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在介绍自己名字的时候,居然会用到可能也许说不定这样的词汇,朱思自然不会相信这是他真名。

    可是少年确实叫林凡,至少现在是这个名字。虽然这曾经是他儿子的名字。

    二十年余前,他应美女之约前往远方,当时只以为是几个月的事情,却没想到被困在封禁阵法中,他无聊就研究了一段时间,后来又觉得无聊就放弃研究直接触发复活秘术,本来以为是回到情人身边,却没想到情人将护身符又给了儿子,结果是来到他儿子林凡的身边。

    林凡并非是悬崖下摔死的,而是有人先杀死他然后再丢到崖下伪装成失足的模样。

    他到这边时林凡就已经是死亡有几个小时。刚巧他也有些记不清楚自己二十年前应该是什么模样,于是就直接转化成林凡的模样。

    一方面是给自己一个合理的新身份省得麻烦,另一方面也是想看看倒是谁害死自己的儿子。如果看到自己突然又活生生的站在凶手面前,想必他会吓一大跳——当然,他的乐趣也仅此而已,报仇啥的对于他来讲其意义也不大。属于随兴而之的事情。

    这样的转换身份对于他来讲并不陌生,每隔个几十年便会换一次身份“重生”,毕竟他还是不喜欢每天面对的都是老人老太婆……

    而一但转换身份,他也很少会再去追逐前生的恩怨,也不会再去找前生的朋友。每一个前生一切对于已经活了几万年的他而言,只不过是转瞬即逝的浮华,如果连后代的生活都要管,怕是早已经心累而死。

    因此他懒得去猜测会是谁杀掉林凡,就这样悠闲的渡步走出树林。

    前方是一条小溪,他就顺便洗个澡再将衣服上的血迹也清理一下,整个人便不复原先狼狈模样。

    衣服里林凡的遗物,一串钥匙,一个手机,几十块钱便是全部。

    “这几年科学发展还挺快。”

    林凡把玩着手机,他离开前还用的是传呼机、大哥大,没想到才二十年时间,手机便已经更新换代到这种地步,而且普及率还这么高。不但自己儿子拥有,连刚才那个农家女随手也能掏出来。

    虽是没见过的新奇玩意儿,毕竟林凡见多识广加上手机的设定本就通俗易懂,林凡很快就已经基本掌握。

    此时电话响了起来,林凡看到手机上的备注:妈。

    林凡的母亲朱冬梅是个农村人,二十年前那个时代正流行打工,朱冬梅初中毕业后便出门打工,然后偶遇了林……林敬义。

    林凡微微一笑,接起电话:“冬梅小姐。”

    “臭小子,还敢开你妈的玩笑。”朱冬梅骂一句,“你昨天怎么一下火车就不见人影?到现在都还不出现。”

    林凡觉得自己被人杀掉的事情还是不要告诉她,含糊道:“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其它事情比较重要,没办法陪你。”

    “学校里的事?”

    原来林凡还是学生。

    朱冬梅没听到林凡的回答,显然误会他的意思,叹息道:“我知道你讨厌你舅舅不想随我回家。是妈太没出息,让你也跟着受罪……”

    再聊下去要穿帮?少年伸出手指轻触脑门,读取部分在脑海中的记忆。

    林凡已死半天,记忆消散缺失的严重,但一些基本的资料还是很容易了解到。

    自己离开时朱冬梅已经身怀有孕,还未结婚就先有孩子,到最后也没找个男人。

    当时倒不至于被村里给浸猪笼,可难免是被镇里人冷嘲热讽,包括她的一众亲戚。

    朱冬梅从此离村,孤身一人打工养大林凡。

    这次回村本是林凡舅舅的女儿出嫁吃喜酒的,不过林凡莫名其妙就被人暗杀了。

    悲剧啊!

    等等,自己怎么就变成了抛妻弃儿的大坏蛋?

    林凡揉搓太阳穴,叫道:“母……妈,你放心,我一定出息给你争口气!”

    “你呀,可别再做那不切实际的明星梦。”朱冬梅没有太多不切实际的幻想,“你只要安稳的找份工作替我找个儿媳妇,我就已经心满意足。”

    林凡品味着这句话,再联想到自己的名字,微微叹口气:“听你的。”

    应该给朱冬梅后半生安稳的生活这毫无疑问,眼下倒是不急。总之先返回省城。

    朱冬梅林凡两母子都在省城生活,但省城里并没有属于他们的家。

    朱冬梅住在工厂提供的宿舍,林凡则是住在学校内。

    林凡高中成绩并不理想没能考进什么好学校,于是头脑发热的跟随潮流去上了个艺术学院,就读于天华艺术学院器乐系吉它专业,也算是个文艺青年挺喜欢的一个热门专业。

    林凡平常有事没事抱着一把吉它装酷,还跟同校的学生组成一个ze摇滚乐队组合,这组合颇有名气还受邀在附近的一个酒吧驻唱。

    不过ze乐队能有名气跟林凡搭不上什么关系,全靠是队长李照益人长得帅吸引不少粉丝。

    ……

    坐在高铁上,看着车内宽宏明亮的环境,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

    林凡再次感叹:这二十年的发展真的挺快。

    “朋友,换个位置。”

    一个声音打断林凡的清雅心情,声音中并不是客气的请求,分明带着不小的霸气。

    林凡连头都不想转,淡淡说:“不换。”

    “小子,有点嚣张?”声音中已经带上些许的不爽,而且口气中更有爷很不爽你要倒霉的架式。

    说着这话的同时,一只手伸过来将林凡的头转过来。

    面对这甚至可以说是突然的人身袭击,林凡神色却没有丝毫的变化,还是平静的望向眼前的人。是个发染金黄的青年,长得竟然还挺帅只可惜脸上带着些许的狠戾神色破坏了美感。

    在他左侧稍靠后点的是个少女,也是帅气短发,不过十七八岁年纪,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很是青春靓丽!

    这两个社会青年,林凡心中已经瞬间给他们定位。

    林凡的神色没有变化,那个黄金少年已经先露出略有些讶异的眼神,叫道:“原来是林少爷。”

    他居然是认识林凡的。

    林凡这才是神色微微一动,却依旧冷淡:“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