炼神决开启,夜清漪的灵识查探着君长渊的识海。

    可就在快进入到他识海中的那一霎那,识海中有一个一道白色的影子忽闪而过,紧接着夜清漪就被击晕了过去。

    也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夜清漪才醒来了。

    但醒来的时候,身边已经没有了宫南凌霜儿,甚至君长渊也消失不见了。

    此刻夜空上唯有一轮明月高悬天际,不远处有着潺潺的水流声,似乎早已经远离开了大荒漠。

    眼下,只有自己一个人,这让她感觉到了不同寻常,所以很快的就进入到了识海空间中,找寻凤落尘的踪影。

    凤落尘像是知道她会来找他一样,已经等候多时了。

    “你终于醒来了?”没有了那般的慵懒气质,人倒是变得十分的凝重。

    夜清漪意识到了什么,直接问道:“我昏迷了多久,是你把我带离开那儿的话,阿南还有霜儿他们呢?长渊他有没有出事儿?”|

    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却也表明了她此刻的心境,的确很是迫切的想要清楚,那天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当时的情况有些危急,我,只是带你跑了出来!”凤落尘有些尴尬。

    相当于说,是把凌霜儿宫南他们都给落下了。

    还有君长渊,那个时候的君长渊是处于昏迷当中。

    “我要去找他们!”夜清漪想应该是君长渊识海中那道霸道而且神秘的影子,给了凤落尘一丝危险的气息,所以那种情况下,他才会直接带着夜清漪跑了。

    她不怪他,可是她也不能够丢下他们不管。

    “我怕,时间上是来不及了!”凤落尘淡淡的说了一句。

    夜清漪有了一丝不妙的预感。

    “时间上?我昏迷多长时间?”

    “两天了!”

    乔愈梁只给了他一个晚上的功夫,可她却昏迷了两天时间,不用想都知道,他们肯定遭遇了危险。

    夜清漪想都没有想就直接要退出伤害,而凤落尘却拦住了她。

    “我觉得情况也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悲观,难道你就不想要知道君长渊识海中那个神秘的人影是什么吗?”

    识海中神秘的人影。

    夜清漪依稀回想起来了,自己查探到他识海中的时候,一道白色的身影,带着肃杀和冷冽的杀伐之意,朝着她劈空一斩,那道毁灭性的意志,若非凤落尘其实出现,她可能早就没命了。

    她有些不确信的问:“他识海中的东西,跟你一样,是妖孽吗?”

    其实,君长渊的底牌每次都能够让他在关键的时刻化险为夷,她心底已经有些猜测了。

    就如同她的底牌是凤落尘一样,那么君长渊识海中有一个强大的灵魂存在,也不足为奇了。

    只是,她唯一能够肯定的是,凤落尘不会不在意她的意见而去伤害君长渊,可那天的那股力量却是想要直接摧毁了她。

    “妖孽?”凤落尘玩味的看了夜清漪一眼。

    夜清漪被他盯得有些发毛,凤落尘也总算是发现了,原来私底下她对他的看法,就处于他是妖孽上面。

    “我想,那只是一丝意志,而不是一个完整的灵魂!”

    但即便是他无法轻易触动,那该是怎样可怕的存在。

    凤落尘还记得当时他附身于夜清漪身体时,是想要探究一番的,但那股意志竟然转而攻击了他。

    没有给他任何反抗的机会,直接斩落而下。

    凤落尘想到了九天雷劫的杀伐之力。

    这股本不该存在于某个人身上的意志,怎么会出现在君长渊的识海中?

    怪不得每一次,君长渊出现在夜清漪身边的时候,他在夜清漪的识海中都有一种被压迫的感觉,很不舒服。

    这也是一旦君长渊出现时,凤落尘都会避免与夜清漪进行交流。

    期初,他以为自己只是单纯的讨厌君长渊,现在看来,可能是因为那股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意志,让他的潜意识中感到了一丝的敬畏。

    “那那个东西,对他有影响吗?”夜清漪不管这对于君长渊是不是机缘,但更重要的是他能够好好的平安无事。

    “我不知道。也许,只有他自己才最清楚。就如同你我之间的关系一样!”

