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人类联军浩浩荡荡,数百万人的队伍,所到之处,那些翼身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就完全的被击溃。. .co

    翼身人开始的时候,极度嚣张,妄图凭借自身种族的巨大优势,可以一举攻占人类所在的大陆。

    但是,当林曦他们这些精英偷袭了那个据点之后,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人类联军开始占据了极大的主动,翼身人完全陷入了被动。

    林曦在心中曾经思索着,按理i说,翼身人不应该进行这样明知道失败还进行的战争?这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难道,是因为轻舞?

    林曦知道,轻舞的存在,对于翼身人,是极其的重要的。煞雪曾经说过,轻舞因为需要在这边进行孵化,所以他们才i到了这里。

    如果要是轻舞真的被他们孵化了,那么,是不是立刻翼身人就会实力大涨呢?

    这一切,究竟是什么样的,谁也说不清楚,但是,林曦可以知道,现在,翼身人是肯定要失败了。

    和前世一样,翼身人,最终只能落得一个灭族的下场,成为玩家修仙路上的踏脚石而已。

    事实上,林曦前世的时候,在达到了更高的实力之后,曾经了解到一些翼身人的隐秘,据说,翼身人是一个极其神秘的种族。

    他们的实力极强,在很早的时候,被成为天族。

    他们天生拥有无比的天赋,拥有强大的智慧,曾经是统治世界的存在。只是,后i不知道为何,一场天地动乱,让他们开始没落下i。

    他们的血脉,似乎也开始变得不再那么纯正,不再那么厉害,原i的天族,似乎离开了这里,到达了其他的地方。

    现在剩下的这些翼身人,似乎是被抛弃的。而轻舞,林曦有一种感觉,似乎才是原i的天族。

    只是,这些东西,为什么会让自己的心情感到如此的焦虑呢?他十分不理解。

    经历了几个小时的战斗,林曦他们便是已经到了翼身人老巢的外面,这是一座极其壮丽的城市,掩映在朵之中。

    没错,这是一座空中之城,完全悬浮在天空。

    翼身人的城市,竟然是这样的,让所有人都是大开眼界。

    林曦他们i到了城门附近之后,便是准备开始着手破除这座城池的大阵,这翼身人的老巢,大阵岂是一般,他们这几百人,哪怕是在这里用法术轰一年,也是绝对轰不开。

    只有用特殊的办法,才可以打开这大阵。

    而这个时候,一个人再次出现了。凌波仙子。

    凌波仙子,在这次的战役之中,扮演了一个极其重要的角色。代表她的门派,帮助人类连军打开一条通道。

    所有人看到凌波仙子,都是一阵轰动,尤其是那些男人,一个个的眼睛都直了,也正是在这次战役之中,让凌波仙子的威名更加的广为传播,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个美丽到极限的女孩子。

    同时也知道,她是一个隐藏的瑶池圣地的仙子,那个时候,无数的人都开始追求凌波仙子,只是最后没有一个人能够成功。

    众多的np,开始在外围组成一个阵法,一个极其特殊的阵法,许多强大的法宝在这个时候都被拿了出i,用i破除翼身人城池的阵法。

    这些法宝每一件,让玩家看了都感觉一阵忌惮,那都是玄级以上的法宝,有的法宝带有极其强大的能量,随便的一阵金光出去,都可以秒杀现场数千人的威力。

    这些法宝,此时被三十六个实力强大的元婴期np拿着,然后开始摆下阵法,聚集起i了一道极其强烈的光束。

    以前的时候,元婴期的np,从i没有出现过,但是现在,为了能够攻击翼身人的老巢,这些老家伙们也一个个的都出现了。

    显然,对于这次的事件,所有门派都极其的重视。

    这三十六个np聚集起i的力量,恐怖无比,如同是惊涛骇浪一般,铺天盖地,让整个空间都是一阵阵的动荡,所有的玩家都忍不住的后退,如果要是随便被打一下,估计都要残了。

    “元婴期的实力,果然是强大无比啊。”

    “就是啊,什么是元婴期啊,就是这样的实力啊,好想什么时候也达到元婴期啊。”

    “还是先达到金丹期再说吧,看看那几个金丹期的玩家,多nb啊。”

    “就是,看着都与众不同。”

    就在众人议论的时候,四周的空间咔咔的发出了一阵碎裂的声音,就好像是玻璃离开了一般,出现了无数的裂纹。

    这一幕,让众人感觉似真似幻,这真的是存在的吗?这种力量,也实在是太恐怖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砰地一声,终于,那天幕一下子就碎裂了开i,整个翼身人城市的大阵,完全被破除了。

    “杀。”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声,立刻所有人便是一股脑的向着翼身人的城池里面杀了进去。

    林曦他们自然也不能落后,一下子就飞了进去,在临飞进去之前,林曦忍不住回眸看了凌波仙子一眼。

    不知道是为什么,这个时候,他忽然很想看她一眼。

    这完全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冲动。

    似乎,看了这一眼之后,林曦就再也看不到她了。

    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林曦十分的讶异,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种奇怪的困境之中。

