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盼的目光在舒皓皓身上扫了一遍, 才确定自己看到的人真的是舒皓皓,顾盼惊讶地问道, “你怎么在这儿?”

    舒皓皓笑道,“嗯, imo比赛结束后我一直都没有什么事儿, 在家休息一段时间后也有点无聊,所以暑假联系了北大数学系的教授,和教授的研究生一起参与课题。”

    顾盼:!!!

    顾盼完全被舒皓皓这番话震惊了,“休息无聊”“联系教授”“和研究生一起参与课题”……顾盼再一次感受到自己和学神是两个物种,易地而处,如果她如今像舒皓皓一样,已经拿到了imo的冠军, 保送了北大, 还有整整一年多的高三时间, 顾盼简直要高兴坏了!

    吃吃吃、玩玩玩、浪浪浪!

    但是人家学神, 竟然觉得休息得太无聊,连暑假这种假期时间,都要跑到北大联系教授, 一起参与课题。

    顾盼想想自己上辈子上大学的时候, 都天天翘课,作业抄一抄, 考前临时抱抱佛脚。这么一对比,顾盼都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眼神来看舒皓皓了,这一番话简直是逼格高得……高得她没办法接。

    顾盼身边的三个女生, 也都齐刷刷石化了,她们需要消化的信息比顾盼还要多一点……imo比赛?

    虽然三人都是生竞生,但是没人不知道imo是什么意思,三个女生的目光齐刷刷地落在舒皓皓的脸上,眼前的这个只比自己高一点点/还没有自己高的男生,参加过imo比赛?

    全国可只有六个人可以参加啊!

    而且眼前的这个男生,看起来年纪很小呀?这真的是高中生吗?怎么看起来像是个初中生呀?

    几秒钟后,俞静雅瞪大眼睛,“你、你、你……你是舒皓皓?”

    舒皓皓将目光移到和他说话的女生脸上,笑着说道,“是啊,刚刚顾盼不是叫我的名字了么。我是顾盼的同班同学。”

    林木子不动声色地拽了俞静雅的袖子一下,提醒俞静雅冷静一点,不要结巴了。俞静雅哪里都好,就是见到自己很崇拜的学神级别的学长学姐的时候,都会因为紧张而结巴。明明俞静雅自己也算个小学神啊,林木子不懂俞静雅为什么会这样。而且在比她们高几届的学长学姐面前,表现得像是个没什么见识的小学妹,那也就算了,在和她们同级,看上去还十分面嫩的舒皓皓面前,还是这样,真的有点难为情……

    俞静雅深吸一口气,才让自己不结巴,“啊我之前听见顾盼叫你名字了,但是听到你说imo……我才想起来你就是那个imo的冠军!”

    “我看过你的新闻报道,说你今年才十五岁!”

    “啊我真没想到竟然能见到你,啊不是你去北大了应该会有机会见,但我真没想到会这么快见到你!”

    顾盼看到俞静雅激动的表情,微微带着一丝颤抖的声音,当真担心这个姑娘一下子从包里刷的一下掏出一个笔记本来,让舒皓皓签名。

    这种神情,太像是顾盼碰到过的见到自己偶像的粉丝了。

    顾盼一直以为,自己知道舒皓皓拿了imo的冠军之后,已经很激动、很佩服他了。现在她才发现,她对舒皓皓的佩服,真的是小巫见大巫……

    林木子也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对顾盼说道,“我说刚认识你的时候,问了你的省市,还有学校之后,怎么觉得那么熟悉呢。原来是因为你和舒皓皓一个学校,之前他得imo冠军之后,听说过你们学校的名字。”

    就在这个时候,俞静雅当真拉开了书包拉链,从里面拿出厚厚一本书,看向舒皓皓,“你能帮我在扉页上签个名吗?”

    顾盼:……

    舒皓皓也很明显地愣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可以啊。”

    俞静雅将笔递给舒皓皓,“你能不能帮我签一句,高数必过?”

