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打谁?什么抢吃的?

    花子的话萤草明明可以听懂,但是放在一起就让她有些莫名其妙。

    花子上次说的梦话明明那么简单粗暴,一目了然,萤草还指望这次再偷听到一些关于花子身世的事情。

    这孩子大概是痛糊涂了吧。

    萤草休息了一会儿,就急忙背着花子回桃源乡了。

    说不定桃花妖姐姐会有办法缓解一下花子的症状,她可是拥有能让妖怪起死回生的神奇能力。

    ——————————

    "你的意思是,那个神秘商人在你们身上安放了御魂,花子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桃花妖听到御魂二字后脸色一变,站在窗口确认了好一会儿周围并没有妖经过,这才关门闭窗,来听萤草描述她们今天的经历。

    萤草点头:"千真万确。"

    桃花妖不明白:"御魂可是那么珍贵的东西......"

    当初她们都被这个神秘奸商狠狠坑过一次,一身阴阳师粗制滥造的御魂,需要五千勾玉。

    对方信誓旦旦的说这是打了折的,姑获鸟将信将疑也就同意了,毕竟五千勾玉,是她们半年的工资。

    还好姑获鸟聪明,没有把奸商放走,果然,只有桃花妖身上的树妖勉强能看,姑获鸟身上的针女是真的毫无用处,除了增加血量。

    后来神秘奸商还是打折了,被姑姑打到骨折,这才老老实实的交给姑姑几套能用的御魂。

    当然,还是要加勾玉的。

    她就不相信那一毛不拔的奸商会白送好东西给这两个小姑娘,除非脑子给驴踢坏了。

    不过看萤草的情况,她们真的像是拣到天上掉下的馅饼。

    桃花妖仔细检查了一下花子:"嗯,没有大碍,就是副作用有点大,静养几天就好了。"

    花子表示自己真的不像没有大碍的样子啊桃花姐姐,如果是平时的她早就冲去抓住神秘奸商然后把他的屎都打出来了。

    但是这时的花子疼的说不出话来,虽然早就在萤草的背上颠醒了,还是皱着眉头在床上哼唧。

    来个谁把花子打晕吧,花子好难受qaq

    桃花妖挺好奇花子身上是什么御魂,不过看咒印倒是看不出个所以然来,还是要看等使用过才知道。

    "桃花姐姐,为什么我们不能让别人知道这件事?"

    萤草按照桃花妖吩咐的,隐藏好手腕上的咒印后,有些奇怪。

    "因为御魂本来就是极其稀缺珍贵的宝物,有些妖怪,既买不起,也不想做式神为阴阳师卖命,就铤而走险去抢夺别人的御魂。"

    桃花妖顿了顿:"你要知道,御魂镶嵌在手腕上,那些妖怪抢不到,就会想尽办法把你的左手卸下来。"

    萤草吓的一缩脖子:"萤草绝对不会让那些妖怪知道的。"

    太,太可怕了,和诱拐未成年少女的人贩子一样可怕。

    桃花妖也不是故意吓唬萤草的。

    会治疗的妖怪本来就很少,桃花妖一直都小心翼翼的不敢让别人知道自己还会复活别的妖怪。

    当初有些阴阳师发了疯一般想让她和樱做自己的式神,眼看就要强行达成契约。

    后来还是姑获鸟帮了她们。

    听书翁说这次的任务有些棘手,樱在修复结界的时候遇到了姑获鸟,就求了半天,跟着她一起去了。

    有樱陪着姑获鸟,桃花妖和书翁都放心了许多。

    ——————————

    花子在床上一躺就是半个月。

    期间萤草天天都来看她,给她治疗,还给她带来了好多草莓大福作为补偿。

    所以,半个月的修养时光里,花子印象最深刻的还是香喷喷的草莓大福。

    ......还有每天都拱在花子怀里睡觉的山兔,软软的一小团,抱起来心都要化了。

    萤草本来不想让山兔打扰花子的,但是见花子也坚持让山兔留在一起,就没有过多阻拦。

    ——以至于每一天山兔都会非常习惯的去爬花子的床。

    明明之前还在害怕花子把她做成□□肉呢。

    花子这天总算是可以下床了,在她确定自己的两条小短腿已经不再打颤发软的时候,立刻就冲出去绕着桃源乡跑了两圈。

    拦都拦不住。

    "年轻真好啊。"

    给一群熊孩子上完课,好不容易有了点休息的时间。书翁坐在树下乘凉品茶,结果看见一个小小的女孩风风火火的从他身边跑过,这样感慨道。

    "重新活过来的感觉真好。"

    花子一本正经的对萤草说。

    "难道...花子的御魂提高了花子奔跑的速度吗?"萤草好奇。

    "不,我单纯的就是想跑跑步。"

    萤草默:"那...花子知道自己的御魂是什么吗?"

