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天渐渐黑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今夜又是月明星稀。

    &a;nbsp&a;nbsp&a;nbsp&a;nbsp怪石峥嵘,竹林茂密,鸦雀无声。清虚门的晚上特别空旷和寂寥。

    &a;nbsp&a;nbsp&a;nbsp&a;nbsp外门大路上基本都没有人。夜深人静。大部分修士都在潜心修炼。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喝得大醉如泥。和向师兄告别之后,他袖子一甩,招出绵云锻。

    &a;nbsp&a;nbsp&a;nbsp&a;nbsp天色已暗,绵云锻直接流光一闪,幻化成了一朵黑云。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从怀里窸窸窣窣掏出一把碎灵石,塞进了法器的凹槽里。便直接倒下,翻身仰面躺着。鼾声如雷。他是真的有些累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祥云在低空飘着,一路摇摇晃晃,飞得比人步行还慢,慢悠悠地往住处飞。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可不敢飞高了。要是一个不小心被执法堂巡逻的弟子给打下来,有他哭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今天的他,在赏金阁可谓是满载而归。

    &a;nbsp&a;nbsp&a;nbsp&a;nbsp感觉快到家了,迷迷糊糊睁开眼。光影闪烁。自家屋子外面竟有一道突兀的亮光,和周遭的一片漆黑格格不入。

    &a;nbsp&a;nbsp&a;nbsp&a;nbsp“这是?”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酒喝得不少,可小睡了一觉之后,意识也就清醒得差不多了。

    &a;nbsp&a;nbsp&a;nbsp&a;nbsp现在的他,早已经可以自由控制进出梦境空间了。不用像之前那样,要依靠入梦才能进入。梦境两字倒显得有些名不副实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借着火光,他老远就看到了,在自己的屋子外面,站着两名清虚门修士,正抬头望着漆黑夜空中的自己。

    &a;nbsp&a;nbsp&a;nbsp&a;nbsp竟是之前给他发过传音的,外门大比时候的对手吴铭,和另一位外门女弟子庞青青。两人似乎在他屋子外面等待了很久。

    &a;nbsp&a;nbsp&a;nbsp&a;nbsp“韩师弟,你终于回来了!”吴铭大喜,认准了韩林的方向,招呼着径直迎了过来。带着爽朗的笑,言语热情至极。

    &a;nbsp&a;nbsp&a;nbsp&a;nbsp庞青青跟在背后,亦步亦趋。她本就肤色白皙。手里的照明符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光芒,更是照得脸色有些苍白和阴沉。

    &a;nbsp&a;nbsp&a;nbsp&a;nbsp走得近了些,韩林从云上飞身落地。站在空地上,他也懒得回应这两人。心中想的念的全是自己的新宝贝儿。他吹了个口哨,右手单手掐动法诀,倏地射出一道紫光,把空中停着的绵云锻,直接给收进了左手握着的储物袋里。

    &a;nbsp&a;nbsp&a;nbsp&a;nbsp刚黑乎乎的没注意到。等韩林念动法诀的时候,两人这才发现,对方竟然是乘云回来的。眼睁睁地看着韩林顺手收回绵云锻,都有些吃惊。一瞬间心神恍惚,隐隐有些不适,不约而同地想到:“这韩林当真是刚开脉的那一批弟子?他竟然有了上品的飞行法器绵云锻!”

    &a;nbsp&a;nbsp&a;nbsp&a;nbsp吴铭更是暗暗点头,看来自己拉韩林入伙的想法没有错。他在心中盘算了一番:“这韩师弟,修为和我们差不多。又和我是熟人,为人热情爽朗。彼此之间知根知底。关键是那一口大龅牙,比自己丑很多。”

    &a;nbsp&a;nbsp&a;nbsp&a;nbsp而另一边的庞青青却莫名有些意兴阑珊,不大高兴。想到自己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就为了节约一些灵石,拉人入伙,在这里干等。感觉放佛过去了一两个时辰,可太煎熬了。

    &a;nbsp&a;nbsp&a;nbsp&a;nbsp而这韩师弟随意显露出的法云,就价值上百个灵石!

