偿业力

    一场血腥杀戮就此在瑶池仙境上演展开,波及范围之广,牵扯业力之大,就连这位女和月母常羲也不禁暗暗心惊。

    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

    这是界规所限,乃是绝地天通时用以保护世间苍生所订立的天条,步入此间便就要受此法所限。

    只是

    还有着一条天规,却就不是那么为人所知了天刑相偿一世业力

    之所以说没那么多人知道,也是因为根本没必要知道,对于寻常人而言就算穷奇一生去修行,能够达到飞天大能之境已然是不可思议,而又能够达到出神入化的世间法尽头之境,那更是凤毛麟角。

    当世间修为已尽,便就是待诏之境。

    届时便可逢天刑降世,便可拥有彻底超脱轮回的大机缘,但想要“飞升”进入那种玄之又玄的永生之

    境,还有着最终的一道考验。

    此道考验,便是偿赎一世业力。

    所谓业力究竟是什么

    它并不是具体的某一种事物,它拥有着诸多种形态的表现,恰如功德般并不是以单纯的好事坏事来作为衡量。

    但总的来说,当业力反噬己身的时候,便会以实质性的天刑来表现。

    将作用于元神魂魄,更将作用于形神炉鼎。

    譬如现在,诛杀天魔本为功德之举,但此番诛魔难道就没有业力缠身了吗

    有的

    或许有人会问,如果现在砍向邪魔的一刀,未来将会累加到天刑中砍向自己,这样的话谁还会除魔谁又会去卫道

    道理可不是这样讲的

    且不说,绝大多数人根本无望修行到那种大神通境界,有此顾虑根本没有必要。

    就算是真有大机缘造化在身,真的能够有希望达到世间法尽头成就,但若是有这种顾虑在心里,行事顾前顾后,哪怕是终其一生也无所修行,也谈不上修行

    修行,修于行止,修于心境蜕变。

    正是因为抱有着某种宏大愿念,才能够在修行的荆棘路上一往无前,如果没有那种觉悟,也拥有不了那般修为。

    道德经有载是以圣人后其身而身先;外其身而身存。非以其无私邪故能成其私。

    修于超脱长生,本已就是人心最大的私欲,相比较于这份长生不死,其它的那些小小私欲又何足挂齿

    此番诛魔杀人,造业颇深

    诚然会有功德之举,但是相比较于这份业力,那些功德又能够弥补多少

    所以,羲月仙子几乎没有主动出手,她在一旁尽

    可能的保护着我的安全,一方面是她实在惧怕于如此恐怖的业力缠身,另一方面也是她想让我彻底宣泄出心中怒火。

    我们究竟诛杀了多少妖魔邪之属

    可以肯定的说,整个东海众岛屿的邪魔全部肃之一空

    但世间法不过出神入化,就好比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众人搏杀相斗,即便是其中有人能够稍强那么一点儿,可也做不到去以一敌众,更何况其中有些超脱天魔的邪法异常恐怖,比如说那修罗皇者魔迦,其同归于尽的手段饶是我们也要退避三舍,想要全身而退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并不是我们没有诛杀他的能力,而是诛杀他所要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

    一场场战斗结束;

    一位位天魔陨落;

    一个个族群部落被彻底抹杀歼灭;

    但,却始终不见人殷出现,或许是他并未得知关

    于我的消息,也或许是人殷已然不在瑶池仙境,总之这位人皇又再不知了去向。

    他会去哪儿

    他下一步会干什么

    我绞尽脑汁,却仍旧想不出答案

    “楚天”

    “收手吧”

    “再这个样子的话,即便是你找到了人殷,你又还能与他为敌吗”

    羲月仙子委婉劝着我,此时此刻就连她也倍感疲惫,连续不间断的经历一次次大神通法的激战,她实在是身心俱疲。

    “人殷如果离开了东海之境,他会去哪儿”我脸色苍白,紧握神枪的手禁不住在发抖,我自言自语的喃喃着,却根本没有听进去羲月的话。

    羲月稍稍沉吟,与我又道“微子辛势必要与人殷会合,甭管他们下一步想干什么,首要的还是修养伤势不论是微子辛也好,人殷也好,经历过那样

    的激战必然身受重创,或许他们会蛰伏起来,或许他们回归了阳世间,也或许他们会去往妙法门夺取大罗造化神丹”

    我神情凝重,恍然意识到这个可能,妙法门炼制神丹之举,如今瑶池尽知,他们真说不好会不会突袭妙法门。

    我当即作出决定,回妙法门

    羲月仙子见此,不由得暗自松了一口气,还知道肯收手就好,毕竟谁能够预料接下来会不会遇见什么危险以我们如今的状态,也很难去应对可能会发生的危险

    这么打下去终究不是办法,而且这位女神心中更还有一些隐忧。

    她在担心什么

    她是在想,我究竟还有没有长生久视的希望

    毕竟造下如此庞大的业力缠身,谁知道未来将会面临什么样的天刑诛身

    尽管有神丹在手,但如此神丹也不是万能的,许

    多种情况即便是神丹也无所医治,譬如说当元神被击溃散灭,即便神丹能够再造炉鼎又能够如何还能够再造不灭元神不成

    离开东海;

    羲月仙子望着那恍若人间地狱的小岛岛屿,不禁再次喟叹出声。

    数不尽的生灵,彻底消陨此处,其中大半乃是被我施神通法所诛杀,余下的小半也与我有着直接关系,诡异鬼哭狼嚎的幽怨之音,在那一片片废墟残骸中似有似无的飘荡,许久许久缭绕不散,它们的力量或许很微弱,微弱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当累加到一定程度也是非常恐怖的

    如此缠身业力,几乎无从化解的余地,除非最终真的能够诛灭人殷,挽救三界遭劫之难,或许那般庞大功德才能够化解如此业力。

    但是,何其艰难啊

    “痴人儿”

    “吾还从未如此的替一个男人考虑过,如此的替

    一个男人担忧过。”

    “你可绝不能轻易死了,吾”

    “会尽所能来帮你”

    “但是楚天,你可千万不要负情于吾,不然吾会很伤心呢”

    同行陪伴在侧的羲月仙子,暗中打量着我的背影,情意深浓的喃喃自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