    花子托腮:"是...一只狗吧,被打的时候会嘤嘤嘤的叫,和小奶狗差不多。"

    "狗?"萤草更奇怪了,为什么花子会觉得御魂是一只狗?

    "萤草的御魂应该是一个小女孩。"花子凑到了萤草的面前仔细端详着她的眼睛:"看起来很温和,应该是有守护能力的好孩子。"

    萤草震惊了。

    花子她...居然能够感应到御魂的生命形态吗。

    不,应该说,御魂居然是有生命的吗?

    "花子可以和它们交流?"萤草试探性的提问。

    "可以的话我就不用在床上躺这么多天了..."花子的表情一下子就委屈了起来:"不过,如果是师傅的话,可以自己试一试。"

    "怎么试?"

    "在梦里与她交流。"

    ————————————

    萤草其实不太相信花子的话,她觉得她们身上的御魂应该是阴阳师制造出来的东西,只能增强能力罢了,怎么可能会有生命?

    但是看着花子一副认真的样子,萤草还是没有反驳她,推着她去展示一下自己的御魂。

    萤草的御魂能在治疗时顺便增加一个短暂的结界,能力还是一目了然的。

    花子憋了半天也没反应,她想了想,对萤草说:"说不定我身上的御魂像姑姑一样,要战斗时才能体现出来呢?"

    萤草一想也是,不过这桃源乡里一向安逸,找谁来陪花子打架?

    御魂的事情最终不了了之。

    "也许我可以去找那个奸商,把他往死里打,报草莓大福被抢之仇。"

    "这个还是算了吧..."

    ————————————

    花子后来还是被桃花妖拎着去听书翁的课了,理由是既然伤好了就不要再偷懒。

    花子很难受,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是很讨厌上课的,但是如果不去上课的话说不定桃花妖姐姐会生气,以后就不给她做和果子了。

    为了和果子,花子还是撅着嘴乖乖的坐在了座位上。

    山兔是花子的同桌,她比花子的体型还要小一点,坐在板凳上,短短的腿挨不了地,一晃一晃。

    山兔本来想把山蛙骑进来,结果被桃花姐姐威胁要断她半年份的胡萝卜,现在有些闷闷不乐。

    书翁还没有进学堂,教室里有些不安分的小妖怪正跑来跑去。

    花子好奇的观察着自己的同学们,有长着两只尾巴的猫妖,也有一对外貌很相似的鸟妖,看起来像是兄妹,还有...

    "你就是花子吗?"

    花子回过头,看见一个老大的水缸。

    "......?"

    "这里这里!"水缸口探出一个小姑娘的脑袋,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花子。

    "人鱼...吗?"花子犹豫不决的问。

    "我是鲤鱼精啦,不能长时间离开水,以后多多关照哦。"

    鲤鱼精朝花子吐出了一个水花,花子被她的活泼感染到了:"嗯,多多关照。"

    花子的同学看起来都是好孩子。

    花子很喜欢他们。

    ——————————————

    书翁教他们识字时,花子正望着窗外发呆。

    姑姑已经出门快一个月了,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花子很想念姑姑,她在这个世界第一喜欢的是娘亲,可是娘亲不在了,现在花子最喜欢的是姑姑。

    不过,姑姑出门到底是为了什么?

    待在桃源乡,和大家待在一起,难道不好吗?

    书翁发现小姑娘在走神,踱步到她面前,不轻不重的敲了敲她的脑袋提醒。

    花子回过神来,乖乖坐正了。

    前脚书翁刚走,后脚坐在花子前面的二尾猫妖就幸灾乐祸的看着花子吃吃的笑起来。

    花子......她看了对方一会儿,伸手去撸她毛茸茸的尾巴。

    "你干什么喵!"九命猫炸毛了,她最不喜欢别人碰她的尾巴。

    花子因为九命猫不善的态度有点难过,只好讪讪的收回手。

    "哼。"

    见到花子还是挺识相的,九命猫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哼了一声。

    "对不起哦小猫猫,花子下课去河里捉鱼给你吃。"

    花子小声的说。

    "我要两条!"

    九命猫想了想,还是傲娇的回复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