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她意气全无的样子康乐乐直觉失望透「空空如也」,一声声地「放弃」。语气虽然平静,但眼底却是挥之不去的眷恋。如果没有执着又怎会依依不舍?她的舍,她的释然,她的不在乎,让他觉得不是滋味。幡涌而上的一刻,一种无可抑制的冲动让他想要给她当头一计棒喝,但事实上他甚至无法发出一个声音。于是一个情急,他拽下脚上的洞洞鞋,以披荆斩棘之势掷向了对岸。

    听到身后邪风大作海心直觉不妙怕又是他故伎重施,于是再次仗着举高不下的敏捷值施展腾挪大发,躲过攻击化险为夷。调转头来但见一只脏不垃圾鞋底鞋面全是洞的洞洞鞋依里歪斜地扑街在地,顿时火冒三丈。但不及秋后算账,万万没想到这次的暗器竟是论‘双’的,所以她这一回头但听‘丿叽’一声,第二只洞洞鞋不偏不倚正中面门。

    这下可好除了血色充盈的血管之外,两旁还多了n个大小不一沾灰带x的圆点。墨分五色层次分明,知不道的还以为是在脸上精画细描了幅枝繁叶茂+意境携咏的水墨画呢(′?`)。可把海心给气炸了。也不再同他费劲吧啦地比划手语了,直接隔空破口大骂。但说来也奇怪了,这次康乐乐不仅没有以牙还牙,还忽而露出一副很是语重心长的模样对海心说:‘要是有想做的事情就去做!生命或许很长,但也可能未必有你想的那么长!所以不要让自己后悔!’

    前一秒钟还掐得你死我活,转眼的功夫就跟换了个人似地慈眉善目。变化之大委实让海心匪夷所思。然而当她满腹狐疑的目光投向他的时候,却并未在眼底看见一丝一毫的虚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