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目前的情形,就算自己勘破这道阵法,能不能破掉阵法,希望更是渺茫,虽然心中极为不甘,但任天一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只能继续等机会。
    就这样,两天以后,风之南带着人,扮作一队商人进入了天沐皇城。
    众人一进城就分头行动了,首先是熟悉任天一的那一部分人分别收住了皇城的各个出口,再有一些人去了皇城的传送阵那里。
    剩余的众人随风之南赶往了赤丹宗势力所在的西城区,而金圣杰和王阳明他们就在那里。
    见到风之南,金圣杰也是羞愧不已,主动扛起了分商会失利的责任,自责不已。
    风之南拍拍金圣杰的肩膀,安慰道:
    “此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把你知道情况跟大家说说,赶紧救出师父才是主要的。”
    金圣杰这才将当日的情况,以及这几天天沐皇朝的情况,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
    风之南闻言,不由皱了皱眉:
    “幽冥教竟然也掺和在了其中,就知道一个小小的苍羽宗根本不是师兄的对手。”
    金圣杰这才面色稍解,愤愤的说道:“若不是师父还在他们手上,我早就去灭苍羽宗了。”
    此时,在风之南身后的一个身材魁梧少年,却是面色一凛,瓮声瓮气的说道:
    “管他是苍羽宗还是幽冥教,先灭了他们再说,再说使者大人他神勇无比,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
    这魁梧少年,正是鱼日村的班超,他身上古铜色的的肌肉让人不敢轻视。
    金圣杰不由冷冷的看了一眼班超:
    “若凭武力,师父确实是勇猛无敌,但这幽冥教的人诡计多端,不是用毒,就是用蛊,师父就是中了他的圈套才被他们掳走的。”
    班超一声冷哼,对金圣杰甚是不满,他认为这老头定是怕死,没有尽力,才使得任天一深陷囵圄:
    “胆小还找这么多借口,就算是死,我也要救出使者大人。”
    金圣杰被气得吹胡子瞪眼,指着班超的鼻子:
    “你是不是找揍?”
    班超则是浑然无惧,对金圣杰嗤之以鼻,用鼻尖指着对方:“怎么?要不咱们练练?”
    金圣杰此时浑身发抖,再加上此次商会遭此变故,与他也有很大关系,憋得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此时,沉默了半天的王阳明这是起身,站到了两人的中间,很是不满的说道:
    “都什么时候了还窝里斗?有精力多想想怎么救出任小友才是。”
    此时风之南缓缓走了出来,他目光扫视众人,沉声说道:
    “苍羽宗不是在打我们复合丹丹方的主意吗?若是我们交出丹方,他们是否愿意送回师父?”
    “万万不可!”
    此时赤丹宗的宗主史进发开口道:“根据我宗在苍羽宗的卧底汇报,他们一直想从任小友的口中问出复合丹丹方,不过一直没有得逞,换句话说,在他们得到复合丹丹方之前,任小友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到底怎么才能救出使者大人?”
    班超有些不满的说道。
    史进发沉吟了一下,接着说道:
    “我还有一个冒险的想法……”
    此言一出,众人的目光都投向了他,等着他继续说。
    史进发也不再卖关子了,随即说道:
    “距线人来报,这两天幽冥教的这些人活动非常频繁,尤其是传送阵以及皇城的各个出口处,他们的身影出现的频率极高,说不定这两天他们就会将任小友运回幽冥教。”
    “然后呢……”金圣杰有些不耐烦的催促起来。
    史进发随即在众人的周围凝出了一道结界,将他们与外界隔绝开来,随后目光在风之南脸上停顿了一下,说道:
    “现在有了风宗主的到来,我认为我们可以这样做,将咱们的人手看住皇城的各个出口,再一处出口处,给他们展现出防守松懈假象,让他们往里钻,届时咱们再给他们一个出其不意的攻击,并趁此机会救回任公子。”
    听完史进发的想法,班超第一个反对:“不行!我不同意,这样太冒险了!万一使者大人有个三长两短……”
    史进发摊摊手:“我也认为这样太冒险,要不咱么再想想别的办法?”
    风之南轻抚胡须,缓缓说道:
    “这个方法虽然有些冒险,但不可否认,确实可以解除目前的困境。”
    最终,大家也是纷纷赞成了这个方法。
    就在他们在这里讨论的同时,在苍羽宗的议事大厅之中,同样也是聚集的一众人,也在激烈的讨论着。
    立于议事厅头把交椅旁的苍羽宗宗主,苍景冲,眉毛几乎拧成了一个大疙瘩,他无奈的瞪了一眼一旁的莫雷和莫流云:
    “你俩真是胡闹!这永乐商会正是如日中天,咱们苍羽宗想结交都找不到途径呢,你们俩竟然捅出这么大一个篓子。”
    随即他将目光投向了百里星那里:“还有你,百里,他们俩不懂事,你也不懂事?”
    苍景冲愈说愈激动:“况且还让刘长老因此丢了性命!”
    “再说了,就算你们不去抢,这复合丹丹方早晚都会被公之于众的。”
    说完,苍景冲一脸无奈的坐在了椅子上。
    百里星有些气馁,试探的说道:
    “宗主,我们这么做也是为了宗门考虑啊。”
    “若是云儿拿到复合丹丹方,并将丹方上交给中州丹府,那云儿一准能成为丹峰传承圣子,到那时谁还能那我们苍羽宗怎么样?”
    “糊涂!”
    苍景冲一巴掌拍在了身前的桌子上,登时在桌子上出现了密密麻麻的裂纹。
    苍景冲有种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你们现在动了朱天九的关门弟子,他西疆丹府会饶了你们?”
    “就怕是还没得到复合丹丹方,就被朱天九灭了宗!”
    说到这里,苍景冲心中悲怆不已,他就是闭了一个关而已,非但自己的修为没能突破,出关之后,就听闻了这档子闹心事,心情简直是坏到了极点。
    他搓搓满是皱纹的老脸,咋想咋觉得这几个人给他挖的坑有点深。
    “宗主勿忧!咱们背后不是还有幽冥教吗?就算是朱天九来,他也得考虑考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