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噗!噗!

    足足有三位大汉,闪躲不及,直接被腰斩成为了两半。.『.co

    更有两人,虽然及时将武器挡在了自己的身边,却还是没能抵挡住分毫,纷纷如破布一般,被击飞而去。

    汹涌的劲力,更好像隔山打牛一般,沿着他们的武器,冲入了他们体内肺腑。

    轰隆隆震响之间,直接将他们的肺腑给崩裂。

    刹那间,这两人口中就狂吐鲜血,瘫倒在了地上,很快失去了声息。

    这一刻,正是方源出手了。

    他的实力,已然达到了内炼后期,近乎巅峰的程度,力量狂暴,实力极高,别说这些只是外锻层次的武者,就算是内炼武者,也少有几个能够扛得住的。

    “魂能+345,+341,+484,+246,+471,+841……”

    看着源源不断增加的魂能,白子岳脸上平静,心中倒也有一些激动。

    新种族回道,这次行动,他的收获估计不会少了。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白子岳也是发现了,随着他的实力的增强,魂能吸收范围,也逐渐开始扩大了起来。

    比如一开始,只有处于他十米范围之内的生物死去,他的魂能才能够增加。

    如今,这个距离足足增加了三倍,达到了三十米。

    让得他的魂能增加速度,都随之激增了一大截。

    特别是在如今这种混战爆发的情况下……

    “继续冲杀!”

    罗素与方源对视一眼,厉喝了一声,再次深入了进去。

    两人一人灵巧,一人狂暴,实力都是不弱,就算偶尔碰到一两个高手,都能够很快碾压过去,白子岳跟在他们身后,倒真有点颇受照顾的模样。

    很快,他们一行人就深入到了最里面,一位身高足有两米,膀大腰圆,目光之中满是凶狠之色的壮汉瞬间扑来。

    “杀!”

    一道厉喝,罗素当先一步,剑光好似点点星芒,迅速刺了过去。

    与此同时,方源身体一震,宽厚的长刀,迅速轮起,力劈华山一般,狠狠地斩了下去。

    “滚!”

    威猛大汉双目圆睁,好似铜铃一般,手中足有两米来长的宽厚大长刀,瞬间卷动。

    镪!

    一声震响,大长刀直接荡开了罗素的长剑,与方源的宽厚长刀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好强的力量。”

    方源脸色一变,身体猛地后退了三四步,在真正力量对比之中,竟处于下风。

    “哼!”

    不过,那威猛大汉却也没能占到便宜,口中闷哼,嘴角之上,隐隐溢出了一丝丝的血液。

    显然,在之前的交手之时,他吃了个闷亏。

    力量方面,他因为身强力壮,天生就要比普通人要强上一大截,是以虽然只是刚踏入内炼没多久,却已经胜过了处于内炼后期的方源。

    但是,方源的武道境界更高,自然对于体内劲力的掌控,就要比他高明许多,劲力穿透之下,直接荡入他体内五脏六腑,让他的内腑都随之受创。

    “力量是强,不过,你还是要死。”

    方源脚步一顿,微微调整,目光之中却猛地爆发出一道精光。

    刀身再次一横,身形半步旋转,好似螺旋转动。

    呼呼~!

    飓风卷动,整个天地,都好像要随着这一刀,切割成两半。

    旋风刀!

    威能大汉脸色一变,连忙架起长刀迅速抵挡。

    当!

    威猛大汉身形一顿,一股气血逆冲而上,让他难受至极。

    好不容易才将气血压下,又是一刀下来,他的内腑也随之不断受到冲击,好似洪钟大鼓,在自己的心肺之处剧烈的锤动。

    当!当!当!

    一刀过后,又是一刀,旋风刀之下,方源整个身形就好似螺旋一般,快到了极致。

    威猛大汉不断架起长刀想要抵挡,只不过每一次阻挡,他的口中就要喷出一股血液,体内五脏六腑,更好似被绞杀过一般,不断崩裂,破碎。

    终于,在勉强挡住四五刀之后,他的身子猛地一震。

    一口浓烈的,夹带着肺腑残渣的血肉被他猛地吐出。

    而后身子一僵,眼神猛地涣散,变得无比的空洞。

    砰!

    一声震响,他的身躯劲直往身后倒了下去,再也没能起来。

    “武者交手,比的可不仅仅是力量。”

    冷笑一声,方源也是微微舒了口气,这才将目光放在了罗素,还有一直站在身旁的白子岳的身上。

    罗素此时,也是不动声色的向着白子岳靠近而来,一副笑眯眯的模样,说道:“白兄……”

    “怎么?不打算装下去了,准备动手了吗?”