    她略带不好意思地解释道,“我的数学最差了,有点担心大学的数学课。”

    顾盼在一旁已经惊呆了,不过她惊呆的不仅仅是俞静雅竟然找舒皓皓签字,还惊讶俞静雅竟然在这种夏令营里随身带着《高等数学》这样的书。

    顾盼自己这次来北京,一本书都没有带,别说《高等数学》了,她就连生物竞赛的书都没有带,即使她马上就要进国家集训队培训了。

    而且事实证明,她不带书的举动是正确的,每天的日程都排的那么满,完全没有看书的时间。

    顾盼忍不住问俞静雅,“你带着高数,每天有空看吗?”

    俞静雅笑了笑,没有说话,等到顾盼她们四个和舒皓皓分开后,俞静雅才对顾盼说道,“我睡觉有点认床,换了新的床之后容易失眠。带着高等数学,每天睡觉之前都看一看,几分钟后就睡着了。”

    顾盼:……

    果然数学是万能的。

    .

    顾盼她们四个人,走到教学楼一楼大厅的时候,被一楼大厅里的壮观景象惊呆了。

    人山人海。

    大厅很大,然而人更多,顾盼目测大概得有一百多个人,全都在排队等着报到。

    田甜十分惊讶,站在人群之外踮起脚尖拼命往前看,“什么情况?我们生物竞赛国家集训队,不是总共才有五十个人吗?怎么这么多人都在报到?”

    而且顾盼她们几个昨天都听说了,集训队里的五十个人,好像有四五个本来就倾向于清华大学,先参加了清华大学的夏令营之后,更是对清华死心塌地,一心非清华不上了。好像已经和招生组的老师签订了协议,北大的夏令营也不参加了,直接提前回家,省出点时间继续准备生物竞赛。

    这样说来,参加北大夏令营的,应该只有四十多个人才对,怎么眼前有这么多人?还都是生面孔。

    前方人群中有个女生听到田甜的声音,回过头来,对她说道,“我们是艺术营的,也是今天报到,撞在一起了。”

    林木子的目光在女生的身上不动声色地扫视一圈,然后低下了头,拉着俞静雅往队伍后面走,“既然这么多人,那我们赶紧排队吧。”

    女生没想到这几个生物竞赛的学生性子这么急,连忙对她们说,“诶,这几列长队都不是你们的队伍。你们的签到桌在最左边,你直接从人群里穿过去就行。”

    林木子脚步一顿,拉着俞静雅的手换了一个方向,开始反向用力,“那我们赶紧过去吧。”然后低着头对热心的女生说了一声谢谢。

    林木子在前面走得飞快,一路为顾盼和田甜开路,顾盼等到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没有忍住,对林木子说道,“输了吧?”

    “在人家艺术营的学生面前就比不过了吧?”

    “你就挑染了几根,人家是一头黄毛,人家的纹身位置也比你的显眼,还比你的面积大。”

    林木子抬腿,本来想踢顾盼一脚,结果被顾盼弯腰一捞,牢牢抓住了脚腕。林木子一只腿被顾盼拎起来,只能用另一只腿单脚跳,不停地跳着才能保持平衡。

    “哈哈哈哈哈!”田甜在一旁已经开始放声大笑起来。

    俞静雅虽然依旧是抿嘴笑,但是已经拿出了手机,准备对着林木子拍照了。

    林木子连忙求饶,“顾盼我错了,你放我下来,我再也不踢你了。”

    “顾盼顾盼!”

    “顾姐顾姐!”

    顾盼闻言,这才一把松开林木子的脚踝,冲着她挑眉一笑,“小姑娘,没想到你的脚踝还挺细挺嫩啊~”

    林木子没忍住,浑身瑟缩了一下。

    和清华夏令营的流程差不多,顾盼她们依旧是在教室里见到了辅导员,拿到了房间钥匙、饭卡、澡卡、各种书和手册还有营服。

    领取营服的时候,在一旁登记发放的学生,对每一个来领的营员强调,“我们的营服偏小一码,大家领比自己平时穿的大一码的啊!”

