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面天气太热, 顾盼看了看下午五点半还挂在天上的明晃晃的太阳, 决定还是不要出去吃饭了。

    宿舍里看着倒是大体干净, 但是顾盼还是拿着抹布又到处擦了一遍, 同宿舍的小姑娘看到顾盼在打扫卫生,自己也不好意思坐着不动, 就拿起顾盼刚刚从超市买回来的新拖把去了洗手间。

    小姑娘叫田甜, 无论名字还是人, 都透着一股甜美可爱。

    顾盼听到她在洗手间里洗拖把的声音,好半天还在洗, 顾盼十分纳闷, 走进去看了看, 新买回来的拖把,不是用水打湿就好了吗?怎么需要这么久?

    结果一进到洗手间,顾盼就看到比拖把也高不了多少的田甜,还在拼命地洗, 地上已经汪了一大片水。

    顾盼连忙将洗手间的水龙头关上,“好了好了, 早就好了。”

    田甜连忙将拖把从池子里拖出来,因为太着急用力太猛,拖把上的水一下子甩在了田甜的脸上。田甜愣了一下,然后就咯咯地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说道,“我好笨啊!”

    顾盼:……

    姑娘你笑点也太低了吧。

    自己笨这件事,有这么值得高兴吗?

    在所有的家务中, 顾盼只喜欢做菜,做完菜之后厨房她都不喜欢收拾,将锅碗瓢盆往水槽里一扔就可以了。上辈子的时候,顾盼请的阿姨基本上不用负责做饭,还可以吃到顾盼时不时变着花样做的美食,但是每天晚上吃完饭后,厨房里都有一堆东西等着收拾。毕竟顾盼是那种做一碗面,都能用到很多个盘子和碗的那种人。

    但是顾盼不喜欢做其他家务,不代表她不擅长做其他家务。顾盼挥挥手让田甜往后站,自己三下两下就将洗水间地上的水擦干,然后又洗了洗拖把,将屋里地面擦干净了。

    其实本来就不脏,但是这样自己打扫一遍,顾盼才会在心理上产生“嗯这个屋子干净了”的感受。

    顾盼好奇地问田甜,“你们高中难道不用做值日吗?你上的是私立学校?”

    田甜连连摇头,“不是啊,我高中是负责擦黑板的,平时老师上课写的板书,自己会随手擦掉,我只要在放学的时候拿着抹布将黑板擦干净就可以了。”

    “所以扫把拖把用的比较少,不太熟练啦。”

    田甜没有说的是,她做值日的那一周,每天早上妈妈都会给她装两块干净的抹布,她在放学后先用一块抹布擦一遍黑板,再换另一块抹布擦一遍黑板,这个时候黑板就很干净了,然后她将脏了的抹布装在塑料袋里带回家,妈妈会再给她洗干净。她需要做的,只是擦黑板而已。

    顾盼略带惊讶地看了田甜一眼,她以为生物竞赛的,动手能力都是没问题的,田甜这么手残,当初是怎么做的实验?

    顾盼好奇之下问了一下田甜的实验分数,果真是很低的一个分数,再一问,理论考试成绩特别高。顾盼计算了一下,田甜的成绩都是被理论强拉上来的,不过她的实验成绩真的是在临界值上了,倘若实验成绩再低一点点,再高的理论分数也救不回她来。

    顾盼将卫生打扫完,宿舍里的另外两名女生一齐进来了,看到顾盼刚刚拖过的,还有点潮湿的地板,有点不好意思,“你们卫生都打扫完了啊?那我们以后多干点吧。”

    两个女生依次做了自我介绍,一个叫林木子,一个叫俞静雅,两人不仅仅是同一个市的,而且是同班同学。

    田甜一脸羡慕,“你们高中真好,一个班就能有两个进国家集训队的,我们全校才只有我一个。”

    顾盼拍了拍田甜的肩膀,“正常,全国才五十个,我们高中也只有我一个。”

    俞静雅身材高挑,顾盼目测有1米68,长相并不出众,但是十七八岁的女孩子哪里有丑的,俞静雅长得白白净净的,带着一副黑框眼镜,身上书卷气很浓。

    如今在夏令营里遇到,顾盼自然知道俞静雅是学霸,但即使顾盼不认识俞静雅,也会觉得她浑身上下写着学霸两个大字。

    但是作为同班同学,看起来和俞静雅关系还很亲密的林木子,给人带来的则是完全不同的感觉了。

    林木子单耳带着耳钉,梳着一个高高的马尾,头发中有着好几种颜色的挑染,小腿上还有一小片纹身。

    顾盼的目光不动声色的在林木子身上转了一圈儿,心中闷闷地想到,怎么林木子不在自己前面进宿舍?

