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bsp&a;nbsp&a;nbsp&a;nbsp啪!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毫不客气地把令牌往赏金阁一楼的柜台上一拍。

    &a;nbsp&a;nbsp&a;nbsp&a;nbsp向师兄眯了眯眼睛,拇指和食指夹着,把巴掌大的令牌给提起来,朝着阳光翻来覆去查看了半天,才慢吞吞说道:“哟哟哟。这就是血色试炼的令牌呀。韩师弟,不错呀。”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脸上自然而然浮现出一丝自傲的微笑来。他从储物袋里掏出一本手写的小册子来,冲着向师兄骄傲地说道:“那是自然咯。没看到我特意选了一个师兄当值的日子才来的嘛。就是专门给你瞧瞧。这玩意儿,少见得很,长见识了吧。”

    &a;nbsp&a;nbsp&a;nbsp&a;nbsp“是是是,瞧把你显摆的!”向师兄哪能不知道韩林的小心思呀。炫耀一半是真,更多的肯定是为了占自己小便宜来的。

    &a;nbsp&a;nbsp&a;nbsp&a;nbsp看着后辈一步步成长,他也十分高兴,便接着吹捧道,“你小子,行呀,竟然活着出来了。听说只有四个人啊。”

    &a;nbsp&a;nbsp&a;nbsp&a;nbsp不止光嘴上说,更是大模大样使了一招镜像术,把令牌的模样给记录了下来。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身子一颤,也是一副后怕的神色。他点了点头,应和道:“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就活着出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其实,和其他人不一样,血色禁地之行所有的经历,他韩林都是知道的。

    &a;nbsp&a;nbsp&a;nbsp&a;nbsp出来的时候,他确实是被抹除了记忆。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昨日他一回到梦境空间,看到了屋子里放着的后悔药。只一瞬间,记忆的空白竟然全部都回来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就连同心镜旁边摆着的玉简里,通天大圣王所说的那段话也重新浮现。

    &a;nbsp&a;nbsp&a;nbsp&a;nbsp“原来是这么回事!怪不得李潇能带出如此多的灵药!也不知道自己布下的手段是否有用……”他翻阅着记忆,脸上阴晴不定。待看到关键之处,一瞬间恍然大悟,更是长吁短叹,很多疑惑都得到了解决。

    &a;nbsp&a;nbsp&a;nbsp&a;nbsp可是和试炼有关的任何事情,他都不会对外人提起一句。

    &a;nbsp&a;nbsp&a;nbsp&a;nbsp揣着明白装糊涂呢。

    &a;nbsp&a;nbsp&a;nbsp&a;nbsp他打量着枯瘦如柴的向老头。得见对方今儿个穿了件蓝布法褂,头上还戴了正冠,风尘仆仆,脸色也有些疲惫。心中暗想:“向师兄怎么穿得如此正式?平日里一件法袍就了事了呀。”

    &a;nbsp&a;nbsp&a;nbsp&a;nbsp向师兄把令牌收过来,看着灵板上的数字,大吃一惊,盯着韩林,沉声道:“三万八千个门派贡献点。天啦。怎么才……才这么点?”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也不气恼。他哪里不知道自己的真正实力唷。好东西都在梦境空间里面装着呢。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回来之后,就接到了吴铭和庞青青留下的传音,邀请他一道参详土系术法,还说有好事相邀。

    &a;nbsp&a;nbsp&a;nbsp&a;nbsp“累土聚沙、飞沙走石、金玉锦绣……这些术法,我还是挺感兴趣的。只是最近自己太累了,先把梦境空间处理好了再说吧。而且实际上,自己也不缺灵石。完全可以单独购买。哪用得着与他人合买一同参详呢?”

