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不会赶尽杀绝,但不让她付出点代价,那他的小锦的委屈就白受了,这次杀鸡儆猴也就没有意义。『『

    双方实力悬殊,知道是傅瑾城这边出的手,对方连反击都不敢,怕再度惹怒傅瑾城,到时候他们再想挽回损失,就更不可能了。

    他们家老一辈的也有一个还算聪明的人,也能屈能伸,找了个机会,老人家亲自上门道歉,可谓诚意十足。

    傅瑾城要达到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也就不跟对方计较了。

    虽然如此,但对方损失还是很严重,身家直接缩水了一半。

    经过傅瑾城这一闹,这件事很快就传了出去,傅瑾城想要的杀鸡儆猴的效果也就到达了,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敢再做出一些自以为是的事来。

    当然了,这都是后话了。

    傅瑾城和高韵锦年初二开始,就离开了傅家,回去他们那套复式房子去住。

    傅瑾城这边的公司之前还遗留下了一些小问题,还没到法定上班时间,傅瑾城就开始着手处理公司的事了。

    年初五的时候,他心里有了一个计划,在整理资料的时候,发现计划的用地还是少了点,打算把附近的地都买下来,扩大开发。

    计划好了之后,就让蓝秘书去联系人。

    正好,旁边那部分的商用地在另一个地产商手里。

    蓝秘书联系了对方,对方很快就点头同意,答应当天就跟傅瑾城一起商谈合作的事宜了。

    双方商量得很愉快,很快就确定了下来,打算到了法定的上班时间,两人再把合约给签了。

    在两人快谈完的时候,对方接到了一个电话,看到来电显示,对方来说有些尴尬,但也有几分不耐烦,掐断了电话,并没有接。

    他们谈的差不多了,傅瑾城看对方似乎还有事情要忙,也就不留对方了,让蓝秘书送人离开。

    合作商刚走出傅瑾城公司,手机又响了起来,这回他倒是接了起来,“林总?这么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电话那边的林父咬牙切齿的,暗想道:“明知故问!”心里有不满,表面上还是很客气的:“我听人说刘总最近跟傅瑾城走得挺近的,似乎跟他有合作的意向,不知是不是真的?”说完,不等刘总开口,又说:“我不是不相信刘

    总,只是太过紧张这个项目了,所以才打个电话来问一下,请你见谅。”

    刘总干笑一声:“确实是有这么一回事,林总你也是知道的,傅总眼光独到,傅总亲自找上门来,开出的条件还挺不错,我不心动也不行啊,所以林老弟,真的抱歉了。”

    林父打这通电话来,不过是试探一下,没想到直接坐实了,脸色都变了,偏偏还不敢得罪对方,憋屈的挂了电话。

    看林父的脸色,林家的其他人就明白结果了,林母还是不甘心,气恼道:“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是傅瑾城在故意针对我们?”

    这个项目,他们挺看重的,但就傅瑾城的身份,就有些不够看了,他们以为傅瑾城横插一脚,不过是见不得他们林家好,在故意打压他们林家人。

    林父烦躁的扒了下头发,“刘总说是傅瑾城亲自找上他的,不是故意打压我们,还能是什么?”“他简直是欺人太甚!”林母气得眼眸通红,那模样好像恨不得杀了傅瑾城似的,“当年小薰年少不懂事,做了点傻事,也是过去的事了,我们小薰也维持付出了代价,但他

    却依旧揪着这件事不放,一直打压我们林家,他难道是想逼死我们?”

    越说越气愤,林母猛地起身道:“不行,我得找他讲道理去!”

    林父心烦,大喝道:“够了,你还嫌不够乱吗?讲道理?你觉得他那样的人是能讲道理的人吗?”

    林母其实也不敢真的对上傅瑾城,坐在一旁生闷气。

    林以津抿着唇,什么都没说,只是眼神有几分冷意。

    “爸,妈,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连累你们了。”

    这时,楼梯口响起了林以熏的声音。

    “小薰,你……你什么时候下楼的?”也不知她听到了多少,林母知道自己女儿这几年压力很大,也很愧疚给家里带来了磨难,这些事他们夫妇两人压根不敢让她知道。

    林以熏没说话,林以津看她垂眸欲泣的样子,有几分心疼,“没了这个项目,我们还能找到别的项目,只是要付出一点努力而已,问题不大的,你不要多想。”

    “真的?”林以熏眼睛一亮,但又怕他们在安慰她,故意这么说。

    “真的。”林父忙应声,几人一致点头,努力安抚林以熏的情绪,林以熏似乎放心了下来,脸上才露出了笑容,上楼去了。

    剩下的几个人都谈了口气。高韵锦陪傅瑾城回来g市过年,也回来了差不多十天了,京城那边金如兰从高家那边搬了出来,虽然有她妹妹陪着她,但她还是有些担心她的情绪,在傅瑾城这边能空出几

    天的时间来时,她跟傅瑾城回去了京城。

    虽然平常聊电话的时候知道金如兰似乎过得挺好的,但她以为金如兰是为了让她放心,而故意这么说的。

    等他们回去了京城,见到了金如兰,他们才知道,原来金如兰确实过得很好,脸色红润,好像还胖了点。

    她有些惊讶,但也放心了下来。

    她能真的放下过去执着了二十多年的事情,她自然是替她高兴的。

    陪着金如兰走访 一些关系亲密的亲戚后,也快到法定上班时间了。

    当天刚闲下来,高韵锦正准备做一些工作上的计划,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是高进升的来电。

    她掐断了电话,没接。

    电话那边,高进升都快要气疯了。

    刚才他接到了很多电话,都在问他跟金如兰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真的要离婚,当然了,更多的是询问关于高韵锦和傅瑾城的事。他跟高韵锦在去年年末,跟金如兰闹离婚的时候联系过,之后就再也没有联系了,他哪知道高韵锦和傅瑾城现在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