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海阁的掌门不像白长老跟黑长老那样,看着一个老者的样子。掌门看着不过比东方他们大了几岁的样子,但其实他已经两百多岁了。是个比黑白长老年岁还要高的人,只是入门稍晚了一些而已。

    “你们一前一后进来,可是为了同一件事?”

    下面的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没有人上前回话。

    君瑶不明白这话问的是谁,看了无暇跟夜子宸一眼,转而朝东方明巽那边走了过去,低声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自是有正经事了,你又来做什么?”东方明巽同样压低了声音问道。

    “那他们两个呢?跟你一起来的?”君瑶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玉无瑕跟夜子宸,不知他们两个过来是做什么?

    “没有,我来的时候就看到他们两个在了,我这还没说话,你就又来了,我还以为你们三个约好了的。”东方明巽摇头示意自己也不知道那两位过来是做什么的。

    天涯海阁小一辈里面如今最出色的四人都在这里了。前面两个倒是说了自己的事情,只是后面这两个又所为何事?

    难不成是同一件事情?

    高坐上首的两位,看到下面低声说话的两位弟子,随后两人相互看了一眼,白长老点了点头,掌门也跟着点头。

    此举看的下面的四人越发迷糊了。

    玉无瑕看着妹妹也来了,一时有些无措,这事儿是不是有些太仓促了,她都没跟妹妹说一声。瞧师傅跟掌门师叔这情形,莫非是不赞同的……

    下面四人正各自猜测时,便听掌门道:“我正好有事要找你们,你们既不愿说话,那我便先说了!”话落见几人没有意见,掌门便看着玉无瑕跟君瑶,接着道:“你们姐妹自上了天虞山便再未回家,早些日子我就跟你们师傅商量过了,这次小比试过后,就放你们回家看看,你们意下如何?”

    修道之人,本该摒弃一切杂念,君瑶对玉家到没什么感情,毕竟前后也只住了一两天而已。

    玉无瑕却不同,她生在那个地方,那里的每个人都跟她有割舍不掉的亲情,如今听掌门这样说,自然高兴,连忙就应承了下来。

    君瑶无法,只得跟她一起谢过掌门,想着就当是陪无暇回趟家吧!

    “至于明巽,你家中前几日有书信送上天虞山,说是你父王想你想的紧。”掌门说着就见爱徒猛的抬头,这才明白他是知道此事,想来这多半也是他来找自己的原因,“你们父子也有二十载未见面了,此次你便回去见一见吧!”

    “是,多谢掌门师傅成全!”

    君瑶最初并不知情,后来也只隐约听说东方明巽是皇室中人,且身份不低。不过东方明巽从未在人前说过此事,君瑶想着曦月国姓便是东方,东方明巽多半是哪位皇室王爷之子,却没想到,人家是曦月国的皇子。

    原来他是为了要回家之事而来,那夜子宸跟玉无瑕呢?

    “你们此次下山,多少会遇到一些事,不过你们也莫要慌乱,以你们几个的修为,只要不自乱阵脚,就不会有任何问题。是以,子宸也会跟着你们一起去。”

    君瑶见掌门看了玉无瑕跟夜子宸两人一眼,接着才道:“至于你们先前说的事情,作为师父的我们尊重你们的选择,若你们各自的父母都没不同意见的话,我们自然是乐见其成的……”

    听到这里,君瑶渐渐明白玉无瑕跟夜子宸过来的原因,只是还不确定是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那样。若是的话对君瑶来说,自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不过,她没想到自己还要在回一趟玉家,而且掌门那意思是这次下山还会遇到点事情。到底是什么事情值得掌门师叔特意提起?

    君瑶觉得,不管如何关于魔教的事情都要跟掌门提一声,没有自然最好,若有了自然能先有个防备才是。毕竟到目前为止,许多事情虽然过程是不一样了,但到底殊途同归,最后还是朝着那个方向发展了。

    为此,君瑶特意最后一个出来,哪知她刚跟掌门一提,一边的白长老便道他们已经知道此事,无妨碍。

    这么着君瑶心里一松,掌门师叔跟白师叔既是已经知道此事,那就不用自己去操心了。

    接下来,几人便筹备着一同下山的事情。

    君瑶想着自己这一走,多半又要一年半载不能回来了,怎么着也要跟师傅说一声才是。临走前便去见了黑长老,只是依旧没有见到师傅的面,君瑶只能在外面喊了几嗓子,算是跟师傅告别了。

    走前不放心,还在外面布下一个障眼法!

    都已经通知了家人,君瑶跟玉无瑕自是要一起回去的。夜子宸家在北元,此次只是陪东方回来的,两人便一同进曦月皇宫。因此几人便准备分头行动。

    哪知他们刚进曦月都城,就被曦月国君的护卫直接迎进了皇宫。随后曦月国君还为儿子跟君瑶他们准备了盛大的接风宴,期间更是有满朝文武作陪。

    宴会刚到一半,玉家出了两位道君的事情便被大家知晓了。这满朝文武早些年倒是听说过,玉国师的女儿被天涯海阁的白长老选为关门弟子,当时还好生羡慕了一番玉国师。

    今日才知道,玉国师还有另外一位智力稍微欠缺的女儿,且这位智力欠缺的女儿居然还被天涯海阁的黑长老选为关门弟子。

    这可真是……怎么好事都叫玉国师一家摊上了!

    羡慕的一众人都想看看这位原本被测未杂灵根的女子是如何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天才修士的。让君瑶没想到的是,玉国师居然还真有脸引着那两人来见那个曾经后悔没有直接溺死的弱智女儿。

    君瑶笑脸看着玉国师引着两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清忧,这两位叔伯都是为父的故交,快来见过。”玉老爷显是喝的有些多了。

    “清忧见过两位叔伯!”君瑶想着先前无暇倒是对这些人也很有礼,便也规规矩矩行了个礼。

    那两人看着君瑶的眼里充满了好奇与探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