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美女看到他的皱眉,一时间竟然感觉到很为愤怒。. .

    这种愤怒就好像是原本最完美的东西,最终却突兀被人毁去。

    当然美女绝对没有对林凡发火的可能,只是想问清楚到底是什么居然让林凡皱起眉头,这才是恶劣之源。

    “呵,酒味差了点。”林凡转瞬已经舒展眉头,微笑起来。

    刚才一瞬间,他想到了七十年在尼斯的时光,以为品尝的还是最上等的红酒。

    人活的越久,越容易回忆以前,林凡自嘲一声。

    是酒的问题!美女看一眼他手中的酒很有厌恶之情,然后打个响指,“来瓶轩尼诗xo!”

    酒很快打开送上来,美女迅速打开拿过杯子倒上一杯,推到林凡面前:“你尝尝这杯怎么样。”

    现在店里并没什么客人,刚才那个保全听到轩尼诗xo的时候就是朝着这边盯,这会儿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满眼羡慕嫉妒的望着林凡,心想这林凡什么时候突然竟有这等美女献殷勤,那洋酒上千块一瓶美女随便就请了!

    看到从洗手间出来的李照益,保全才恍然过来:原来是是想攀附李照益先讨好林凡!

    人的思想总是能够自圆其说,不一定能说服别人,但肯定能说服自己!

    看到李照益从洗手间出来还就近坐下,保全便走过去敲敲桌子,叫道:“哥们,你朋友在泡你马子呢。”

    “我马子?”李照益顺着保全的眼光望过去,顿时眼前一亮。

    保全理所当然的说道:“如果不是你们ze乐队的粉丝,怎么可能请那么贵的酒。”

    ze乐队的粉丝就是李照益的粉丝,熟悉ze乐队的人都是这样认为。

    李照益看到那女生的颜值已经是忍不住骚动,再一看妹子随手请的酒竟然都这么贵,这妥妥是个白富美啊!

    ……

    酒并不是这样品尝的。

    林凡笑笑并没有接过,只是问:“有什么事么,美女?”

    他可不是老古董,美女这个烂大街的称呼他听过几遍就已经信手拈来。

    “我很漂亮么,嘻嘻。我也觉得我是美女。”美女显然很喜欢这个称呼,也没有丝毫谦虚害羞就笑起来,“就是想请你喝杯酒。”

    林凡这时才开始正眼打量眼前的美女,确实有着不错的五官,尤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盯着,很有些慑人心魄。能当得上美女这个称呼。

    有美女请喝酒是件很荣幸的事情,很少有人能够拒绝。

    林凡并没有接过酒,依然是握着自己那杯,摇头:“很抱歉,我一会儿还要表演,并不能喝多。”

    美女愣了一下:“原来你还会弹吉他,多才多艺呀!”

    “不敢不敢。我就是随便弹弹,并不是很精通。”林凡回答说。

    “别骗人,随便弹弹都能来青花酒吧表演,那要是你认真起来还不世界巡演。”

    “唔,那很有可能。还是别太认真的好。”林凡一本正经回答。

    看林凡配合的表情,美女抿嘴轻笑:“你这人好风趣,名字是不是也一样很古怪呢?”

    “一点也不古怪,两个木头的林,最平凡的凡。”

    “林凡、林凡。”美女念两声他的名字,又笑起来,“我叫张佳莹,最常见的张,绝世佳人的佳,莹……这莹字应该怎么说?”

