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里。

    洛云初单手拄着下巴,昏昏欲睡的看着电脑上的邮件。

    “洛小姐,您的咖啡。”这个时候突然一个好听的声音响起。

    洛云初被吓了一跳,脑袋“当——”的一声磕到了桌子上。

    “天,洛小姐你没事吧!?”

    小姑娘顿时吓得脸色苍白。

    洛云初疼的呲牙咧嘴,揉着脑门缓缓的抬起头,眨巴了两下眼睛,看清了面前的女孩,有些眼生的很。

    “你是?”洛云初捂着额头,不解的看着女孩。

    她的小办公室里除了莫雪以外,其他人都是禁止入内的,所以眼前这个小姑娘是哪里冒出来的?

    小姑娘红着眼睛,战战兢兢地的道:“我、我是您的助理,莱恩特助让我来的。”

    “助理?”额头上的疼痛渐渐好转,洛云初松开手,有些茫然的看着她,“我有助理啊,并且我平常处理的事情你又帮不上,不需要这么多人的。”

    小姑娘看着洛云初弱弱的道:“可是莫雪小姐已经离职了,刚刚离开的。”

    “什么?!”

    洛云初吃惊的从座位上站起身子,不小心的打翻了桌子上的咖啡,滚烫的咖啡浸湿了桌子上一大摞的文件。

    莫雪离职了?

    好好的怎么突然离职了?

    小姑娘被她惊讶的样子吓了一跳,尤其是看到那桌子上湿哒哒的文件,脸色更是惨白。

    她怎么这么命苦啊,才调过来就惹了大祸。

    想到来之前遇到的那几个同事和她说的话,心里就一阵的发寒。

    趔趄的后退几步颔着下巴道:“我、我也不是很清楚。”

    看着面前快要哭出来的小姑娘,洛云初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温言细语的道:“你别害怕,别害怕哈,我很温柔的,诶诶——你别哭啊!”

    洛云初急忙地从办公桌后面绕过来,看着偷偷抹眼泪的小姑娘,抽了下嘴角。

    她有那么可怕吗?

    “那个、那个你别哭。”

    她这个人最受不了的就是有人哭了,尤其对方是个这么卡哇伊的小姑娘,这梨花带雨的让她好有罪恶感啊。

    “洛、洛小姐,我是不是哪里做错了?”女孩声音沙哑鼻音浓重。

    “啊?没没有啊,你还没有做什么呢,怎么就做错了。”洛云初一脸懵逼。

    这莱恩给她调来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是作甚?

    这一言不合的她还要哄她。 看着抖动着肩膀的女孩,洛云初叹了一口气,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轻拍她的后背语气慈祥:“你别哭,这世上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你以后当了我助理,我保证你吃香的喝辣的,绝对没人敢欺负你。好了

    好了哈~”

    小姑娘似乎是被她的温暖感化到,渐渐的息了声,抬头用着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她,看的她都有捏她小脸调戏的冲动了。

    “咳咳!”

    洛云初急忙地松开她,退后几步不自在的道:“我去找莱恩,你在这里随便的坐坐,一会再聊。”说着慌忙的跑了出去,生怕她再哭。

    小姑娘吸吸鼻子,看着洛云初的背影歪了歪头,“这个未来的老板娘不凶啊,为什么原先的同事都说她为人嚣张蛮横不讲理,总裁还因为她把美丽大方的莫小姐赶出了公司?”

    夏冉冉迷惑了。

    ——

    洛云初一路小跑到白沉的办公室。

    白沉正在批阅文件,听到声音从文件里抬起头,看到上气不接下气的她,不由的笑道:“后面有野兽追你吗?跑的这么急?”

    野兽没有,爱哭鼻子的小姑娘倒是有一个。

    洛云初反手带上门,然后走到他的对面,气息不稳的道:“莫雪怎么突然离职了?”

    “她是莫家的大小姐,未来是要接管莫氏的,你现在已经能独自处理叶家的事,也没有她的用武之地了,自然是要回莫氏的。”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她还是觉得莫雪离职离的有些突然。

    “可是……我有些事情处理起来还是很吃力,莫雪离开了,我万一要是做错了怎么办?”

    “放心不会有事,经过你手的项目方案都是要经过夜殇的手,有他的把关,叶家出不了问题。”

    洛云初松了一口气:“这样啊。”

    白沉看着她的样子眸子深了深,放下手里的钢笔,对她招了招手道:“过来。”

    “哦。”

    她走过去,白沉很自然的牵着她的手将她抱到了腿上,看着她因为跑而泛红的小脸,揉了揉她的脑袋柔声问道:“累不累?”

    “还行吧。”以前在警校一口气跑一公里都不带喘的,自从被白沉圈养在公司后,她倒是懒惰了不少,这几步就气喘吁吁了。

    白沉眸子里满载柔情,体贴的道:“要是觉得乏,就在我办公室的休息室里睡一觉?”昨晚他要的有些太狠了。

    “不用……我想和你说个事情。”洛云初环着他的脖子一脸正经的看着他。

    白沉被她这么认真的眼神弄的一愣,应道:“嗯,你说。”

    “我想自己挑个助理。”

    白沉挑了挑眉,“怎么,莱恩帮你选的你不满意?”

    洛云初汗颜,小姑娘长的倒是好,可是动不动就哭很受不了。

    “enmm……我想自己挑个。”

    “公司里的所有女性职员你都可以选,如果没有顺眼的,那就需要重新招人,会要一阵子时间。”

    洛云初试探的问道:“你不觉得我很麻烦吗?”

    她都觉得她自己事多了,可是他倒是每次都宠着她,虽说平时喜欢管着点,不能爆粗口和抽烟喝酒,但相比他给的宠爱,这些管教又何尝不是一种爱护呢?

    “不麻烦。”

    “真的?”洛云初眯着眼睛问道。

    看着洛云初非要问出个所以然的样子,他沉思了下,蓦地嘴角勾起一抹邪气的笑容,“如果你每月18号的亲戚不来的话,我真的觉得你一点都不麻烦。”

    “……”

    她就不应该期望他能说出什么煽情的话!

    ——

    洛云初爆红着脸颊从白沉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然后走到自己的办公室,发现那个小姑娘正忙活着。

    桌子上原本被她弄得凌乱的文件,全部都规规矩矩有顺序的排列开,并且她还发现窗台上那些被咖啡弄湿的文件也正在晒着。 别说,这个小姑娘除了好哭以外,还挺激灵的,做事也挺利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