    排队排到顾盼的时候,顾盼报尺码,“180的。”

    发放营服的妹子一愣,连忙抬头,听声音明明是女生,怎么衣服要领180的呀?

    顾盼看到女生愣住了,又说得详细了一点,“不是要领比平时的衣服大一码的吗?我平时穿175的,大一码就是180的。”

    女生这才回过神来,哦哦哦了一番,然后对顾盼说道,“但是我们女生的营服没有那么大的码数,最大的就是170的!”

    顾盼:……

    那你还说什么选大一码干嘛?

    难道其他女生平时都穿165的?

    顾盼环视了一圈,然后悲催地发现了这个事实,前后左右领衣服的女生,虽然有比较高的,167、168厘米的不少,但是十七八岁的姑娘长得都瘦,穿165码的衣服都完全无压力。

    像她这么高的,还真的只有她一个。

    发衣服的女生将男生的衣服递了一件给顾盼,“你穿男款就好了啊,往年有长得胖的女生,也都是穿男款的。”

    顾盼:哦。

    .

    田甜一路上都盼着她们四个还可以住一间宿舍,不过显然没有那么巧,顾盼和林木子分在了一间宿舍,田甜和俞静雅分在了一间,这样也算是不错,最起码都没有落单。

    顾盼和林木子走进宿舍的时候,另外两个床铺已经收拾好了,但是人都没有在宿舍里,屋里的卫生也打扫干净了。

    林木子环视一周,笑道,“咱们的两个室友挺勤快啊?这床铺和桌子收拾的也挺精致啊!”

    “不过营员的床具,不都是统一发的吗?怎么她们两个人的都不一样?”

    林木子正说着,宿舍门就被钥匙打开了,两个小姐姐走了进来,一个是中短发,一个大波浪的长发,看年龄比顾盼她们大上不少。

    林木子正愣神儿的时候,两个小姐姐就自我介绍了。

    竟然一个是生物营的辅导员,一个是艺术营的辅导员!

    林木子一脸呆滞,她们竟然和两个辅导员住一间宿舍!

    不过林木子很快就回过神来,默默提醒自己——我要酷!不能怂!

    然后再扭头看看顾盼,发现顾盼一脸淡定,真的完全不怂,特别酷,林木子也在顾盼的感染下,稍稍淡定了一点。

    不过半个小时之后,林木子就忘了两个小姐姐是辅导员的事情,和她们说话完全没什么顾忌了。

    林木子一样样清点北大发的用品,说道,“还是北大大方,这个盆啊香皂啊牙刷牙膏啊,竟然都是免费发的。清华都要自己去超市买。”

    林木子看到澡卡,纳闷道,“咦?这个是干什么用的呀?”

    辅导员小姐姐看了她一眼,问道,“你是南方人?”

    林木子点头,“对啊。”

    两个辅导员小姐姐相视一笑,都对林木子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去澡堂洗澡的时候用的呀。”

    “马上要吃晚饭了,我们晚饭后去洗澡吧。不过晚饭后洗澡的人最多了,有可能要两个人公用一个淋浴喷头哦!”

    林木子顿时被吓得花容失色,“什么?!”

    .

    晚上的时候,两个辅导员小姐姐说到做到,邀请林木子和顾盼一起去洗澡。

    林木子战战兢兢地去了,进去之后几乎要晕过去,“要在外面脱衣服?”

    辅导员小姐姐点头道,“当然啊,衣服脱在外面,锁在外面的柜子里啊,你穿进去再脱不就全都湿啦?”

    林木子牢牢抓住自己身上的t恤,宁死不屈,“我不要脱!我不洗澡了!”

    辅导员小姐姐嫌弃地看着她,“这么热的天,一天下来出过那么多汗,你竟然不洗澡?”

    林木子顿时蔫了,是啊,今天白天流了那么多的汗,怎么能不洗澡?何况一共有六天时间呢!她怎么可能六天都不洗澡?

