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时间, 顾盼真的被身边同学们的精力充沛震惊到了。》

    除了真的累到不想说话的顾盼,还有为了显示“我最酷”而故意少说话的林木子, 其他的人都激动地像是一群叽叽喳喳刚刚飞出巢穴的小鸟。

    生物竞赛能进国家集训队的学生, 其他科目的成绩也不会太差,都是从小到大一路的尖子生,在中学校园里都是风云人物。即使性格不同, 但是大部分同学都还挺有表现欲的,身边都是新的同学,身处新的环境, 而且在清华这样不少人梦想中的大学里,顾盼可以看出来很多同学都在努力好好表现,争取将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给身边的同学,还有辅导员龙哥, 研究生师兄和两个长得很漂亮的本科生师姐留个好印象。

    顾盼第一天见到两个本科生师姐的时候, 就觉得她们好漂亮,她觉得男生们的表现欲这么强,和师姐长得美也不无关系。

    顾盼完全不知道的是,不仅仅和师姐长得美有关系, 关系更大的是——她自己长得美。

    还有一些学生, 倒也不是在一群都很优秀的同学之间被激起了表现欲,而是真的玩儿high了。比如说田甜,就连文静少言的俞静雅,最近的话都多了不少。

    田甜更是一刻不停地叽叽喳喳, “清华食堂真的又便宜又好吃!可惜我们没有大学生补助,在清华交100块钱只能给80块钱的饭卡,好难过哦!”

    “清华教授讲课讲的好好玩儿哦!真的好精彩!比我们高中老师讲课好多了!昨天姚教授讲的互联网工程……我现在还记得呢,我听说今天是讲什么泰坦尼克号、核工程之类的课程……也很高大上。”

    “天哪,我们不是只是进实验室参观一下,看看就行了吗?怎么还要自己动手啊?我最怕自己动手了啊啊啊。”田甜得知在实验室里要自己动手diy一个优盘之后,整个人都崩溃了,“我们不是生物竞赛的学生吗?”

    “为什么要diy优盘?我哪里会diy优盘啊……”

    顾盼在田甜从头到尾的崩溃声中,听明白了师兄的讲解,看明白了黑板上的示意图,和其他同学一起开始动手做,然后轻轻松松的第一个做完。

    插在电脑里试了试,感觉和买来的优盘没什么区别。

    顾盼开心地发现,虽然她的脑力不是身边的同学里最优秀的,但是她的动手能力绝对数一数二了!

    顾盼将自己的优盘做好之后,看到田甜面前依旧乱七八糟一片,田甜正在和桌子上的东西大眼瞪小眼,问道,“需要帮忙吗?”

    听到顾盼的声音,田甜顿时点头如捣蒜,“要要要!”

    顾盼本来只是准备指导一下田甜,但是她发现,田甜的手残能力,真的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范围了。口头上的指点真的是没用的,哪篇顾盼已经说得不能再详细,“你先干嘛……在干嘛……左右按住这里,右手……唉!”

    后来顾盼不得不亲自上手,最后田甜的优盘,基本上完全都是顾盼做出来的。

    田甜看到优盘的成品之后,竟然还高兴地不得了,就差蹦起来了,“我竟然diy了一只优盘!”

    “天哪,真不敢想象!我一定要拿回去给我爸妈看,省得他们天天说我笨手笨脚!”

    顾盼:……

    姑娘你开心就好。

    桌子上有准备那种系在优盘上的绳子,有短的套在手腕上的,也有长度可以套在脖子上的。田甜拿了一个长的绳子,系在优盘上,然后将优盘挂在自己的脖子上。

    “这是我做的优盘!以后我除了洗澡睡觉,就天天带着它了!”

    顾盼看了田甜一眼,优盘很丑,挂在脖子上的绳子更丑,但是挂在田甜身上,竟然并不难看。只能说漂亮的小姑娘身上无论挂着什么,都是好看的吧。

    至于团队活动,大概就是类似于综艺节目里的做任务的活动,需要满清华到处跑,每跑到一个指定地点都要完成一项任务,然后再往下一个指定地点跑去。做任务的全程,会被各种清华的宣传片和微电影洗脑。

    顾盼感觉像是植入的软广一样无处不在。

    做任务开始的时候,顾盼看了看地图,发现需要跑的范围实在是太大了,路程实在是太长了。

    顾盼一秒钟都没有犹豫,直接向着宿舍楼的方向走去。田甜一把拉住顾盼,“诶诶诶!你方向反了!应该是那边。”

    顾盼看了田甜一眼,“不,我就要往这边走。”

    田甜一脸“你是不是傻”的表情,拉着顾盼的衣服不松手,“你往这边走,也走不到啊!”

    顾盼将自己的衣服一点点地从田甜手中抽出来,“不要急,一会儿你就能看到我了啊。”

    看到顾盼朝着反方向走远的背影,田甜一脸茫然,扭头问旁边的林木子,“她真的走反了呀?”

    “都走反了,我们怎么还能一会儿看见她啊?难道她准备绕地球一圈和我们相会吗?”