    如果田甜第一个见到的是林木子,而不是自己的话,那一声“谢谢老师”肯定就轮不到她了!

    果然,田甜见到林木子的装束和打扮之后,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林木子看到田甜的目光不但不讨厌,似乎还很是享受这种惊讶,笑着对俞静雅说道,“这种眼神,和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一样一样的。”

    田甜的目光定格在林木子小腿的一小片纹身上,好奇道,“我可以仔细看看吗?”

    林木子大方道,“没问题啊。”

    田甜蹲下神来,凑近了看了看,惊奇道,“咦?你这个纹身怎么还是3d立体的?”

    然后顾盼就看到,林木子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僵硬了。僵硬了足足好几秒之后,含糊道,“有点肿……”

    顾盼没忍住,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林木子刷的一下看过来,顾盼碰到她的眼神,顿时笑得更加忍不住了。

    林木子为什么表情僵住,身边的俞静雅没有看出来,但是顾盼却是看得明明白白。

    林木子无论是挑染、扎耳洞还是纹身,都是为了享受这种特立独行的感觉,在身边一众好学生中大概也真的收获了不少惊叹的目光,但是刚刚田甜一句话就戳到了最关键的地方——纹身为什么是3d效果?因为还没有消肿啊。为什么还没有消肿?因为刚刚纹上没几天啊!

    努力显示“我最酷”的林木子,被田甜一句话就误打误撞地戳到七寸,表明她的纹身是生物竞赛决赛之后,进入国家集训队之后,才纹到身上的……

    这样还怎么酷啊?

    林木子在进入国家集训队之前,的确没有纹身的自主权。之前她父母死活不同意她纹身,最后没办法了,和她说如果能进入国家集训队就带她去纹,但是父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也是打着林木子完全不可能进入国家集训队的主意。

    谁想到林木子在最后关头,拼命冲刺,再加上一点好运气,竟然真的误打误撞地进入了国家集训队。

    父母已经说出的话,不好食言,只能无奈地带着林木子在小腿上纹了一块小小的,更是百般打听,在市里一众纹身的地方,选了一处卫生和消毒都靠谱,纹身师的技术和审美水平也靠谱的工作室,纹身师是央美毕业的,设计的图案都很漂亮。

    即使这样,林木子纹身的时候,爸妈站在旁边还是一脸紧张,生怕纹身纹坏了,“要跟你一辈子呢,要是太丑可怎么办哦。”

    好在纹好之后,图案和之前画的一样好看。

    工作人员已经笑得直不起腰来了,“放心吧,我们工作室有保障的。也没有跟一辈子那么夸张,不想洗掉的话,也还可以改图啊。”

    在顾盼眼里,林木子和田甜,虽然说一个努力让自己显得特立独行,一个看上去乖巧可爱,但是在顾盼眼里,两个人都是所有喜怒都浮在脸上,表情特别丰富的……傻白甜。

    顾盼想到,果然只有傻白甜才能治傻白甜。

    顾盼和两个新室友打过招呼之后,爬到上铺,将自己准备好的床铺大小的一块塑料铺在床板上,然后再铺床垫,这样干净又防潮。

    田甜看到顾盼在下面垫上的塑料纸,也觉得这个主意挺不错,“你这个是在哪里买的啊?”