    &a;nbsp&a;nbsp&a;nbsp&a;nbsp潜意识里已经有些瞧不上,为了节约那丁点灵石的吴铭和庞青青了。至于所谓的说的神神秘秘的好事,他也不感兴趣。

    &a;nbsp&a;nbsp&a;nbsp&a;nbsp此刻他的注意力都在赏金阁可供兑换的物品上。他正用灵识扫视着后面的任务栏和花花绿绿的物品货架,挠了挠头,也不在意,反问道:“啊?怎么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修为,能活着出来就不错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向师兄一愣,没想到韩林如此豁达。连忙点头称是。又仔细地再给韩林重新盘算了一下,说道:“哦哦,就真的只有这么多——没事。我就是觉得少了点。你冒着这么大风险,却只有这么点收获,不划算啊……我还以为你要搞个几十万呢。那灵子李潇就更不说了,现在门派高层都为此头疼不已。这是一千二百万的门派贡献点啊,把我们赏金阁直接给他算了……据说,掌门力排众议,打算直接对他开放内门藏经阁。其他几名灵子意见颇大。”

    &a;nbsp&a;nbsp&a;nbsp&a;nbsp现在各大门派都传疯了。都把李潇称作混世魔头。说他在血色试炼里至少杀死了四十多名七大派弟子,更是胆大包天,不把七名金丹期修士放在眼里。当着众人面,直接把杀人夺宝的储物袋给亮了出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就连金丹期修士、掩月宗长老毛巧玲都奈何不了他。

    &a;nbsp&a;nbsp&a;nbsp&a;nbsp一时众人哗然,他李潇的名头,比齐化元还要响亮。

    &a;nbsp&a;nbsp&a;nbsp&a;nbsp听到这些,韩林就面色古怪,心中无语。可以说,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事情的真相。不过李潇是真的厉害,这样都没被韩林搞死,还被他反杀出了一个神话来。

    &a;nbsp&a;nbsp&a;nbsp&a;nbsp最后发展成这样,韩林也不再多想,手撑在台上,托着腮,直接对着向师兄说道:“快点把贡献点给我算好哦。现在我有钱了,要先换点东西。”

    &a;nbsp&a;nbsp&a;nbsp&a;nbsp向老头麻利地回道:“好勒。已经给我们未来的大修士算好了。三万八千,一分不少。对了,记得留一万门派贡献点,到时候可以换一枚筑基丹!”

    &a;nbsp&a;nbsp&a;nbsp&a;nbsp“嗯。先给我换两瓶相思断肠红!”韩林第一个换的东西竟是两瓶灵酒,倒让向师兄眉头一皱。

    &a;nbsp&a;nbsp&a;nbsp&a;nbsp他面色古怪,反问道:“你换这么贵的灵酒干嘛。”

    &a;nbsp&a;nbsp&a;nbsp&a;nbsp手中动作却是不断。略一转身,袖口一张,一个拳头大小的青木色灵力环,从中缓缓飞出。接着倏忽一涨,套住了一个灰色的储物袋。

    &a;nbsp&a;nbsp&a;nbsp&a;nbsp“收!”储物袋便缓缓飞了回来,落在了手上。他轻轻往空中一抛,一阵白光闪过,两瓶上好的灵酒就出现在了柜台上。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学着品酒师假意闻了一下,却发现瓶口贴了封灵符,什么味道都闻不到。他把脸凑得更近了一些,贱兮兮地朝着向师兄的耳朵,小声说道:“买酒能干嘛,当然是喝咯。等会来一盅?早知道你眼馋了十几年了。像你当值油水这么少,哪喝得起哦。今日跟我混!”

    &a;nbsp&a;nbsp&a;nbsp&a;nbsp向师兄眉毛一挑,也是同样一副贱样,捋了捋花白的胡须,眯着眼,阴测测地说道:“好小子!竟然又贿赂我!”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手一滑,把相思断肠红收到储物袋里,说道:“打住吧您叻。你都知道是又了,那你就老老实实地接着呗。你一个糟老头子,除了我承过你的情,谁愿意贿赂你哦。有好酒,喝不喝?”