    林木子虽然也不明白顾盼为什么要往反方向走,但也并不妨碍她嘲笑田甜,“你脑子里想的都是什么呀?”

    俞静雅在旁边掩着嘴笑,林木子和俞静雅两年多的朋友,看到俞静雅的表情,林木子就知道俞静雅是明白顾盼想干什么的。但是林木子没有问出口,问出来不就显得自己比较笨了吗?反正顾盼说一会热能碰到,碰到之后不就知道了?

    果然,在林木子她们三个还没有走出多远的时候,顾盼的声音就从她们身后传来,“嘿,美女们,有谁需要我载你们一程吗?”

    还不等林木子她们回头,顾盼就骑车超过了她们,几次点刹,让飞快的车速慢慢降下来,在林木子她们前面滑行,回头对她们露出一口白灿灿的牙齿,“后座可以载一个人哦?”

    俞静雅早就猜到顾盼往宿舍门口走,是去取自行车的,但是现在看到顾盼真的骑着自行车来了,还是不免惊讶,“团队活动允许骑车吗?”

    顾盼笑道,“也没说不允许啊。”

    田甜则惊呼一声,快跑几步,追上顾盼,在她身后喊道,“我跳上来了啊!”

    话音来未落,田甜就猛地跳了上去,看得俞静雅心惊胆战,生怕下一刻顾盼的自行车就翻到,两个人都从车上摔下来。

    然而顾盼的自行车只是轻轻地晃了几下,马上就稳稳当当地继续向前骑了,顾盼猛蹬几下自行车,自行车飞快地前进,田甜坐在后面的车座上,开心地尖叫一声,回头向着林木子和俞静雅挥手,“撒由那拉!”

    顾盼骑着自行车,一路超过夏令营的同学们,引来一片片的注目、惊呼和哀嚎。

    “卧槽这也行!”

    “可以骑车吗?”

    “快快快,我们也去弄一辆车骑!”

    “骑车的最后肯定不计入队伍成绩吧,这是违规了啊。”

    顾盼骑着车在偌大的清华里飞驰,回头率超高,任务完成的又快又好。

    最终所有队伍的任务都完成之后,在评定成绩的时候,同学们纷纷提出顾盼骑车了这一点。

    辅导员龙哥愣了一下,以往每年的夏令营团队活动都是这样的,还是第一次碰到有学生骑车。这算不算违规啊?要不要取消成绩呢?

    最终龙哥和研究生师兄还有两位师姐商量了一下,又仔细地将手册里写的活动规则看了一遍,发现的确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提到只能步行,也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提到不能借助交通工具。

    这么说来,不仅仅是骑自行车做任务,即使是开车做任务都行。

    只是以前的学生里,从来没有人想到这一点罢了,全都默认是需要用跑的和走的。

    清华的老师和学生一向严谨,手册上的规则是怎么写的,就要按照怎样的规则来。最终的结果是,顾盼和田甜所在的那一队,因为顾盼和田甜两人的快速完成任务,总分被拉高很多,最终获胜。

    队伍里的每一个人都得到了一整套的清华明信片,作为胜利奖品。队伍里的每个人都很高兴,田甜将明信片翻看了一遍又一遍,笑得嘴巴都合不上。

    顾盼看得啧啧称奇,这个姑娘也太容易高兴了吧。

    以后清华的每一次夏令营,辅导员都会对同学们将顾盼这一年,她骑了一辆自行车,然后轻松胜利的故事,龙哥当辅导员带夏令营的时候,龙哥讲,龙哥不当辅导员之后,新来的辅导员也将这个故事传承下去。

    然后在同学们兴奋激动、摩拳擦掌的表情中笑而不语。

    每一年都会有几个学生,听辅导员讲完顾盼的故事之后,兴冲冲地去借自行车、找自行车,然后骑着自行车飞快的完成任务,回来之后美滋滋地等待得到一个高分。

    可惜等待他们的,是辅导员无情的宣判,“你们违规了,成绩取消。”

    在一个个学生们震惊的表情中,身边的同学们就会忍不住笑,争前恐后地告诉骑车的同学们,“手册上写了啊,只能跑步或步行,借助任何交通工具都无效。”

    “哈哈哈哈真的憋死我了,总算可以笑出声来了。”

    辅导员也会摇头笑道,“顾盼那一届的时候,规则有漏洞,发现了当然会尽快补上啊,怎么还可能留到你们这一届?”

    “我之前为你们讲这个故事,难道是为了让你们去找自行车骑吗?是想告诉你们清华一切都会按照规矩来,想让你们体会一下清华的严谨啊。”

    “怎么每年都有几个傻乎乎的孩子,连现在的手册都不看一遍呢?手册上明明写的一清二楚。”

    在顾盼自己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她的名字在清华的夏令营里一年又一年地流传了下去,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

    接下来的趣味运动会,人人都在争先恐后地报名项目,顾盼主动报名当裁判。

    龙哥和学生们都已经很熟悉了,看到顾盼这么主动,说了两句夸奖她,每年的裁判都没什么人想当,趣味运动会的项目都挺有意思的,同学们都想自己下场去玩儿。

    顾盼神情淡然地听完了龙哥地夸奖,笑道,“我就是懒得动,想做在裁判的椅子上,好好休息休息。”

    龙哥:……

    运动会当裁判,也会奖励一整套明信片,龙哥将明信片交到顾盼手里的时候,心中想到,怎么就这么不想给她呢?

