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天门当年给我改换天地建立了不朽神宗,现在玄古仙宗也被我抹除一切印记,故而开辟了天元圣宗,从此以后不管是玄天门的弟子,不朽神宗的弟子,玄古仙宗的弟子,全都只有一个宗派,那就是天元圣宗,你等好生在此地修炼,尽量与逍遥洞府融为一体,借助这件法宝我有信心让你们所有人都成功渡过三道轮回大爆炸灾劫,咱们在下一个天元诸天当中重新争霸仙界,开创一个超越不朽天国的强大势力,镇皇天师兄,您有着无与伦比的统领才能,故而现在所有人都听你调配,而你也要和烟罗天配合默契,操持各个大阵,抵御强大的敌人,现在咱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赵胜煌煌说道。
    “放心吧,这些琐碎的事情全都交给我来处理。”镇皇天首先表态,甚至对赵胜做出了应有的尊重。
    这些人当中强者不少,并不是一些乌合之众。
    烟罗天的目光扫过玉京城的所有人,她最为惊叹的便是镇皇天和逆乱杀心天这两个人,暗忖道:“赵胜到底是怎么聚拢了如此之多的强者,他应该没有得到什么传承吧,不可思议,有了这么多的强者加入现在就算没有他我也有信心催动至少一万两千道阵法。”
    此刻的逍遥洞府没有天尊,故而强者越多越好,这也可以催动的阵法就越多,而防御力就更加强大,尤其是赵胜势必要进入神草丹界当中,到时候一切防御就靠自己了,故而烟罗天不得不考虑的更加全面一些。
    然而,赵胜早就想到了这一点,故而才会冒死来到不朽天国的疆域将天元圣宗的所有人全都接走,这也是为不久之后的冒险做准备。
    镇皇天的才能太出色了,在他的统领之下无数天神全都进入到了各自需要熟悉和参悟操持的阵法核心当中,甚至连一些天仙道仙也都合理利用了起来,让他们把实力勾连在一起催动一些阵法。
    “赵胜,现在整个天元圣宗拥有寿与天齐的强者三百六十位,普通天神两千七百位,神灵三万六千位,仙帝,仙王,七十二万,而仙祖强者至少百万。”
    镇皇天随即将所有弟子全都统计了出来,这股势力让他极为震动。
    寿与天齐的强者足足三百六十位,这是什么概念,如果这些人全都分散开来,足以建立三百六十个巨擎势力,而普通的天神更多,最为恐怖的仙祖的人数过百万了,也就是说现在的逍遥洞府至少拥有百万个大天元宗这种宗派的掌教至尊人物。
    “虽然咱们现在的势力和不朽天国鼎盛时期还有不小的差距,要不了多久这些差距都会补齐超越,因为咱们拥有着连不朽神皇都忌惮的逍遥洞府,此洞府极为玄妙,其中的阵法暗含天道,任何感悟主持的弟子不是在做苦力,而是在进行一种更加高明的修炼,因为阵法的参悟还有无上大道,阵法的运行乃是一种极为神奇的炼体妙法,相信在主持催动这种阵法一段时间之后将会有更多的人突破境界,超越不朽天国已经不是我们的目标了,超越元道圣国,无始神朝,成为仙界第一大势力才是我们的目标。”
    镇皇天无比激动的说道,他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毕竟是一个或了不知道多少亿年的老怪物,但是逍遥洞府的资源,还有阵法的神奇这些都是一个超级势力最强大的底蕴,如果坐拥这么浓厚的资源还无法成为仙界第一势力,那就是掌权者的无能了。
    赵胜摇摇头,说道:“成为仙界第一势力还有些言过其实了,毕竟不朽天国,元道圣国,无始神朝这些可是积累了足足一个天元诸天的势力,咱们这个天元诸天已经无法超越了,但是下一个天元诸天谁也无法超越咱们。”
    仙界第一势力,谈何容易!
    “赵胜,你怎么能对自己这么没有信心呢?”
    忽而,镇皇天身边的幽冥圣玺器灵说话了,她神采飞扬的说道:“咱们天元圣宗拥有逍遥洞府也许还不足以夸海口,但是掌握了神草丹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如果这样也无法成为仙界第一势力,如果再拥有幽冥圣殿呢?”
    “幽冥圣殿?”
    烟罗天听到这个名次心里一动,随即将目光放在了镇皇天和幽冥圣玺身上,随后惊叹说道:“天呐,幽冥圣玺,镇皇天你竟然是幽冥圣殿的传承者,太不可思议了,幽冥圣殿乃是好几个天元诸天之前的强大势力,类比逍遥洞府,不朽天堂,如果这件至宝真的可以成为天元圣宗的宝贝,那谁也无法阻挡咱们称霸仙界的步伐了。”
    逍遥洞府,神草丹界,幽冥圣殿,任何一种至宝都足以开辟出一个类似不朽天国的强大势力,然而这三大宝贝凝聚一身,如果还不能制霸仙界,这不怪别人,肯定是掌权者的能力问题。
    “放心吧,这些至宝全都是咱们的,不过目前最紧要的问题就是前往神草丹界,只要我成为天尊,大局已定,而你们所有人都有机会成为天尊,到时候咱们寻找幽冥圣殿岂不是更加的保险。”
    赵胜霸气说道,同时无比汹涌的催动逍遥洞府,赫然之间虚空出现了一道道的涟漪,每一道涟漪之间相隔无数个亿万里。
    天元圣宗远离了不朽天国的纷争,前往了神秘的不可知之地,一同丢失的还有整个玉京城。
    在不朽天国疆域的虚空当中无数人在关注这场战争,忽而有人发现玉京城竟然消失不见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奇怪,玉京城怎么不见了,适才还看见三清宝元天圣地攻打玉京城,我还想看看赵胜的下场呢,莫非有天尊帮助他们?”
    虚空之中,彼良天尊一直关注着赵胜,毕竟这可是曾经从他的手底下逃脱的强者。
    不仅仅是彼良天尊震惊,还有更多的强者发出了疑问,然而逍遥洞府太强大了,避过天尊的耳目轻而易举,此刻任谁也无法推衍出逍遥洞府的具体行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