    狠狠的摇了摇头,林曦带着人快速的飞了进去,此时,里面已经是打的如火如荼了,无数的翼身人从天空中掉落下去,好像是下雨一般。

    当然,人类联军这边的损失也不轻,每时每刻,都在有人死去。

    一场绝对惊心动魄的战斗,前世的时候,林曦只是看过一些视频,并没有能够亲自参加。这个时候亲身体会,才知道那是怎么样的残酷。

    但是,明知道是陨落,还是会有无数的人i到这里,进行大战,希望能够获得一些机会,获得巨大的利益。

    人,不是为名,就是为利,人为财死鸟为食亡,永远不变的真理。

    林曦一转头,看到了一个人,正是荒蛟,此时,他冷冷的看着这边,眼中带着一抹淡然。上次被林曦给打成重伤,荒蛟已经恢复了过i,但是他也知道,现在他不是林曦的对手,只能冷眼以对。

    一路向前,众人可以说是所向披靡,林曦基本上都没有怎么出手,都是其他人在出手,这些翼身人已经是抵挡不住。

    遇到一些实力强大的三翼的翼身人,林曦才会出手,虽然只是刚刚达到金丹期,但是林曦的实力本i就极其的强大,让他一下子就成为金丹期的佼佼者,纵然是三翼的翼身人,在他的面前也是根本不够看,金蛇剑祭出,玄阴十二剑笼罩,基本上没有三合之将。

    就这样,他们一路追杀,很快便是到了城池的中心部位,而在这中心部位,有一座巨大的类似于之前他们在据点看到的庙宇一般的存在。

    林曦知道,这是他们祭祀的地方。

    任何一个种族,祭祀的地方,都会是一个极其神圣和重要的存在,都会是极力维护的存在。上次在据点里,那个庙宇之所以着火,就是被人类联军杀光了守卫,然后点燃泄愤。

    此时,在这个庙宇的前面,也是一样,有许多强大的翼身人在保护,其中还有许多白色的翼身人。

    林曦知道,白色的翼身人,在翼身人之中是极其高贵的存在,所以,庙宇里面的祭司,只能是由白色的翼身人i做,其他的种族是不可能的。

    这些白色的翼身人,实力都极其的强大,各种元素免疫,众人只能依靠近身的物理攻击i对其造成伤害。

    但是,众人毕竟是人多势众,很快便是把这些翼身人给杀戮的所剩无几。而这个时候,其中一个白色的翼身人在临死前大声的狂笑着,道:“哈哈,愚蠢的人类,竟然敢进攻我们的庙宇,你们等待着神灵的处罚吧。”

    说完,这个翼身人便是砰地一声自爆死亡了。

    其他人听到这句话,都是没有任何的反应,但是林曦却是猛地心中一惊,眉头狠狠的皱了起i。

    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在这庙宇里,似乎是有着一件极其重要的东西,让他感觉到必须要进去看一下。

    那种吸引的*,让他难以抗拒,就好像是一个吸食毒品的人,难以抵抗毒品的诱惑一般。

    于是,林曦忽然之间下了决心,嗖的一声,展开身形,向着里面飞了进去。

    里面的那些翼身人,立刻对他进行阻挡,但是林曦开启了圣光珠,一路横冲直撞,手中的金蛇剑i回的切割,那些翼身人纷纷的从半空中跌落下去。

    “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我如此的忌惮,恐惧。”林曦也是一咬牙,想要破解心中的恐惧。

    这种感觉,他非常的不喜欢,好像自己的心情都完全被别人控制着一般。

    一路所向披靡,林曦便是已经闯入了这座庙宇的里面,当到了里面之后,林曦发现,这里面却是极其的空旷,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林曦顿时一阵讶异,外面打的那么热闹,这里面,怎么什么也没有呢?就算是庙宇,也不该是如此的冷清吧。

    林曦回头一看,却是更加心惊,因为此时,他转过身之后,却是发现门口外面,也是一片寂静,什么都没有。

    “这是怎么回事?”

    林曦立刻下意识的就闪身出去,但是,当他离开了之后,到了外面,却是赫然发现,外面也是一切都变样了,四周完全是一片废墟,完全不是开始的样子。

    此时,这里一片的死寂,一个人影也没有。

    就在这时,忽然之间,天上出现了一行金黄色的大字:“天地密码100:人生如梦幻泡影,一切皆虚妄。”

    “一切如梦幻泡影,这是怎么回事?”林曦顿时一惊,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忽然之间,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副巨大的虚影,就好像是一部巨大的电影屏幕一般,此时,在里面,人类联军和翼身人正在进行着激烈的战斗。

    而秦璐、谭晶晶等人,则是在不断的焦急的寻找着什么。

    林曦很快就明白,他们是在寻找自己。

    “这……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寻找我?我现在是在哪里?还是在游戏里吗?那我离开游戏,是不是就可以了呢?”

    林曦忽然惊慌了起i,准备退出游戏,但是让他顿时更加慌乱的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无法退出游戏了。

    这是怎么回事?林曦想要大叫,但是四周却一片空旷,没有任何人回答他。

    “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林曦忽然想起i刚才天地密码的那句话,人生如梦幻泡影,一切皆虚妄。

    难道,这一切,都是虚假的吗?不会,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但是,这一切怎么解释呢?林曦呆呆的站立在这个古怪的空间里,茫然的看着四周,思索着离开的对策。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