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轻尘站在窗台前。. .co

    她试探着将手伸了出去。

    原来,窗外尽是阳光。

    她以为,她被关在这个暗无天日的地方,就再也见不到阳光

    “原来是白天。”白轻尘低声喃喃,自嘲一笑,“和他在一起久了,连时间都忘了呢。”

    “该结束了。”她接了一指阳光,又迅速将小手抽回,在心口一画,似是在完成什么古老而神秘的仪式。

    白轻尘在心口画的是一个字,一个“忘”字。

    过往种种,该忘掉的,不该忘掉的,她都要忘得干干净净

    她清楚地记得,前世杀死玄之时,她也在心口画了一个“忘”字。

    忘字心头绕,前尘往事,一笔勾销。

    白轻尘低头看着窗台下的景象,只见绿草如茵、风景如画。

    景还是当初的景,人却不再是当初的人了。

    蓦然回首,白轻尘依旧是白轻尘,从未变过自始至终,变的都是那身姿挺拔、面如冠玉的男人。

    她打开窗户,正要一跃而下,却犹豫了起来。

    她辛辛苦苦怀胎生下的孩子,还没来得及看一眼她放在心尖上深爱的男人,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

    就这么离开顾家,她不甘心啊

    白轻尘始终坚信,她的孩子没死,一定活着

    可孩子的父亲都不信她,她以一己之力,还能翻了天吗

    她无法逆了这天,就只能像个懦夫一般逃离。

    “对不起,宝宝等我离开了这个鬼地方,一定会想办法强大起来相信母亲,有朝一日,母亲一定光明正大地把你们接回家。”白轻尘自言自语了一会儿,对着清风一笑。

    在朦胧的泪光中,她仿佛看到了她的三个孩子

    那三个孩子,一定是被林雅容藏在了不为人知的地方等她强大之时,就是抢回孩子之日

    女人的嗓音在风声里回荡,渐渐地,她筹足了勇气,咬了咬牙,从窗台上飞身而下

    跳下去跳下去,离开这里,一切都结束了。

    连白轻尘自己都不知道,她为何有这么大的勇气,从这高台上一跃而下。

    也许是心死了,一切都不再重要了。

    从窗台上跳下的时候,白轻尘似乎听到了一声急切的呼唤。

    好像是顾离渊的声音。

    她凭借着过去的感觉在空中迅速滑动,足尖轻点,身轻如燕。

    明明这具身体无比虚弱,白轻尘却好似要乘风而去。

    她坠落的速度很慢,慢得不可思议。

    冷冷的风拂过耳畔,竟像是恋人的轻吻。

    即将落地的时候,白轻尘抬头向上看了一眼

    果然,是顾离渊趴在窗台。

    男人修长的大手维持着伸向她的姿态,指尖抖得厉害,俊脸青筋暴起、热汗升腾。

    他大睁着一双凤眼,惊恐到了极致,薄唇大张着,却连一个字节都发不出来。

    顾离渊眼睁睁地看着她坠落,如断线纸鸢。

    终于,男人从胸口挤出了一声嘶哑破碎的惊叫“轻轻”

    她跳下去了她掉下去了

    她要离开他了

    不,他不要她离开

    他要留住她哪怕是拼掉性命,也要留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