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认为我来自氪命?”叶萧无语了。ωヤノ亅丶メ....

    “电影里不是说超人的故乡来自氪星吗?”

    斋藤飞鸟看着身旁漂浮的如同棉花糖般的白云,辛勤扑扇着洁白羽翼的鸟类,还有下面如蚂蚁般的城市森林,原来飞翔是一件如此惬意的事。

    “我来自华夏,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地球土著。还有,不要把一个靠太阳能发电的外星人和我比,美帝电影里所宣传的个人英雄主义真是虚伪而又让人恶心。”

    “尼桑一定是一个很有正义感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有可能成为一名超人,就像一拳超人里面的光头,正是他拥有想要成为英雄的梦想,通过拼命锻炼,打破了物种应有的界限器,虽然失去了头发,可是最终获得了最强的力量。”

    在斋藤飞鸟的印象里,通常超人=英雄。

    所有的文艺作品都是这么给人洗脑的,即使里面有反派超人,最终都被正派英雄打倒。

    邪不胜正,正义一定会获得最终胜利。

    像这种超级英雄类作品通常都脱离不了主流价值观,符合大部分人价值观的作品才可以在商业上利润最大化。

    但叶萧不是文字作品里的那种超人,如提线木偶般操控在作者的笔下,输出各种各样符合有关部门以及投资商利益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有血有肉,有自己的*和弱点,他也需要吃饭拉屎,也同样需要女朋友。

    因为穷怕了,所以在成为超人的第二天就去抢银行。

    看到叶萧不说话,斋藤飞鸟还以为他默认了。

    “尼桑是怎么成为超人的?被蜘蛛咬了一口?”

    “被泰迪咬一口是不是会成为泰迪侠?”

    叶萧无语了。

    飞鸟有些脸红,但依然锲而不舍,“那是不是像光头琦玉那样,每天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100个深蹲,跑步十公里......夏天冬天都不开空调?”

    ......

    “要不你试试?”

    “我才不试呢,一身肌肉丑死了,又不是你们男孩子。”

    “要是通过锻炼就可以像漫画里面打破人体限制器成为超人类,那些健身房里面每天吃蛋白粉的家伙岂不是都要成神了。”

    叶萧真是服了这个小丫头,问题怎么这么多。

    “那尼桑是怎么成为超人的?”

    “这个———”

    叶萧冷汗。

    “那应该是尼桑的秘密吧,是我问得太多了,不好意思啊。”

    ......

    叶萧有些憋闷,不是不愿意与她分享成为超人的秘密,但问题是———

    猴哥是拜师菩提老祖才成为孙悟空的。

    超人克拉克肯特是外星人。

    都敏俊也是外星人。

    闪电侠被雷劈。

    绿灯侠妻子出轨。

    钢铁侠、蝙蝠侠高富帅,氪金砸装备。

    绿箭侠吃了口香糖。

    神奇女侠是奥林匹斯众神之王的私生女。

    人家蜘蛛侠好歹被蜘蛛咬了一口。

    他呢?撸完睡了一觉,清晨醒来就成了超人,说出去谁信?

    谁信?

    “我有点晕。”

    “那好,咱不飞了,飞太久我也有点累。”

    叶萧面色苍白,每天睡了吃吃了睡,有点体力不支。

    “超人也会累?”斋藤飞鸟大感不可思议,她掐了掐叶萧的胳膊,满脸困惑。

    “尼桑,为什么你没有肌肉?”

    ......

    叶萧心里一万头你*,是谁告诉你超人一定要有肌肉的?

    “我还没发功......”

    “发功就有肌肉了,斯国一,战斗的时候会切换另一种形态吗?”

    “大概是的。”

    叶萧汗颜,不行,为了维护超人美好的形象,明天开始就不能睡懒觉了,他得去健身,去吃蛋白粉。

    不能给超人抹黑啊!

    寻了个比较偏僻的角落,叶萧带着小飞鸟迅速下降,刚好是一所中学附近。

    两人从巷道出来,就看到好几个中学生聚集在墙角不知道做什么,几个人围着一个人。

    叶萧视而不见,校园欺凌,司空见惯。

    可是胳膊被人拉住,“超人哥哥,他们欺负人!”

    “关———”

    “关我什么事”这五字差点脱口而出,在一个笑贫不笑娼,老人摔倒了也不敢扶,三千万光棍没钱娶不起老婆,见义勇为的后果让英雄们血冷的年代。

    作为死宅的叶萧,没有半点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兴致,这点在他成为超人之后也没有半点改变。

    惯性的力量无比强大,并不是一时半会可以改变过来的。

    “尼桑,他们打人,我们快过去救人。”

    斋藤飞鸟不假思索地冲了过去。

    多么纯真正直的少女啊!

    这一刻的叶萧多少有点感动。

    “你们别打了,不然我报警了!”斋藤飞鸟拿出手机警告。

    那四五个欺负人的男学生转过头来,发现是一个卡哇伊的少女,脸上露出嘲讽的表情。

    “你是......斋藤飞鸟!”

    很明显,偶像被人认了出来,其中一名学生惊喜地手指着她。

    其他几个学生也是面面相觑。

    谁也没想到会在这种场合下见到一名女偶像。

    “算了,下次再说。”

    “这次算你走运。”

    ......

    几名作恶的学生瞥了一眼斋藤飞鸟以及她背后的那个男人,心有不甘的离去了。

    “你没事吧?我送你去医院吧!”斋藤飞鸟看着那少年脸上红肿的巴掌印,校服上的污迹,心里很难受。

    “阿里嘎多,我没事,谢谢姐姐。”学生鞠躬表示感谢,然后就那样径自走了。

    斋藤飞鸟很惆怅,明明救了人,为什么却没有半点成就感。

    叶萧什么话都没有说。

    因为他们明白,那个少年还会被打的。

    做出租车回去的路上,斋藤飞鸟悒悒不乐。

    “你是不是怪我没有出手?”

    “你应该给他们一点教训的,那样他们以后就不敢欺负人了。”

    “那他以后呢?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指望希望别人来救他吗?”

    “至少帮一次算一次,可是尼桑你什么都没做。”

    斋藤飞鸟有点失望,她心目中的超人不是这个样子的,路见不平却袖手旁观。

    叶萧很郁闷,是谁规定了超人一定要见义勇为的。

    但他还没有想到自己错过了一次绝佳的机会,女人不管年龄大小都是崇拜英雄的。

    大话西游里,紫霞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踏着七色的云彩来娶她。

    叶萧不懂这个,所以他现在还是单身。

    他现在只是超人,却还不是英雄。

    单是超人只是匹夫之勇,单是英雄大几率牺牲。

    超人+英雄=超级英雄

    所有人都崇拜超级英雄,无论男女,无论老少。

    叶萧不明白这一点,所以他现在还是单身狗。

    他依旧还停留在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的古老窠臼里。

    但他总有一天会明白的,因为音浪太强不晃会被撞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