    原来北大免费发给她们脸盆肥皂毛巾,竟然是为了让她们端着小盆盆来公共澡堂洗澡qaq

    太坏了qaq

    她想回清华qaq

    就在林木子护卫自己贞洁的时候,顾盼已经将衣服脱完,缩进柜子里,自己拿着洗漱用品走进去了。

    两个辅导员小姐姐没忍住,看了顾盼一眼,然后又鄙视地看向林木子,“你腿有人家长?胸有人家大?”

    “谁占谁的便宜还不一定呢……”

    林木子也没有忍住,将一直低着的头抬起来,看了顾盼一眼,看到的只是背影,但还是看的她差点没有流鼻血。

    林木子一狠心,将t恤脱下来,往柜子里一塞。脱就脱——反正她也不吃亏,即使她被别人看光光,但是自己多偷看几眼顾盼,就妥妥地回本了!

    .

    第二天,开营仪式,院长发了言、书记发了言、同学发了言、校友发了言……一堆人上台又下去,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开营仪式结束之后还不算完,还有长达好几个小时的讲座。

    第三天的行程有意思了一点,辅导员小姐姐带着大家参观北大、参观校史馆。

    顾盼震惊地发现,他们生物营的参观队伍中,不但有他们生物营的人,还多了一个人——舒皓皓!

    除了顾盼惊讶舒皓皓为什么要跟着生物营一起参观北大之外,其他同学似乎都不怎么惊讶,也不好奇舒皓皓加入他们队伍的原因,反而对舒皓皓的加入,表示了万分的热情和欢迎。

    舒皓皓走在队伍的中间,俨然成为了队伍中的小明星,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很积极地在和舒皓皓聊天,询问各种自己好奇的问题。

    走了一段路程之后,队形随机变化,舒皓皓正好走到了顾盼的旁边,刚刚舒皓皓身边围着那么多人,顾盼都没有机会和舒皓皓说话,她趁机赶紧问道,“你不是跟着教授做课题吗?怎么有空来参观学校了?”

    舒皓皓露出一个笑容,“前一阵的进度比较快,于是最近可以休息两天。我来北大这么多天了,但是都没有好好逛过校园,听说你们今天逛,我就跟着一起来了。”

    舒皓皓笑道,“而且自己逛的话,有些典故啊故事啊,自己是不会懂的。跟着你们一起听讲解,这样才有趣啊。”

    走在前面的辅导员小姐姐,听到了舒皓皓的话,顾盼发现以后没经过一个有故事的地方,辅导员小姐姐诶讲解的详细程度,都差不多增加了一倍。

    顾盼扭头看了一眼舒皓皓,发现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么高兴,眼角眉梢都是笑意。

    顾盼顿时理解了辅导员小姐姐,长得这样漂亮可爱,又这么一脸让别人看了都开心的愉快表情,这样的小孩子真的很招人喜欢。

    .

    从这一天开始,后面每一天的活动,舒皓皓都全程参与,一样也不落下,俨然生物营中的一份子。

    晚上在宿舍,林木子对顾盼说道,“你还说自己没有谈过恋爱?”

    “舒皓皓就是你小男友吧?要不然怎么天天跟得这么紧?”

    顾盼失笑,伸手敲了一下林木子的脑袋,“想什么呢你……怎么可能?”

    顾盼觉得舒皓皓这样跳级三年,又是学神的小孩子,大概玩儿过的东西太有限,因此才会觉得夏令营里的种种活动很好玩儿,于是就一路跟着玩儿了下来。

    倒数第二个晚上,b市下了大雨,顾盼在宿舍里半梦半醒地听了一夜雨声,听得梦里都泛起水气和寒意。

    然而第二天,也就是夏令营的最后一天,北京的天蓝得通透无暇。明亮的阳光洒在各种古色古香的建筑上,洒在红墙和瓦边上,给人一种穿越到古代的错觉。

    最后的文艺晚会,晚上十点结束。结束之后两个辅导员小姐姐一招手,“还早,带你们喝酒去。”

