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一片哗然,他们虽然有境界高的,但也不过太乙,有几个天仙也不过太乙初期的,他们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

    不久才论功行赏,大家一片欢腾,有人得了奖励在闭关笑消化呢,就被强制召唤,再听张帆这么说,顿时满脸懵逼,不知道如何反应。

    “敢问大王,全部主力出动,那老弱如何?”说话的是一个青涩胡子的老人,他是一个人参精,拥有九千年道行。

    这人也是福德深厚,成就天仙不说,战斗力还不弱,而且最擅长遁逃,若论战斗力他不是张帆对手,但若论逃跑,张帆都搞不清他怎么没的,如泥鳅一般滑溜,乃是一个隐士老妖。

    更关键的是,他虽然不是金刚不坏,但几乎打不死,受到什么伤势都能瞬间治愈,应该是领悟了木之本源,只要熬过万年大劫,成就青帝也不为过。

    “仁老不用担忧,老弱全部进入阴山,暂且安顿,纵有不测,他们也有退路。”张帆点头。

    众人骇然,这是将老幼都带来啊,这是发生了如何何等的大事才让张帆如此决定。

    “敢问大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大王如此忧心。”第二个说话的是一个海鲨精,也是天仙级的太乙,曾经在南海修炼,听说得罪了观音菩萨才隐姓埋名到大江潜伏。

    逆鳞洞控制大江以后,他也跟着归顺。

    “事情是这样……”张帆将事情简单经过说了一下,最后说道:“这次如来怕不会甘休,不过诸位也不用担忧,就算打不过,我们也有退路。”

    “退路可是在夫人那里?”云雀妖王行礼道,云雀妖王也是天仙级太乙。

    九尾、云雀、仁老、鲨王是逆鳞洞诸位妖王品级最高的四位,当然这是没算上女魃、红袖、阿福等人,也没算阴山。

    “事到如今,也不瞒大家。红袖夫人实际上就是雨师国主,夫人也明确表示,若是我们败了也可以退入雨师国。”

    本来听闻这件事,诸王满是担忧,如今听到退路都找好了,顿时士气高涨。

    九尾躬身道:“大王,佛门欺人太甚。将我等当妖魔鬼怪,见了就杀,何其残暴。西游棋局,三方下棋,如今大王只不过棋高一着,他们就狗急跳墙,如此欺我妖族无人,是可忍孰不可忍。小王请大王将老幼安排到雨师国,我等愿意死战。”

    刚安顿下来的大炼金师也咬牙道:“虽然不了解大王和佛门恩怨,但我等水族蒙受大王恩惠才得以安居乐业,吾等水族一千八百万全部可以为大王效死。”

    沉默的天魔也行礼道:“大王待我如国士,吾必以国士报之,纵然战到最后一人,我南瞻邪道诸派也报答不了大王恩惠万一。”

    她这话可不是托词,天魔带领邪派归附以后,全都能共享逆鳞藏书楼功法神通法术,几乎所有人都感恩戴德,邪道从来被排斥,被当成正常修士对待的少之又少。

    诸王也一起说道:“吾等请大王迁移老幼,吾等愿死战不退,同逆鳞共存亡。”

    张帆单手微微抬起,顿时所有人都被一股轻柔的但不可抗拒的力量扶起,所有人无论如何都不能跪拜,一瞬间,仿佛所有人都被张帆一人禁锢了一般。

    “说什么狠话,我妖族素来被看不起,其中最主要就是被说成有勇无谋。死战有什么用,我们都死了,那天庭和佛门岂不是高兴了。记住了,我们活着,而且好好的活着才能让他们寝食难安。这一战我们必须要打,打出妖族的气势和尊严,但不能做无谓的牺牲,只有我们还活着,我们的修为就能提升,也才有报仇的机会。所以希望诸位同我一起打好这必败的一战。”

    “愿誓死追随大王。”

    阿福躬身:“小的不知道那些大道理,只知道大王庇佑我等五百年,没有大王哪有我们的安生日子,整日提心吊胆,有大王才有如今的我们,小的唯有死战。”

    “说什么胡话,逆鳞洞是大家的,光靠本王如何庇护你们,是我们团结起来才有了今天。”张帆将无情送的珠子给了九尾,说道:“九尾和云雀分兵两路,将不能飞行的老幼全部带回来,不要抛弃一个人。既然他们效忠本王,那本王就要保证他们的安全。”

    鲨王问道:“那我等呢?”

    “鲨王和大炼金师配合,演练水阵。”

    “是!”

    仁老咬牙袖子一挥,所有的胡须和头发都消失,张帆面前出现了无数的参须:“大王,小老儿修为虽然不算弱,但加上小老儿顶多挡住一个罗汉,无关紧要。倒是小老儿的参须可以让诸位多一条命,任凭大王分配,只是如今本源受损,怕是没办法参战了。”

    “本也没想要仁老参战,仁老、阿福、大工匠都是人才,但并不是用来冲锋陷阵的,我等军需全需要你们安排布置。”

    “大王啊,还有我黄三呢,我的丹药水平如今得了大王六甲奇门的丹经突飞猛进呢,这些老参须给我,我必然炼制成丹药,能让更多人受惠。”

    “准了,其实你们每一个都很重要。”张帆点头:“此外,谁有本命宝物和灵宝可以在一天后放在我洞府,如今得了如来数艘张,一天后能弄出一个丹炉,到时候祭炼一番,不说脱胎换骨,总能提升威力。好了,你们去吧,具体事务就找本王安排的负责人。”

    等众人退去,张帆进入了炼丹室,然后取出骨手,随后源源不断的材料出现。

    接着一个个张帆出现,他们有的调配材料,有的催动火焰,开始将骨爪炼制成一座丹炉。

    于此同时,张帆一个分身点燃了一根香,燃烧了一根血色羽毛。

    片刻后,无情虚幻的身影出现在香火的上空。

    “怎么,这才几日不见就想姐姐了,还是说知道姐姐天赋异禀在混沌中成就了大罗来恭喜姐姐。”

    “道友这么快就成为大罗了,那可真是恭喜。”张帆欣喜道。

    “怎么,小弟弟羡慕了?”

    “羡慕不正常吗,不过道友本身就是大罗,如今恢复实力,我们这种不知道大罗为何物的苦苦挣扎的修士自然不能比。”

    “少来了,你这么热闹,这是做什么?”

    “事情是这样的。”张帆又大概讲了一遍事情经过。

    “原来是想要用一次机会,正好我要见识一番如来手掌如何了不得,等着,我如今在混沌,一个时辰内必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