    .

    清华夏令营的最后一个晚上,顾盼宿舍里六个女生自然而然地开始了夜谈,夜谈的第一个话题就是,“你们想上清华还是上北大啊?”

    俞静雅说道,“我感觉清华挺好的,目前更倾向于清华。”

    林木子和田甜则都摇头,“我大学不太想来这儿……不知道北大的氛围是什么样子的,希望和清华不太一样。”

    顾盼叹口气,总结道,“我感觉这个夏令营吧,就是让一部分学生拼死都想来清华,另一部分学生拼死都不想来清华。”

    清华大学努力展现自己优点的同时,聪明的学生也能感受到另外一面,其实清华在这次夏令营中,只能说是展现出了自己的特质。至于这些特质,学生是喜欢还是讨厌,感到吸引还是排斥,就不是清华自己能够决定的了。

    不过能够将和学校气场相合的学生吸引来,其实是最好的结果。

    顾盼自己还没拿定主意,她准备参加完北大的夏令营再做决定。不过她目前有那么一点点不喜欢清华,太、大、了……好、累、啊……

    然后又聊到要学什么专业,俞静雅语气坚定地说,“我要学医。”

    而林木子和田甜则都想继续学生物。田甜说道,“我可不能学医,我要是学医,要是让我给病人做手术?那我可怎么办?我肯定做不来啊!”

    顾盼一脸沉思,“但是你学生物的话,也是要做实验的啊。”

    本科的实验或许还好,还能浑水某鱼混过去,到了研究生和博士阶段,没有实验成果,发不出论文来,可是没有办法毕业的。

    田甜一脸紧张,“这样吗?那我学什么呀?要不我去学文科或者社科吧!这样我就不用做实验了!”

    然后又询问顾盼,“你想学什么专业啊?”

    顾盼摇头,“我还没想好。”

    四个女生从一开始的学业问题,不知不觉又聊到了感情问题。林木子将她的几段感情经历都说出来了,田甜听得一脸羡慕,“啊,我都没有谈过恋爱!”

    “我也好想谈恋爱啊!我们高中管得太严了,根本没办法谈!”

    问到俞静雅的时候,另顾盼和田甜意外的是,俞静雅竟然也有对象,而且俞静雅说已经好几年了,两个人初中的时候就在一起了。两家从小就是邻居。

    田甜趴在床上哀嚎,“还是青梅竹马……好羡慕好羡慕,真没想到静雅你看着这么乖的一个乖乖女,竟然都有男朋友了,我真的要赶紧找一个了。”

    问道顾盼的时候,顾盼实话实话自己没有谈过恋爱,也引起了众人的一阵惊奇。

    林木子啧啧称奇,“你没骗我们吧?你看起来不像没谈过恋爱的人啊?”

    顾盼:……

    好吧,她确实谈过,还不止一次,但是她“到目前为止”真的还没有谈过啊,如果她将自己的一个个男朋友说出来,大家会发现时间线根本对不上的。

    宿舍的四个女生完全没有即将要分别的伤感,夜谈结束之后,还笑嘻嘻地互相说了,“明天我们在北大见呀!”

    “北大见,北大见!”

    第二天,顾盼她们四个一起办理了离营手续,一起收拾好东西,走近北大报到。

    一进北大的大门,就能看到很多的红色横幅,都是欢迎夏令营的学生的,上面写着——燕园六日相聚,鹏程万里同行。

    走进北大大门的那一刻,田甜脸上突然浮现很惊奇的神色,“哎呀真巧呀!我们又遇见了!”

    林木子十分配合,“嘿,是巧哈,上午刚刚在清华里分开,一转眼又在北大碰见了!”

    顾盼和俞静雅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无奈,明明四个人是一起走过来的……这两个戏精!

    顾盼叹息一声,也跟着说道,“好巧好巧……果然有缘终会相逢……”

    顾盼话音未落,就听到身后有人叫她的名字,“顾盼!”

    顾盼回过头,一瞬间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惊讶道,“舒……舒皓皓?!”

    作者有话要说:  随机抽100条红包么么哒~

    .

    求个作收!作者专栏链接:<input type=button value=电脑 onclick=p;quot;xet/ohor.php?authorid=1090003")>  <input type=button value=手机 onclick=p;quot;.jjp;quot;)> 使用app的小天使们拜托手动收藏啦!

    .

    这篇文还有一个多月完结,接档文决定写《80年代美食致富》。是女主重生回80年代,为了吃饱和吃好而奋斗,做做小菜,拉拉小手的一篇文。拜托喜欢的小天使们提前收藏一下吧!

    <input type=button value=电脑链接 onclick=p;quot;xet/onebook.php?novelid=3376024")>

    <input type=button value=手机链接 onclick=p;quot;.jjp;qu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