    舒皓皓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上来的,顾盼也不好意思不带他玩儿,最后顾盼她们宿舍四个人再加上一个舒皓皓,在辅导员小姐姐的领路下,去了一家清吧。

    顾盼她们四个喝的都是酒精度数比较低的酒,舒皓皓一个人喝着牛奶,时不时腼腆一笑,看起来那叫一个乖巧可爱。

    顾盼感觉两个辅导员小姐姐如果再多喝两杯,就要伸手捏舒皓皓的脸蛋了。

    回到学校的时候,已经夜里十二点多了,然而还有很多人成群结队的在校园里各处巡游。生物营的顾盼没碰见多少,碰见的大多数都是艺术营的。

    辅导员小姐姐解释道,“艺术营和你们不一样,他们那里的学生,最后能进北大的,也就一小半吧。而且他们回去之后就要奋斗了,还要奋斗整整一年,所以会对北大特别舍不得。”

    顾盼他们走到未名湖附近的时候,发现人格外多,湖中石坊上还坐着不少艺术营的同学,都安安静静的坐着,偶尔说一句话,也是轻言轻语的,仿佛担心扰乱一片湖水。

    “我们也走一圈吧。”林木子说道。

    顾盼他们沿着未名湖慢慢悠悠地走,夏夜的凉风夹杂着从湖中吹来的水气。博雅塔的影子在湖水的波光里摇摇晃晃。

    湖边的不远处,有一小波艺术营的同学在一齐唱歌,虽然能听出来对歌词略显生疏,但是歌声十分动人。

    “这真是一块圣地

    今天我来到这里

    阳光月光星光灯光在照耀

    她的面孔在欢笑和哭泣

    这真是一块圣地

    梦中我来到这里

    湖水泪水汗水血水在闪烁

    告诉我这里没有游戏

    未名湖是个海洋

    诗人都藏在水底

    灵魂们都是一条鱼

    也会从水面跃起

    ……”

    顾盼听得有些出神,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舒皓皓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跟着一起轻轻地唱了起来,“未名湖是个海洋……”

    这是顾盼第一次听到舒皓皓唱歌,惊讶地发现他唱歌竟然很好听,年轻的男声就像眼前的湖水,舒缓而温柔地流淌。

    昏暗的灯光下,顾盼觉得自己的手背好像被什么蹭了一下,然而这种感觉一瞬即逝,顾盼还没来得及细想,就被舒皓皓的声音转移了注意力。

    舒皓皓跟着艺术营的同学们唱完歌,问顾盼道,“你想好了吗?你是去清华,还是来北大?”

    在这一秒之前,顾盼本来还有那么一丝丝的犹豫,但是在这一瞬,顾盼突然想清楚了自己的决定——

    “来北大。”

    一个“去”,一个“来”,她听着丝毫不觉得别扭,心中的情感天平,早已朝着一方倾斜。

    作者有话要说:  随机抽100条红包么么哒~

    .

    推荐基友的幻言新文,《我的傲娇骑士[重生]》by庄敬紫,暖甜恋爱文,喜欢就收藏一个吧~么么哒~

    <input type=button value=电脑戳这里 onclick=p;quot;xet/onebook.php?novelid=3131818")>

    <input type=button value=手机戳这里 onclick=p;quot;.jjp;quot;)>

    app的小天使们只能手动收藏啦~

    .

    【文案】

    被弃养女夏茵重生高二,要换个活法,学习、运动、补元气、撩汉子、进化成漫画小仙女。

    黎暄生日喝到微醺,情不自禁将她挤在墙角,“小丫头,你在撩我?”

    .

    多年以后,灾后废墟,夏茵千里奔袭,披着婚纱出现在黎暄面前,“撩你这么多年,该娶我了吧!”

    连着抢险救灾多天的黎暄,瞬间浑身充满力量,一把把她公主抱起,“等你很久了!”

    .

    ps:又名《重生小仙女和她的骑士》,女主外柔内刚,成长型,男主略傲娇+毒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