    顾盼一边铺床一边说道,“我自己裁好带来的,我桌上还有三个,给你们带的,你们拿去铺在床底下垫着吧。”

    田甜哇了一声,“顾盼你真细心。”

    顾盼笑了笑没有说话。

    田甜拿起塑料纸就想往上铺爬,这个时候顾盼已经手脚麻利地将床铺全部铺好了,蚊帐也挂了起来,刚刚从床上下来。

    林木子看了看表,对田甜说道,“你现在铺床来不及了吧?我们不赶紧去吃饭吗?晚上七点半就要开班会了。”

    田甜说道,“不想去吃了……我带了饼干,外面太热了。”

    林木子看了俞静雅一眼,“那我们去食堂?我还挺想见识一下清华的食堂是什么样子的,听说又便宜又好吃。”

    然后扭头问顾盼,“你去吃吗?”

    顾盼说道,“我也不吃了吧——”一句话还没有说完,顾盼的手机就响了,顾盼抬眼一看,上面显示的名字是“曾诚”。

    顾盼想了一下,才想起来曾诚是谁,是她的直系学长,高中在实验中学上的,也是生物竞赛保送进了清华,比顾盼高三届,当初也是顾盼的生物老师带出来的学生。

    这次顾盼来清华参加夏令营,生物老师提前帮她联系了曾诚,曾诚这个暑假还真的在学校,听到生物老师说让他照应一下小学妹,答应地十分痛快,“行,小学妹有什么事情尽管和我说,清华那么大,我给小学妹借一辆自行车骑吧,靠双腿走路,能累死个人。”

    顾盼虽然是第一次来清华,但是也没有什么搞不定需要麻烦学长的,于是就没有联系曾诚。没想到曾诚竟然还惦记着这件事,主动给她打来了电话。

    曾诚的声音也是热情,“顾盼学妹,我都忘了今天你们来报到了。我刚刚在外面上完英语课,骑车进学校的时候看见拉着欢迎你们的横幅,才想起来是今天。”

    “你报到怎么样?事情办完了吗?你们住到哪里啦?”

    顾盼一一回答之后,曾诚又问了顾盼他们几天的安排,听说今天晚上就要开班会,曾诚问道,“你吃饭了吗?我正骑车经过食堂,要不要给你打包点东西吃?”

    顾盼还没说话,一旁的田甜听到了声音,疯狂点头,用口型对顾盼说道,“要,要!”

    顾盼笑了,感觉田甜这个姑娘,说她傻白甜还真没冤枉她。顾盼和曾诚客气两句之后,说道,“那麻烦学长帮我,还有我一个室友,打包点饭吧。”

    顾盼对着电话说道,“帮我打包一份凉皮啊、炒面啊,这种没有汤汤水水,容易打包的都行。”然后又看向田甜,“你要什么?”

    田甜眉头紧皱,思考了一瞬之后也不太好意思太麻烦顾盼的学长,于是说道,“我要一份和你一样的。”

    总不好意思让顾盼的学长排两次队。

    二十分钟后,曾诚就到了楼下,打电话让顾盼下去。顾盼赶紧跑下去了,一眼就看到单元门口有个男生坐在自行车上,车把上一边挂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两个一次性纸盒,另一边还挂着一袋水果。

    顾盼径直走过去,打招呼道,“曾诚学长?”

    曾诚看到顾盼像他走过来,一开始还不太敢相信,这就是生物老师打电话让他照顾一下的小学妹,直到顾盼叫出了他的名字,他才敢相信这个事实。

    这个小学妹……长得也太好看了吧!

    别的不说,就这身材,也太好了吧!

    怎么他当年学生物竞赛的时候,身边一起学生物竞赛的女生,就没有长得这么好看的呢!

    曾诚不好意思盯着小学妹看太久,连忙将眼神垂下来,盯着远处的地面,将车把上的塑料袋递给顾盼,“这是帮你们带的饭,两份凉皮,不知道你们吃不吃辣椒和醋,就都没有放。”

    顾盼点头,脸上满是感激的神色,“真是辛苦学长了。”

    然而顾盼的心中正在默默流泪,没有辣椒和醋的凉皮,哪里能叫做凉皮?

