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沐阳随即又想到,之前的那个储物戒,还没来得及清点。
    不过他并没有拿出储物戒,目光反而立刻扫在两人的储物戒上面。
    这两个人的储物戒,里面的宝贝,应该可以让心情稍微变好一点了吧?
    下一刻,一听唐沐阳说,要他们的储物戒的时候,兰鸯和仲涪两人,脸色都是同时一变。
    不过转念却想到,自己的性命,此时还捏在唐沐阳手中,他们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解除认主,把储物戒交了出来。
    唐沐阳面带微笑,两人的储物戒一到手中,他就有些迫不及待的,开始迅速的查看起来。
    不一会儿,结果就出来了。
    灵药等无法长期保存的东西,两个储物戒内,都是几乎没有。
    但蕴含浓郁灵气的矿石,品质之好,数量之多,却是让他一阵心花怒放。
    同时,炼器材料也有不少,而且少部分是王品以下的,大部分都是王品宝物。
    其中,就包括一种名为天巽金沙的宝物。
    天巽金沙,这是定海针升级为上品王器,所需要的一种王品材料。
    在这之前,唐沐阳就得到了最关键的炫炩晶石,现在又得到天巽金沙,定海针距离上品王器,也就更近了一步。
    如果运气好的话,说不定在这个上古遗迹内,定海针升级的其余材料,就能够把都凑齐了。
    想到这里,唐沐阳心里也有点期待起来了。
    而其他一些杂七杂八的,对修炼有助益的东西,同样也有几种是价值还不错的。
    至于修炼的功法,以及记录信息的一些物品,他此刻暂时并不打算去看。
    “雪宝,这里有两样蕴含冰寒能量的东西,你看看是否可用来补充能量……”唐沐阳说着,将东西取出来。
    雪宝看了看,眼睛越来越亮,“可以,这些都是我的了吗?”
    唐沐阳摸了摸雪宝的头,微微一笑,“那就是你的了。”
    在雪宝的帮助下,他之前得了不少好东西,既然是对雪宝有用的,他自然也不会吝啬。
    至于这东西的原主人,兰鸯变得有些难看的脸色,他直接就无视了。
    而雪宝听了唐沐阳的话,立即欢喜的叫了声,迅速把东西收了起来。
    下一秒,唐沐阳又看向赵雅,表情有点似笑非笑,“雪宝得了宝贝,你是不是也羡慕?”
    “我羡慕什么?”赵雅毫不在乎的样子。
    唐沐阳勾了勾嘴角,“唉,本来想给你点东西的,但既然你都不想要,那还是我自己留着吧。”
    赵雅抿了抿嘴,一甩头不看唐沐阳,轻哼一声,“好像我很稀罕似的!”
    “嘿嘿,赵大小姐生气啦。”
    唐沐阳说完,并不打算再逗她,从储物戒内取出一宝物。
    这宝物两三指大小,晶莹剔透,散发着微弱的蓝色荧光,就宛若一枚蓝色的宝石一般。
    “你刚才突破到玄境巅峰,境界还没有稳固。”
    唐沐阳抛了抛掌中的宝物,“而这一枚蕴神石,正好可以助你更快稳固境界,你也不想要?”
    赵雅闻言转回头,一双美眸亮晶晶的看着蕴神石,然后迅速一把夺过蕴神石,“谁说我不要了。”
    然后,她俏脸浮现出一片欣喜的笑容,盯着蕴神石看了两秒,抬头看着唐沐阳,“谢谢你。”
    唐沐阳顺着道,“那你打算怎么谢我?”
    赵雅不禁微微愕然,她这也就是客气话,还没有想怎么感谢,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就在这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以身相许呀。”
    一瞬间,唐沐阳和赵雅的目光,同时都落在雪宝的身上。
    唐沐阳一个赞赏的眼神,给雪宝投了过去,“雪宝真聪明,我只教了一遍,你就能用的这么好。”
    雪宝理所当然的点头,“我本来就很聪明的!”
    “雪宝,你怎么也变坏了?”
    赵雅的脸上泛着红晕,瞪着唐沐阳,“都是你教坏了雪宝。”
    唐沐阳脸色严肃,“雪宝愿意学习是大好事,你可别打击了它学习的积极性。”
    赵雅轻哼一声,“我看你就是故意的!”
    说完之后,她心里忍不住嘀咕,“唉,他不止一次救了我的命,这辈子都无以为报了……”
    唐沐阳没有回应,开始把看上眼的那些宝物,迅速转移到自己的储物戒中。
    兰鸯和仲涪看见这一幕,干脆把头转向一边,想要来个眼不见心不痛,可仍然感觉心头在滴血。
    而赵雅也看得目不转睛,虽然她几乎都认不出来,但她可以确定的是,能被唐沐阳看上的,自然是难得的珍宝。
    她的心,无法平静了,“真不知道,他身上有多少珍宝,以后缺宝物的时候,找他肯定没错了。
    可是……我能拿出什么等价的东西,换取他的宝物?难道,真的要以身相许吗?”
    这么想着,她的俏脸愈加的红了,然后忍不住偷偷的瞄了眼唐沐阳。
    赵雅此时的异状,唐沐阳并没有看到,同样也不知道她心里面在想些什么。
    不过,雪宝却看到了,“你脸怎么那么红呀?”
    赵雅听到雪宝的话,就像是干了坏事被抓住现行,顿时心里一阵发虚。
    尤其是,察觉到唐沐阳看过来的目光时,她的心跳得更加厉害了。
    唐沐阳也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继续转移宝贝。
    不一会儿,转移完了宝物之后,唐沐阳便把储物戒还给了两人。
    两人拿回储物戒,神识在里面一扫,只感觉心里阵阵绞痛。
    唐沐阳自然能猜到,两人此刻想的什么,但既然他们之前对他出手了,自然要付出代价。
    所以,这些宝物他拿了,当然也是心安理得。
    然后,他便没有再浪费时间,继续按照原来的计划,向着下一处宝地进发。
    ……
    与此同时,一道人影,停在一座雪山之巅。
    “应该就是在这附近……”
    这人口中嘀咕着,赤色的眉毛紧紧皱了起来,“这都探查了几次,为什么还是什么都没有发现,难道掌握的线索错了?”
    过了一会儿,他眼中神色又变得坚定,“再仔细搜索几遍,肯定能找到的!”
    话音一落,他的身影便消失在山巅。
    又是几分钟之后,另一座雪山山脚下,赤眉男子的面色,突然变得激动了起来。
    “原来是在这里!”
    过了片刻,赤眉男子按捺着心里的激动,“先不告诉那个贱女人,说不定我一个人就能够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