    美女伸出纤长手指在桌子上写下“莹”字,一脸求学的问林凡。也不知道真是她语文没学好,还是想着法儿撩帅哥。

    林凡觉得自己又涨知识了,现在社会进步的真的快,想自己以前都从来没碰到过这么大胆的妹子。

    “晶莹剔透的莹。”

    “嘻嘻,谢谢夸奖,我在外国语大学英语系里可也算是个中翘楚,没想到连自我介绍都还不会,我得跟你多学学,要不我拜你为师吧。”张佳莹笑脸靠近林凡。

    林凡摸了摸鼻子,这位姑娘可算是暴露了他的目标,兜兜转转的也是不容易;“你想学吉他,好的啊,我如果周末有空就可以教你,不收你学费,只要请我喝一杯。”

    张佳莹愣了一下,还没有回答就听到有个俊郎的声音笑道:“你要学吉他那可是找错了对像。”

    张佳莹回头看向来者,倒是个高大帅气的男生,便也没有立即生气。

    李照益看她转头过来,连忙自我介绍:“我是ze乐队的队长李照益,我绝对比林凡更能够胜任成为一个合格的老师!”

    “呵呵。”张佳莹已经明白他的来意,只是朝他敷衍的笑一声便拉着林凡的手说,“我们找个清静的地方聊。”

    李照益脸色僵住,张佳莹这句话里的含意摆明是说他打扰到两人聊天。

    林凡望望他又望望不远处在偷听的保全,说道:“我看二楼的环境不错,倒可以借你的光上去小歇。”

    两人一起来到楼梯,林凡笑着问:“这次我应该能上去?”

    张佳莹点的这瓶酒就已经超过了千元。保全脸色难看的咳嗽一声,但是哪敢明着得罪客人,唯有装作看不到林凡。

    两人找个靠窗位置坐下,左可看窗外街头夜景,右可看酒吧舞台表演。

    张佳莹继续刚才的话题道:“学吉他听说很难学会要花很长时间吧,我怕我没那个毅力,不如先学点别的,先从简单的学起。师父这么厉害有很多东西可学呢。”

    “比如先学什么?”

    “比如刚才你那甩酒杯的手法就特别酷,你先教教我这个怎么样。”张佳莹一脸向往。

    林凡差点一巴掌过去:“什么甩酒杯,那是在品酒。”

    “是是是,品酒的动作好酷。教我,教我师父!”张佳莹手已经拉住林凡胳膊摇晃卖萌。

    林凡摇了摇头,大多数人总是追求一些表面功夫,真真是无趣。

    林凡忽然失去了兴致,淡淡说道:“要是你想学吉他或许还有机会,但这门手法你学不会的。”

    “怎么可能学不会,刚才那一下的手法甩出去再接回来真的酷,可也没多难吧,更别提比学吉他难这么夸张。”张佳莹没注意到林凡的变化,依旧嘻嘻笑着,“师父别藏私调戏我好么。”

    林凡叹了口气,“就这么跟你说吧,弹吉他真的不难,只要用心学总也半年能学个马马虎虎,但是双龙吐珠,不练上十年只怕很难掌握。”

    “双龙吐珠?”张佳莹没想到只是一个品酒动作居然还有名称花样,心痒难搔,这学会后在同学面前得多装逼,她也就完全没听清楚后面的话,只叫“师父教我。”

    “我并不认为你有学会双龙吐珠的资质。”林凡摇摇头,看着李照益居然也屁颠颠跟上二楼。

    “别这样嘛师父……”张佳莹大概还想撒两下娇,抬起头才发现李照益已经跟上来将林凡就挤到里面。

    李照益嘻嘻笑着:“美女,我真不骗你,随便拉个人来问都说我比林凡弹的好。”

    “你会双龙吐珠么?”张佳莹斜睨一眼李照益,顺口就问,但从语气里谁都听得出她对这答案是不抱什么希望,“来表演个看看。”

    “双……双龙吐珠?”李照益咳嗽中转头低声问林凡,“有这首曲子么?”

    对这人原先不错的观感已经是烟消云散,林凡摇摇头说道:“你可是乐队队长吉他能手,只要你说有那就有。”

    “嗯,有!”李照益竟然没听出林凡语气里的讽刺,反倒对他感恩起来,“没错,就算是没有的曲子我也定能创出来!”

    张佳莹用悲哀的眼神望着李照益,那表情就差嘴里吐出两字:“智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