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幽幽缩着肩膀,哪里还有半点上午在风娱打叶漫茹时的气势,在顾瑾寒面前她就是一只懦弱的小.白兔。

她绞着手指,弱弱地解释:“没有,我早上不是去见孙辰新,刚才和孙辰新打电话只是……嗯……”

早上的事情好解释,但是刚才和孙辰新通虽然不是特地约好下次见面,但是也差不多,这个叶幽幽就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毕竟顾瑾寒不止一次“警告”她不准和孙辰新走太近,要是他知道自己和孙辰新还有往来,肯定会很生气。

顾瑾寒逼近她,追问:“只是什么?”

叶幽幽低下头,小声地开口,“没什么,过两天我要回一趟叶家,正好那天是叶漫茹的生日,她邀请看孙辰新,所以那天他也会去叶家。”

再三思量下,叶幽幽还是选择说实话,以她的经验,在顾瑾寒面前说谎代价太大了。

顾瑾寒剑眉微微拧起,这只蠢兔子,叶家都不要她了她居然还想着去叶家。

他冷嗤一声,“去叶家?给你那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过生日?向你父亲求和?”

叶幽幽蓦地抬起头,就看见顾瑾寒一脸讽刺地盯着她,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一样。

她的心被他的眼神狠狠地刺痛。

在他眼里,她就是这么傻的一个人吗?

叶幽幽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顾瑾寒,我……”

顾瑾寒捏住她的下巴,脸上带着不容抗拒的霸气和威严,“叶幽幽,叶家在我面前算个屁,作为我顾瑾寒的妻子,我不允许你委曲求全做出有损你身份的事情,顾少夫人这个身份足够你有底气去面对叶家。”

叶幽幽盯着他的寒眸,有那么一瞬间地失神。

他的意思是,他愿意做她的后台,在她身后为她撑腰吗?

刚刚还觉得十分委屈,在听完他这一番话后,心里莫名地流过一阵暖流。

“听清楚了没有?”见叶幽幽傻傻地盯着自己不说话,顾瑾寒冷声问。

叶幽幽呐呐地点头,忽然拉住她的手臂,问:“那……那一年后呢?”

一年后他们的合约也就到期了,到时候,他还愿意做她的后台吗?

顾瑾寒英俊的眉毛皱起来,她注视着叶幽幽渴望的眼眸,淡淡地勾了勾唇,“到时候再说。”

叶幽幽:……

叶幽幽一阵落。

她放开顾瑾寒,扁着嘴一脸委屈地坐在沙发上,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咬了咬唇,然后仰起头看着他,开口,“我只是去叶家拿东西而已,什么求和什么给叶漫茹过生日都是不可能的。”

顾瑾寒单手插兜,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这副样子,这才发现自己好像误会她了。

可是,谁让这只蠢兔子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他面前维护叶家。

他伸出手,温热的手掌覆在她的头顶,轻轻地揉了揉。

“晚上约了牧南枫和赵逸吃饭,要一起去吗?”

“嗯?”叶幽幽疑惑地盯着他。

他和牧南枫赵逸约了一起吃饭,要带她一起去?

顾瑾寒挑眉,等着她的回答。

叶幽幽反应过来,蹭地一下站起来抱住他的胳膊,“要去,要去。”

这还是第一次顾瑾寒主动带她和他的朋友一起吃饭,这样的机会,叶幽幽怎么能放过。

她顿了一下,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我要不要换一身衣服?”

“不用。”顾瑾寒的目光从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眼,“这样很好。”

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叶幽幽赶紧跟上。

大概半个小时后,车子在一家私人会所停了下来。

叶幽幽跟着顾瑾寒从车上下来。

会所的前台见顾瑾寒走进来,连忙上前恭敬地打招呼,然后领着他们往包间走。

叶幽幽一看就知道顾瑾寒是这里的常客。

进入电梯,很快到达包间。

叶幽幽以为包间里只有赵逸和牧南枫,谁知道一推开包间,就看见里面围坐着五个男人,除了赵逸和牧南枫以外还有三个她不认识的男人。

不知道他们刚才在谈论什么好笑的事情,包间的门一推开,就听见里面传来一片浩豪放的笑声。

看见顾瑾寒他们进来,包间里的人都站了起来,打招呼。

“老大。”

“老大来了。”

“哎,小.白兔也来了,快请坐快请坐。”

叶幽幽跟在顾瑾寒身边,客气地笑笑。

赵逸拍了一下顾瑾寒的肩膀,“老大,你也太不靠谱了吧,今天二哥的生日.你也能迟到,不管啊,待会罚酒三杯。”

顾瑾寒邪邪地挑了一下眉。

叶幽幽看向牧南枫,他穿着一身随意的居家服,看样子似乎比顾瑾寒还要大一点。

她和牧南枫倒不是很熟,只是见过两次。

叶幽幽朝她笑笑,有些不好意思,“原来今天是你的生日啊,抱歉,没带礼物。”

牧南枫无所谓地挥挥手,“自己人不用见外。”

话落,就听见另一个人兴致冲冲地开口,“老大,你不给我们介绍一下嫂子?”

顾瑾寒淡淡地走到圆桌的边,为叶幽幽拉开椅子。

叶幽幽脸红着走过去坐下。

顾瑾寒站在她身后,一只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声音平稳无波,“我夫人,叶幽幽。”

我夫人……

叶幽幽抬起头看他,嘴角泛起甜甜的笑。

“楚旭阳,北燃,阿刁。”顾瑾寒一一向她介绍。

叶幽幽礼貌地笑笑,打招呼,“你们好。”

“嫂子好!”

三个人异口同声,豪爽地叫道。

“啧啧,我还是第一次见老大这么温柔地对谁。”

“老大你也太不仗义了吧,偷偷结婚也不通知兄弟们,要不是阿沐来f国我们听他说起,咱们现在还不知道。”

“就是,老大,你也太不把我们放心上了。”

顾瑾寒在叶幽幽身边的位置坐下来,修长的食指敲了敲桌面,嘴角挂着随意的笑,“是我的不是,待会儿自罚三杯。”

赵逸插嘴道:“三杯哪里够,至少三十杯。”

“就是,就是。”一群人跟着起哄。

叶幽幽看了眼牧南枫,浅浅的笑道:“今晚的主角不应该是牧南枫吗?”

楚旭阳挤眉弄眼地看着顾瑾寒,“哟,嫂子心疼老大了,哈哈,阿沐今天肯定逃不了,但是老大也别想逃,我们好不容易才有得到机会,怎么能轻易放过他,哈哈。”

赵逸可没忘记自己被叶幽幽喝趴下的事情,开玩笑道:“你放心,老大酒量好,三十杯,醉不倒他的,再说了就算老大喝趴下了不还是有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