    曾诚看到这么漂亮的小学妹,难得脑袋开了一窍,将凉皮递过去之后,又将他原本是给自己买的水果递了过去,“你们今天刚来,估计也没来得及买水果,这袋水果你拿回去和室友一起吃。”

    顾盼客气了一下,曾诚执意要给她,顾盼也就收下来了。

    曾诚看了一眼塑料袋,买给自己一个人吃的水果分量有点小,顾盼她们宿舍四个人吃恐怕一人没一点,于是又说道,“这个你们今天晚上先吃着,想买水果的话,水果店就在那边……”

    曾诚又告诉了顾盼水果店的位置,反复强调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找他帮忙之后,才骑着自行车离开了。

    顾盼拎着两个塑料袋上楼,心中想到,不愧是直系学长,又是同一个生物老师带出来的,果然就是亲切热情。

    然而等回到宿舍之后,顾盼将盛着凉皮的饭盒打开,顿时崩溃了——麻酱凉皮里面放了蒜!

    田甜听到顾盼的声音,十分疑惑地问道,“你不吃蒜吗?凉皮就是要有蒜才好吃啊,提味。”

    顾盼自己在家吃凉皮,当然也是要加蒜蓉的,劲道弹牙的凉皮,浇上香喷喷的芝麻酱,再加上蒜蓉和花生碎,一大勺辣椒和三大勺醋加进去,那叫一个好吃。

    但是晚上马上就要开班会了啊。

    开班会肯定要互相聊天,自我介绍啊。

    到时候顾盼一张嘴,第一次见面的新同学,闻到的是满嘴的大蒜味。

    尴尬。

    田甜一脸天真,“没事儿,我带了口香糖。”

    顾盼:“……蒜味儿不是嚼嚼口香糖就没有了的。”

    田甜点头,“是哦。”然后盯着满满一盒的凉皮咽了咽口水,“但我们还可以少开口说话啊,不开口,别人不就闻不到我们嘴里的蒜味了吗?”

    田甜将一次性筷子拆开,“我还是吃吧,你要是你吃的话,我桌子上有饼干,可以垫垫肚子。”然后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吃起来。

    顾盼:……她觉得田甜如果认识余卡卡的话,一定能成为好朋友。

    田甜的吃相虽然并不粗鲁,但是也给人一种看着就很香的感觉,本来不怎么饿的顾盼,都看饿了。

    顾盼自己也打开饭盒,拆开一次性筷子,开始吃起凉皮。虽然少了辣椒和醋,但是凉皮的口感很棒,芝麻酱的味道调的也很好,顾盼吃得心满意足,一边吃一边想着,这几天一定要再去吃一次,下次吃的时候加上辣椒和醋,估计味道肯定绝了。

    .

    吃完饭之后,顾盼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就叫上田甜一起下楼。

    走到楼下的时候,又在楼门口看见了曾诚。顾盼愣了一下,和学长打招呼,“学长?”

    曾诚脑门上都是细细密密的汗珠,听到顾盼叫他,竟然被吓了一跳。曾诚从自行车上下来,将自行车钥匙递给顾盼,“我这辆车这几天给你骑,我自己找同学借了一辆,这几天我骑我同学的就好。”

    “本来我是帮你借的车,但是试了试,还是我的车比较好骑一点。”

    顾盼微微有点惊讶,曾诚学长真的好实在,也好热情。

    曾诚示意顾盼坐到车座上,“你试一试,我的车座调到最高了,估计你骑车的时候会觉得座位太高,够不到地面。”

    顾盼闻言,长腿一迈,跨坐在自行车座上,感受了一下车座的高度,对曾诚笑道,“车座不高啊,正好。”

    曾诚低头看了一眼,小学妹从脚尖到脚掌,全都牢牢地踩在地面上,膝盖处竟然还有微微的弯曲……

    而他自己坐在自行车上,都只有半个脚掌可以踩到地面。

    曾诚纳闷,小学妹虽然很高,但是他自己身高178,站在一起,感觉自己还是要比小学妹高上那么三四公分的。

    然后曾诚低头看了一眼上身和腿五五分的身材,又看了一眼小学妹黄金分割比的身材,难过地发现——

    小学妹的腿,比他自己的腿长很多啊qaq

    作者有话要说:  随机抽100条红包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