    白子岳似笑非笑的望了过去。

    他自是早就察觉到了这两人的不对劲,之前也只是配合,想要看看他们到底打算刷什么花招。

    此时显而易见,两人是打算图穷匕见了。

    罗素的脸色一变,那方源目光也是随之一凝。

    “白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为兄只是想趁着人少,跟你借样东西,你这就真误解我了。”

    罗素面红耳赤,一副着急被冤枉的模样。

    “哦?什么东西?”

    白子岳配合的问了一句。

    “你的项上人头。”

    罗素的眼睛一瞪,神情猛地变得凶横暴虐,长剑化作电光,极速刺出。

    隐约间,好似有点点寒芒,从那剑尖之处喷吐而出,让得剑尖附近的空气,都微微颤动扭曲起来。

    这一剑,快到了极致。

    “唉,到底还是出手了。

    只是终究,是自讨苦吃。”

    白子岳口中发出了一声叹息,长刀卷起,如天边白云,剧烈翻滚。

    盖压而下的瞬间,卷动着周身空气都发出爆鸣。

    轰!

    长剑瞬间被击飞,而后长刀势如破竹一般,直接碾压下来。

    噗!

    一声脆响,一颗人头冲天而起。

    砰地一声,落在了地面之上,而后翻滚之间,滚落到了方源的近前,恰好是面容直视着他,那死不抿目的双目之中,似是还带着浓浓的疑惑和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方源脸色大变,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罗素死了?

    甚至在他没能反应过来的瞬间,就已经死了。

    而且还是死在一个实力远不如他的人的手上?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白子岳口中说着,身形却有如青烟一般,急速掠出。

    他的双脚踩踏在地面之上,轻若无声,落地无痕,飘逸而自然。

    这一刻,他使出的,正是轻功,七星赶月!

    即便还没有将这门轻身功夫入门,但在内力的加持下,他的速度,也比之前,提升了一大截。

    “内炼境?不,你是内力境……”

    方源的心中狂跳,脸色瞬间煞白。

    他怎么也没想到,白子岳的真正实力,竟远远超乎了他的预料之外,不仅不是表现在外的外锻巅峰层次,更已经超过了内炼层次,达到了内力境。

    内力境,体内拥有内力,力量之强,超乎想象,根本不是外锻内炼的武者所能够比拟的。

    他就算是再自信,也知道自己远远不是这等层次的武者的对手。

    几乎是想也不想,他转身就逃。

    “白子岳,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也逃不了干系……”

    方源一边逃,一边大喊。

    “呱噪!”

    白子岳身形如电,眨眼间靠近了方源,而后闪电般刺出。

    噗!

    瞬间从他的身后深深没入。

    方源身子一僵,转过身子想要说什么,只是口中张开,却是汹涌的血液涌出,丝毫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白子岳刀光一转,彻底了结了他的生命,而后将刀光抽出。

    “魂能+1523。”

    眼底闪过魂能增加的点数,看着短短时间,自己的魂能数量就已经激增到了近乎六万点,他的脸色倒是显得平静。

    斩杀方源之后,他的身形却也没有丝毫的停留,瞬间扑出,直接冲向了一处紧闭的房门之中。

    早在进入这处大厅之前,他就已经察觉到,在这间房间之中,还有一人。

    即便他的呼吸极轻,细若蚊蝇一般,气息也是尽量的收敛。

    但却还是没能逃过他那惊敏的感知。

    刀光一斩。

    轰!

    那紧闭的房门,就猛地崩裂了开来。

    瞬息间,里面的景象就展露在了他的面前。

    横七竖八陈列着的无数兵器,寒光闪闪,长刀,利剑,战锤,长枪,战戈……应有尽有。

    这里,赫然是九印兵器坊的一个武器收纳仓。

    不过,在白子岳即将踏入房间之内的刹那,足足三根长枪,就好似利箭一般,直接向他爆射了过来。

    白子岳脸色不变,长刀如惊鸿一般快速闪过。

    只听锵然之声接连闪过,三柄长枪就随即被他打飞。

    但是在他将长枪打飞的刹那,一道有些肥硕的身子,却又好像一只大雁一般,极速扑了过来。

    一柄厚重长刀,迅速闪过,快速劈落而下。

    “如果你就此离去,我倒也不想找你麻烦。偏偏想要多事,那就怪不得我了。”

    一声冰冷的声音,随之传出。

    “哼!”

    白子岳冷哼,刀光又是一卷,直接抵挡了过去。

    镪!

    一声兵器交加的震响,白子岳手上一轻,自己的长刀,断了。

    脸色一变,白子岳瞬间反应了过来,身形以比来时更快的速度爆退。

    轰!

    门槛崩裂,地面之上,直接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