    &a;nbsp&a;nbsp&a;nbsp&a;nbsp她沉默着,看到韩林那张丑脸,和自己表哥那羡慕的神情,心情就更不舒服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在场三名修士年纪都不大。

    &a;nbsp&a;nbsp&a;nbsp&a;nbsp庞青青极少下山历练,不懂人情世故,脸上藏不住事。她心气郁结,看到绵云锻,就想到了李茹出行时驾驭的法雾,借此还嘲讽了她好几次,内心暗暗发恨:“凭什么自己就不能乘坐法驾出行,只能用神行符,靠两条腿跑来跑去!像我这般明艳动人又善解人意的女子,和那些世家出生的女修相比,也不遑多让。出行不应该也有法驾吗?她李茹老在我面前炫耀,不就是有个好哥哥吗。可那又不是她自己的东西!她是个什么烂货,她也配吗?我庞青青哪点比她差了。总有一天我也要给她怼回去。哼!”

    &a;nbsp&a;nbsp&a;nbsp&a;nbsp看着自己的表哥,真是恨铁不成钢啊。心里和大部分底层女修一样,抱着攀上枝头变凤凰的想法。

    &a;nbsp&a;nbsp&a;nbsp&a;nbsp走上来的吴铭望着韩林,欲言又止。神色腼腆,看来有什么事情,要和韩林商量的样子。可刚见面时,韩林法驾带来的震撼,心里的巨大落差,竟让他隐隐有些不好意思再继续开口。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把储物袋收好。转身上下打量着两人。吴铭和他是老熟人了。自从那次斗法之后,两人互有联络,平日里也有交集,算得上是泛泛之交。

    &a;nbsp&a;nbsp&a;nbsp&a;nbsp庞青青他也见过不止一次。是外门出了名的美貌女修。

    &a;nbsp&a;nbsp&a;nbsp&a;nbsp两人的性格和一些传闻,他也大概知晓。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沉吟少许,淡漠说道:“师兄师姐,不知道你们在此等待师弟,是有什么要紧事吗?”

    &a;nbsp&a;nbsp&a;nbsp&a;nbsp言语冰冷,暗示若没什么要紧事就散了吧。不要耽误自己的时间。在他看来,这两人找他,无非就是之前传音里说的那些琐事。以他现在的身家和实力,一点儿兴趣都没有。

    &a;nbsp&a;nbsp&a;nbsp&a;nbsp吴铭拜了一拳,高声说明了来意。

    &a;nbsp&a;nbsp&a;nbsp&a;nbsp果然是邀请他共同参悟术法。

    &a;nbsp&a;nbsp&a;nbsp&a;nbsp“等了自己半个时辰,就为了这些事?真是无聊。”他心中这般想,手上也是这般做的。狗眼看人低。趾高气昂直接挂在了眉眼上。他仰着头,用鼻子望着两人。

    &a;nbsp&a;nbsp&a;nbsp&a;nbsp随即一声冷笑,鼻孔一缩,喷出一道白气,阴恻恻地说道:“不用了哈,谢师兄师姐美意了。在下可不缺灵石。”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摆了摆手,直接拒绝。抬腿就要走,想要绕过两人直接回家。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这句“不缺灵石”,更是豪气冲天。两人对视一眼,表情均是苦涩。

    &a;nbsp&a;nbsp&a;nbsp&a;nbsp也是,都是有法驾的修士了,能是普通人吗?

    &a;nbsp&a;nbsp&a;nbsp&a;nbsp可两人还是坚持着,堵住了去路。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淡淡地望着对方,立在原地,双手环抱,怒目而视。也不开口说话。就看对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a;nbsp&a;nbsp&a;nbsp&a;nbsp“师弟,我该怎么说呀……”韩林冷漠的态度,让吴铭有些气闷!他突然发现,自己之前的那些想法,完全是错误的。自己可能,根本就没被眼前这位,能从血色试炼活着出来的韩师弟看起过。

    &a;nbsp&a;nbsp&a;nbsp&a;nbsp想到前些日子,这韩林见到自己,还热情地打招呼,嘘寒问暖呢。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没想到这才过了多久,对方就一飞冲天了。今日有事相求,竟然直接无视了自己。之前那些做派,完全就是虚以为蛇,虚情假意,敷衍应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