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萧与柳元几乎同时喊了出来,不但惊了那潇潇姑娘,同时也让上官沫有些惊讶。

    这上联其实是他师父无意间得到的,当她第一次看到这上联时,心中无比震撼,因为那长联里的蓬勃大气,那字里行间的洒脱,让上官沫始终无法理解和驾驭。

    所以她才会将这长联拿出来,算是与大家分享一下,其实她并不相信有人会对出这长联,因此才给了她爹,让他用来给自己选婿之用。

    当然,如果真的有人能工整的对出此联,或许她心中的那个人也就真的出现了,那何尝不是更好。

    然而看这说话的两人,一人上官沫自然认识,就是那不学无术,大字都不认识几个的柳元,再看他边上坐着的简毅飞,上官沫自然不用想也知道,定是简毅飞对的对子让柳元来念。

    潇潇见站起来的是柳元,他身边还站着简毅飞,心中不免一阵的厌恶。

    “上官姐姐,你可不能让这家伙过啊,他这人身上有一股非常难闻的味道,稍微出一些汗就会出来,呛死人,那次与这家伙同床一夜,我觉得我这一个月都没什么胃口吃东西。”

    上官沫回过神来,咯咯笑道。

    “你这妖精,这些男人为了与你一夜的情愫都已经下了血本了,你还挑上了。”

    潇潇闻言,脸上不仅没有羞涩,反倒是攀爬上一丝傲骨之气。

    “哼,男女之事本就再平常不过了,为何男人可以三妻四妾享齐人之福,而我们女人便只能受之一人?”

    “像我这样将这些男人玩弄于股掌之间,让他们为我而狂不是更好。”

    说着,潇潇却把目光投向了下面的杨萧,发现这人长得的确非常斯文,而且相貌堂堂,算得上一位帅哥,但就是这身行头稍差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