    &a;nbsp&a;nbsp&a;nbsp&a;nbsp向师兄吹胡子瞪眼,贼眉鼠眼一扫,见左右无人,也是张狂大笑道:“喝!肯定喝啊!有便宜不占王八蛋,龟孙子才不喝呢。不过两瓶灵酒一千贡献点,一分可不能少。而且我建议,反正你都点了这酒了,再买点青皮烧猪肉,下酒莽得很!”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又不在意这点小钱。坐拥梦境空间的他,早就算是一名土财主了。

    &a;nbsp&a;nbsp&a;nbsp&a;nbsp今儿个终于有机会正大光明花钱了,不用像以前那样要藏着掖着,改头换面偷偷摸摸往各个秘市跑,还买不到什么好东西,便说道:“好好好,依你所言。今儿个咱们师兄弟俩开心开心。少了下山的慕容榆那蠢蛋,喝得开心,正好。对了,丹药也拿点。复伤丹、复容丹、复灵丹,一样三瓶。再来五瓶三元丹。”

    &a;nbsp&a;nbsp&a;nbsp&a;nbsp向师兄听到这些丹药的名字,心中也是一紧。都是些疗伤的丹药。果然,灵石不是那么好挣的。特别是三元丹,固本培元专用,估计已经伤到了根基。

    &a;nbsp&a;nbsp&a;nbsp&a;nbsp“哎!修仙难啊。步步都如履薄冰。”他心底叹了口气,脸上却挂着热情的笑容。今天是个开心的日子,更是个收获的日子,怎么能唉声叹气让师弟难受呢。

    &a;nbsp&a;nbsp&a;nbsp&a;nbsp把韩林点名要的东西装好,他特意说道:“这一些细细碎碎算下来,拢共五百门派贡献。对了,如果你要服用三元丹,我建议把百草露碾成汁水,一同服用,效果会更好。”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嗯了一声,表示记得了。便接着按照小册子上的记载,大手一挥,念出了一大段名字:“银炼石我要三吨,炼银一百克,庚金二十克。至于铁精、银精、金精,各要五十克,还有这些……”

    &a;nbsp&a;nbsp&a;nbsp&a;nbsp一连点出了二十多种材料。不过都是些修仙界常见的东西。

    &a;nbsp&a;nbsp&a;nbsp&a;nbsp他仰头看了看天空,打了个哈哈,说道:“好了,上面的,全都要一些。我要开始准备炼制本命法宝了,嘻嘻!对了,向师兄,你见多识广、博闻强记。我想问问,你听说过平常风和凡俗尘吗?”

    &a;nbsp&a;nbsp&a;nbsp&a;nbsp据通天大圣王所说,这两样乃是炼制后悔药的材料之一。

    &a;nbsp&a;nbsp&a;nbsp&a;nbsp韩林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若是单靠自己去寻找资料翻阅的话,也不知道要猴年马月去了。

    &a;nbsp&a;nbsp&a;nbsp&a;nbsp“好了,东西这么多,一会儿给你慢慢找。一共五千门派贡献,诚惠。至于你说的平常风和凡俗尘,肯定知道呀。”他缓缓道来,“平常风就是不起风的时候可以吹进心神的风,凡俗尘就是不起灰尘的泥土因为人气而扬起的尘。都是传说中的东西……你从哪本书上看到的这些传得神乎其神的东西的?”

    &a;nbsp&a;nbsp&a;nbsp&a;nbsp他带着疑惑的眼神看着韩林,语重心长地教育说道:“以后少看这些没名堂的东西。好高骛远,会影响你的道心哩。”

    &a;nbsp&a;nbsp&a;nbsp&a;nbsp听到向师兄古板的老生常谈,韩林下意识地点点头。

    &a;nbsp&a;nbsp&a;nbsp&a;nbsp平常风就是不起风时候吹进心神的风……凡俗尘就是不起灰尘的泥土因为人气而扬起的尘……

    &a;nbsp&a;nbsp&a;nbsp&a;nbsp“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a;nbsp&a;nbsp&a;nbsp&a;nbsp可突然间,他一怔,面色古怪起来。

    &a;nbsp&a;nbsp&a;nbsp&a;nbsp听上去很不可思议的两样东西。

    &a;nbsp&a;nbsp&a;nbsp&a;nbsp换做是谁来,听着都像是传说中的东西。

    &a;nbsp&a;nbsp&a;nbsp&a;nbsp可韩林突然发现。这两样宝贝,他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