凤鸣神念之身却猛然发现了一种情形,那就是他滞留在光团之中的时间,似乎早已大肆增长了。
    原来只需几个呼吸工夫便会被传送离开,而现在进入一个光团,竟然会在其中滞留一二十个呼吸工夫才会被传送离开。
    如此情形,秦凤鸣神念之身开始并未感觉到,因为他始一进入光团,立即便全身心的关注在了所见场景之上。
    让他骤然感觉时间增长,是因为他在一个光团之中见到了一头奔跑的异兽。
    那异兽急速飞奔,而那空间所现影像,竟然是在追遁着那头异兽在急速而动。正因为如此,秦凤鸣见到了那异兽飞跃过大范围的群山,才猛然想到,他已经跟着那异兽飞遁了不短时间。
    出离光团的秦凤鸣神念之身,表情有些怔然,他不知这时间增长,是否因为这里光团急剧减少之过。更加不知这种变化,是否会让他这具神念之身置于极其危险境地。
    他现在能够做的,就只有依旧进入光团之中,让光团继续减少。
    时间继续,秦凤鸣神念之身见到的情景依旧让他心中振奋。那怕是见到一座光秃的山峰,都能够让秦凤鸣在其中发现某种不同寻常之处。
    那些画面之中,有许多看似很是普通,且遍地随处入目的材料,在秦凤鸣辨识之下,会猛然发现,那些材料竟然是此刻修仙界之中就是大乘见到都会出手抢夺的逆天神材。
    更是有许多秦凤鸣认为此刻早就绝迹的众多灵兽灵虫在画面之中显现。
    就是传闻之中的麒麟、毕方等神兽神鸟,他都在画面之中亲眼见到过。任何一幅画面,都让秦凤鸣充满了向往,想沉入其中,流连不去。
    之后又持续了多久,秦凤鸣依旧不曾知晓。
    但身在画面之中持续的时间,他却越发感觉到了增长。
    当秦凤鸣感觉滞留画面时间达到了盏茶时间之后,他再次停下了身躯。表情之上,充满了凝重神情。
    他现在需要再次确定一番如何行事,因为他猛然有了一种感觉,那就是他此刻的神念之身,要想出离光团中的画面,已经不再如先前一般丝毫自身能量不损失的被画面直接传送出离,而每出离一幅画面,都要有一些神魂能量消耗。
    他发现这一情形,是因为神念之身已然在体内设置下了一些稳固神魂符纹,通过符纹,觉察到了神魂能量的轻微变化。
    虽然那消耗极其微少,可依旧让秦凤鸣神念之身心中警觉。
    要知道他此刻根本不可能补充丝毫神魂能量,如果自身神魂能量大肆消失,那他这具神念之身,终将彻底溃散在这里。
    这具神念之身溃散于此,是否会影响本体,秦凤鸣神念之身不知。
    但正是因为不知,他才越发的小心谨慎,始一发现此种情形,立即便停止了下来。
    表情凝重,心中念头激闪,神念之身一时悬浮在了空旷虚空之中不再有动作做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