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小时过去,宋涛送来了叶南弦想要的消息。
    叶总,凯瑟琳设计师五年前出过一场车祸,据说很严重,家人带着她出国治疗,一年多以后才回来。
    五年前
    叶南弦敏感的抓住了这个时间点。
    松涛点了点头,也有点疑惑,这时间点太巧了。
    五年前的什么时间
    三月十八号。
    宋涛说完这个数字的时候,叶南弦的脸色瞬间变了。
    三月十八号没有错吗
    没有。
    宋涛对叶南弦的举动有些诧异,他很少看到叶南弦这么不淡定的样子。
    叶南弦突然就笑了起来,笑得宋涛觉得毛骨悚然的,不过看叶南弦的脸色却好像十分欣喜。
    叶总,你还好吧
    我很好,非常好,从来就没有这么好过你继续去查,差凯瑟琳五年前那场车祸去哪个国家治疗了随行的人员都有谁,还有当年为凯瑟琳做手术的医生是谁这些我都要知道。
    叶南弦的话让宋涛有些微楞,不过还是很快的记了下来。
    是的,叶总,我马上去。
    宋涛起身离开了。
    叶南弦却再也按捺不住,连忙起身换上一套休闲服下了楼。
    他要去找沈蔓歌,就算她不肯承认,他也想去见见她。不为别的,就为了那双熟悉的眼睛,就为了心理那蠢蠢欲动的怀疑和念想。
    三月十八号
    那一天正好是沈蔓歌葬身火场的日子
    这么多的巧合叠加在一起,就绝对不是巧合。而沈蔓歌那张陌生的脸或许就是揭开这一切的根本。
    如果五年前,沈蔓歌变成了现在的凯瑟琳,顶替了凯瑟琳的身份生活又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叶南弦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
    他快速地下了楼,却看到楚梦溪带着叶睿正在一楼吃饭。
    爹地,你要出门吗
    叶睿看到叶南弦下来,特别开心,直接推开餐桌扑了过来。
    睿睿,你的手脏,别碰到你爹地的衣服。
    楚梦溪看到叶睿手上的油腻,连忙阻止,可还是有点晚了,叶睿已经扑进了叶南弦的怀里。
    看着怀里这个小豆丁,叶南弦那双冷漠的眸子总算有了一丝温度。
    他摸着叶睿的头,笑着说:我有事要出去一趟,今天是周末,怎么起的这么早
    我和同学约好了要去爹地的公司参观一下,爹地你能开车载我们去吗
    叶睿抱着叶南弦的大腿,仰着脸,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甚至带着一丝祈求。
    叶南弦看着他的脸,突然就想起了另一张脸。
    一张和他长了一双一模一样的丹凤眼的臭小子
    那臭小子看着天真浪漫的,却尿了他一脸,更是让他成了整个海城的笑柄要不是叶家的地位和权势在那里,尽快的压下了那个头条,还不知道现在他被议论成什么样子呢。
    怎么就想起那个臭小子来了
    叶南弦微微皱眉,脸色多少有些难看。
    楚梦溪一直小心翼翼的观察者叶南弦。
    五年前生下叶睿,为了不让孩子有心理阴影,叶南弦一直让叶睿叫他爹地,这也让楚梦溪觉得自己有一丝机会了,可是五年来,叶南弦对她一直很冷漠,只有在面对叶睿的时候才会温和一些。
    本以为叶南弦对叶睿的要求都会满足的,没想到今天叶睿提出这么个要求,顿时让叶南弦变了脸。
    她快步上前,一把将叶睿抱了过去,斥责的说:你这个孩子怎么那么不知轻重恒宇集团是你一个小孩子能随便带人进去参观的嘛万一泄露了公司机密,你担待得起吗
    叶睿被楚梦溪这么一训斥,立马哭了起来。
    叶南弦微微皱眉,冷冷的说:你训他做什么他是恒宇集团未来的继承人,去参观一下公司怎么了再说了,几个孩子,还能盗取了公司机密以后没事儿少训斥叶睿。
    说完,叶南弦直接从楚梦溪手里抢过了叶睿,揉着他的头发说:赶紧去吃饭,吃了饭爹地开车带你过去,你的同学在哪里等你我和你一起去接他好不好
    好爹地最好了
    叶睿破涕而笑,吧唧一声在叶南弦的脸上留下了一个油腻腻的吻,不过叶南弦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眼神温柔的让楚梦溪嫉妒。
    如果他能这样看她,她就是死了也甘愿啊。
    南弦,不如我也跟着去吧,睿睿还小,总要人照顾的,我是他妈咪,我跟着他能够好点。
    楚梦溪连忙开口,甚至带着一丝跃跃欲试的欣喜。美女小说 ”” 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