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想到他也知道不死梧桐。

    不过那东西,她只想过给凤落尘。

    “对不起,不死梧桐我要了!”夜清漪觉得有些抱歉,这是其他玩意儿的话,或许她就让了,但是不死梧桐她却势在必得。

    “你有什么条件可以开出来。清漪,过去,我于你也是有恩的!”他不想狭恩威胁。

    只不过,夜清漪要这不死梧桐,让他有了几分的不痛快。

    觉得对方其实是在敷衍。

    夜清漪摇了摇头:“抱歉,容公子对我有恩,我一直都记在心上。我也一直想要报答容公子,不过我并没有打算以不死梧桐作为交换,这个东西对我十分的重要。”

    夜清漪不肯让让他十分的恼怒。

    “你一定要如此吗?”他再一次确认道。

    “得罪了!”夜清漪此刻看到了战蒹葭苍白的脸色。

    心里头对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有一些疑惑。

    明明战蒹葭和容恒之间的关系十分暧昧,不亚于自己和君长渊。

    只不过不知道为何这一次在她看来,容恒似乎就没有把战蒹葭当成自己的心上人来看待。

    接触到夜清漪的目光,战蒹葭没来由地有些虚心。

    毕竟这炼神决,还是当初从她那边得到完整的前半部。

    虽说如今已经有些不够用了,但那确实是夜清漪给的。

    不过这个念头也是一闪而过,战蒹葭很快的别开了视线。

    “我说过,我需要不死梧桐,夜清漪本来我是十分欣赏你的,甚至想过让你取代蒹葭的位置,成为容家的少奶奶。不过你让我失望了。”

    容恒看着夜清漪觉得有些可惜。

    只是夜清漪整个人都愣住了,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

    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厚颜无耻的人。

    战蒹葭在他的面前,他就如此堂而皇之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岂不叫人寒心?

    果然,战蒹葭的脸色不大好看,手中的拳头也攥得紧紧。

    虽然她和容恒之间最初也不过有一些相互利用的意味。

    但是,对于容恒她也是交付了几分的真心。

    却没有想到,自己在他眼中终究不过是一个可以替代的玩意儿。

    “你真的是卑鄙!”夜清漪此时都有些忍不住同情战蒹葭了。

    自己当初怎么也没有想过如此风度翩翩倜傥风流的人物竟然会是这样的人渣。

    容恒到底是干事实的人,当下没有任何的迟疑就对其他的三个长老说道:“先把这只雄鸟抓住,抓不到活的,死了也行!”

    只要不死鸟有一只就足够了。

    “这个人十分的强势,清漪,眼下我们该怎么办?”

    连箐,褚单他们都围绕着夜清漪。

    “清漪,我会帮你的!”秦少仪说道:“大师姐,要不我们给宗门发送一个信号吧!”

    他们再傻也知道此刻是遭遇到了危险。

    夜清漪点了点:“多谢!”

    她也意料到了容恒即将要做的事。

    这个人真是够卑鄙的,如果他杀了雄鸟,那么雌鸟估计也不会独活了。

    就跟之前,雄鸟以为雌鸟要被夜清漪杀死一样,就拼了命地想要杀了他们。

    如果不是夜清漪先降服了雌鸟,也许早在之前,他们就招受不住雄鸟的怒火,继而死了。

    雄鸟和雌鸟的感情是真好,上千年年的时间,彼此相互依偎,相互扶持不离不弃。

    很难想象,若是一方死了另一方会怎么样?

    所以,夜清漪是绝对要避免这样的事情发生的!

    小蛇不断喷洒出毒液,猩红的舌头转动打出滋滋的声响,碧绿色的眼睛十分的阴毒。

    蛇尾摆动间整个山洞仿佛地动山摇一样。

    虽说如今小蛇的实力也不过大武师三四重境左右,但是它喷洒出来的毒液,却让人有些难受,虽然不至于就把武王强者毒死了,但这些毒液是能够影响到他们的操作。

    而在这一刻,连箐放出来的自己的本命灵兽一只紫鳞鹰血红色的眼睛,高大的身躯,和身上宛若鳞片的羽毛散发着紫色的光芒。整只紫鳞鹰从封印手环空间出现之后,浑身就散发着高贵冷艳的气质。

    这只紫鳞鹰比起小蛇的实力还要强大,它一出现就加入到了战斗。

    紫鳞鹰的骨纹有着上古祖先的传承,所以其成年的紫鳞鹰战斗力十分的威猛。

    尤其是骨纹的加成,几乎在战斗中感觉不到疼痛,波又一波猛烈的攻势,让人防不胜防。

    至于褚单拿出来的灵兽比起紫鳞和小蛇而言外表显得就没那么好看了。

    因为他拿出来竟然是一只灰色的带着长长獠牙的鼠类。

    这种长齿鼠体型也较小,正面战斗可能不如其他的灵兽。

    然而它有一个优点,那就是可以遁地。

    无形之中就挖出了一个大坑,而且方向就到达了敌人的脚底下,尖锐的牙齿就那么咬住脚板…

    那感觉定是十分的酸爽。

    长齿鼠在战斗中虽然不如其他灵兽威风,但绝对是十分难缠的灵兽。

    他们二人纷纷拿出了自己的灵兽加入战斗,自己本身也没有闲着。

    至于秦少仪,他的本命灵兽比方已经被夜清漪给射穿了。

    没有灵兽,然而作为青云宗掌门人之子。

    保命的手段依旧是一个接着一个的。

    他手中有一只符兵。

    金色的符纸落地之后爆炸开来,竟然生成了一个个金甲卫

    这些金甲位没有任何的畏惧之心,直接就往前冲了。

    原本容恒还以为这是一场没有任何悬念的战斗。

    刚才随着秦少仪等人一个个的加入。

    他就感觉到了一丝头疼。

    整个山洞地动山摇,乱石崩云,渐渐的,有了坍塌的局势。

    随后一阵爆裂的声响炸开之后,山洞顶硬生生被炸开了一个五米直径的口子。

    阳光从上面洒落进来。

    每个人身上都散落着尘土飞扬,还有不知名的血迹斑驳。

    难,还真是难!

    大武师对付武王强者还真是难到了极致,连带着雄鸟眼下受的伤也很重。

    这一场的战斗完全是两只不死鸟占了主力。

    而胜利的曙光似乎属于容恒那一边。

    “你们输了…”容恒的嘴角勾笑。不死鸟果然厉害,他带来的三个武王强者也没讨到多少好,这还是在不死鸟受伤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