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言家道场后。
    卓不群暗自以天机轮进行推演。
    却无法推演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天机像是被一层迷雾遮盖,借助天机轮,也难以拨开这层迷雾。
    “事情应该是牵扯到斗神强者,以我现在的实力,即使借助天机轮,也难以推测出天机!”
    “奇怪,是哪个斗神强者,要对我不利,连白夭都要出声提醒?”
    卓不群隐隐猜测出了一些端倪,心里越发警惕。
    接着卓不群向言家家主告辞,说是准备带着言星语,到星空中去走走。
    言家道场中发生的事情,言家家主早已知晓。
    并且白夭推演言星语的命运,发现她的寿命,将来不再受昙花命的束缚,也在第一时间告诉了言家家主。
    言家家主自然知道,这是由于卓不群的缘故。
    震撼、惊喜之余,对卓不群赞赏、喜爱不已,再也没有了之前的隔阂。
    卓不群要带言星语离开言家,家主自然是满口答应,不过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派出言十九相随。
    三人离开言家的万卷世界,来到万卷城中。
    卓不群带言星语离开言家,当然不是他所说的,要带她出去走走。
    而是要找个合适的地方,以天机轮,为她逆改昙花命。
    逆改命运,等于是逆天而行,这是要遭天谴的。
    因此必须找到一个天道难以覆盖,或者是天道影响十分弱的地方。
    广阔的星空宇宙,无处不在天道规则覆盖的范围内。
    不过,有一处地方,却不在其中。
    古神之路!
    据说,从古神之路,能够通往超越星空宇宙的混沌之中。
    在那里,为言星语逆改命运,不会受到天道的反噬。
    不过事关重大,绝不能出现一丝纰漏,因此卓不群在事先连言星语都没有告诉。
    另外解决昙花命,还需要大量的辅助材料,以天机轮为阵眼布设阵法。
    所需的材料,卓不群已经安排虞东阳设法收集,还需要一些时日。
    所以卓不群并未带言星语,直接去往古神之路。
    而是准备去神琴星域。
    卓不群前世的手下战圣天芒,因为他而战死,女儿无人照顾。
    卓不群通过天机轮,大致推算出,天芒的女儿就在神琴星域。
    并且在神琴星域,有跨界星门直通古神之路。
    因此卓不群准备先找到天芒的女儿,了却一桩心愿。
    言星语对卓不群自然是言听计从,只要能和卓不群在一起,不管去哪里,她都不会在意。
    三人来到万卷城外的跨界星门。
    “星语小姐,方卓公子,言十九大人!”
    镇守星门的言家强者,早就收到消息,提前在星门外等候。
    行礼之后,这言家强者忍不住多打量了卓不群几眼。
    这些日子,卓不群在言家可谓是如日中天,言家众人都是如雷贯耳。
    “有劳,去神琴星域!”
    卓不群向那言家强者说道。
    星门被启动。
    巨大的阵法光幕扭曲,在星空中形成一条深邃的空间通道。
    言十九保护着言星语,先进入星门。
    “方卓,且慢!”
    卓不群正欲跟着进入,从后方的虚空中,十分突兀地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一道身影从虚无中走出,卓不群连同周围的虚空瞬时被禁锢。
    “七祖身边的孔真,他怎么来了?”
    言十九看到来人,顿时一阵诧异。
    这时星空已经彻底被催发,一股传送之力笼罩着二人,将他们传送出去。
    “何事?”
    卓不群看向来人,眉毛一挑。
    来人是一名身穿黑袍的青年,清瘦、冷峻,眼神冷酷。
    他的气息极为虚无,仿佛与周围的虚空融合,赫然是一名高阶斗圣,虽然不到极圣高度,却也相差不远了。
    “我是七祖座下孔真!”
    孔真散去了威压,虚空中的禁锢消失,他却依然还是那种高高在上的冷漠。
    镇守星门的斗者,听到此人的身份,顿时神色大变,躬身行礼后退到一旁。
    “七祖找我做什么?”
    卓不群一怔,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奉老祖之命,赐你一件神物!”
    孔真挥袖卷出一道红光,倏然出现在卓不群身前。
    “蜕凡果!”
    看到那东西,卓不群一震。
    名为蜕凡果的东西,有拳头大小,散发着赤红色毫光。
    上面无数道细密的纹路交织,散发着磅礴的生命气息,还有一种超然的气息。
    所谓蜕凡果,是斗神强者在突破天道束缚,超脱于天道之外,蜕下的生命精华所凝结而成。
    对于斗者而言,蜕凡果的确是神物。
    没想到,七祖竟然以他的蜕凡果相赠。
    斗圣鲜血凝结的血晶,都可以让卓不群的炼体之术提升一层。
    蕴含斗神强者毕生生命精华的蜕凡果,该会有多么惊人的用处?
    不知为何,卓不群却从这枚诱人无比的蜕凡果上,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
    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清楚。
    仿佛是冥冥之中,有什么东西在警告着他,让他心底自然而然地生出预兆。
    卓不群想到白夭的告诫。
    又想到以天机轮推算的结果。
    他的心中顿时雪亮。
    虽然不清楚七祖为何要针对他,却可以断定,这枚蜕凡果有问题。
    “速即收下蜕凡果,然后就地将其融合,我还要带着你的一滴精血,回去向老祖复命!”
    孔真冷冰冰地说道,语气中透着不容反抗的强大意志。
    就地融合,还要带走精血查验?
    这枚蜕凡果,果然有问题!
    “请转告七祖大人,如此贵重之物,我受用不起,还请收回!”
    卓不群挥手卷出一股斗气,托着蜕凡果,飞回到孔真身边。
    “你不要?”
    “这可是斗神强者的蜕凡果!”
    孔真瞳孔微微一缩,露出意外之色。
    蜕凡果,乃是任何斗者都梦寐以求的神物。
    卓不群竟然毫不犹豫地推掉。
    不仅是孔真,镇守星门的言家斗者,都是觉得不可思议。
    “老祖亲赐之物,你不要,也得要!”
    孔真霸道地说道,一股强大威压席卷而出,再次将卓不群笼罩。
    接着他大手一挥,蜕凡果飞向卓不群。
    他竟是打算,强行让卓不群融合蜕凡果。
    “我不想要的东西,谁也不能强迫!”
    卓不群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一股阴寒的气息从体内轰然爆发出来,迅速凝结成幽太阴的身影。
    轰!
    周围的虚空桎梏被震碎。
    阴寒如幽冥的气息所到之处,替代了虚空中的天道规则,形成了世界,向孔真碾压而去。
    孔真释放出一道光彩斑斓的光芒,与幽太阴的力量碰撞,虚空一阵剧烈震荡。
    太阴符所化的幽太阴身影溃散。
    孔真也被震得连连后退,遁入到虚空之中,旋即自数百里之外出现。
    “小子,你敢对我出手?”
    孔真满脸冰冷杀机,气息也陡然变得凶戾、狂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