    凤落尘淡淡的说了一句。

    夜清漪明白过来了,君长渊的事儿还得他自己去解决,若是他有一天想要直白得告诉她真相,那么自然会来告诉她的。

    若是他不愿意的话,自己也勉强不了她什么。

    不够总归,她还是想要前往大荒漠一趟。

    而不巧的是,凤落尘已经将她带离到了玄武大陆的边境处,离着大荒漠还有着很遥远的距离。

    夜清漪只好进入到了一个小城镇去打探消息。

    “你还想要去找黑沙帮?你不知道现在那个黑沙帮已经被覆灭了吗?简直太快人心啊!”

    黑沙帮被覆灭了?

    乍一听闻这个消息,夜清漪都有些愣住了。

    连忙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听说是黑沙帮得罪了流云宗的长老,于是流云宗派了两名武王强者赶了过去,黑沙帮只有一个帮主才是武王,根本就不是对手,能不覆灭吗?对了,小姑娘你打探这些做什么?难不成你还有亲属在黑沙帮

    ?”

    “没有,只是以前黑沙帮接过我的单,想要询问一些情况!”

    两天的时间,黑沙帮居然这么快就被流云宗报复了。

    那么君长渊,宫南他们呢?

    夜清漪心底一颗悬着的心,根本就放不下。

    想了想,终究还是前往了大荒漠,她这一次买了一个万磁针,凭借着自己的毅力和小蛇的感应力,竟是从玄武大陆的边境处一路赶到了大荒漠中。

    在一个大荒漠中心的小城镇上,这边沸沸扬扬传的消息全都是头号黑手黑沙帮被人连根拔起的消息。

    “这流云宗真是够狠的心思,黑沙帮上上下下三百多号人手,无一幸免。听说,不过是黑沙帮当初为他们接了一个单子,没做到他们的要求罢了!”

    “什么单子,竟然如此重要,以至于让流云宗竟然如此痛下杀手?”有人疑惑的问道。

    其他人也纷纷好奇盯着那人。

    对方神神秘秘的说道:“听说,我也只是听说,据一个可靠的消息来源,说是流云宗让黑沙帮抓武帝传承者,可结果黑沙帮把人抓到了,却想要独享武帝传承!所以流云宗,才不惜一切代价灭口!”

    一时间众人都听进去了。

    客栈里,夜清漪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听着隔壁说的这些,心中还是有些烦躁。

    黑沙帮三百多号人都被覆灭了,那么君长渊、宫南还有凌霜儿呢?他们为什么都没有消息?

    是因为流云宗把他们都抓走了吗?

    在市井上得不到任何的线索,夜清漪只好再次潜入到了黑沙帮。

    黑沙帮相较于第一次来,如今变得冷冷清清,打斗过的痕迹到处都是。

    地面上的尸首都被处理干净了,可是血迹还是到处都是。

    这的确是流云宗一贯的作风,让夜清漪仿佛间想起了之前的苍龙学院。

    环顾了一下四周,回到了当初乔愈梁关押着自己的房间,却听闻到了此件我微弱的呼吸声!

    “长渊……”

    她走近了一看,却见脖颈上一把刀刃,冰冷的将她困在了原地,她一动也没敢动弹。

    定睛一看,眼前的这个独眼的男人,气息还有些不沉稳,这不正是黑沙帮过去的帮主乔愈梁。

    “乔帮主,别来无恙!”夜清漪此刻决定暗暗同他周旋。

    作为当事人,恐怕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君长渊等人的消息所在了。

    “臭丫头,少说废话!”比起第一次还能够空闲去欣赏夜清漪美貌,这一次的乔愈梁眉眼之中满是戾气。

    当然夜清漪看得出来,他也受了不小的伤。

    否则不会以偷袭的方式将他制服。

    “快把武帝传承交出来,否则的话,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乔愈梁知道夜清漪狡猾,当天居然能够跑出去,心中对她更加警惕而防范了起来。

    “要我交出武帝传承也可以,只是我想要我的几个朋友怎么样了?”夜清漪此刻跟他套话,就是想要知道君长渊他们的消息。

    “臭丫头是想跟我玩心眼吗?”乔愈梁如何看不出来夜清漪真实的目的是为什么,只不过他只是冷笑道:“告诉你也无妨,他们全都死了,落到了流云宗的手中,还有命在吗?”

    夜清漪闻言,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其实,她知道乔愈梁的话并不能完全相信,可心底还是猛地一揪。

    君长渊、宫南、凌霜儿……

    也就是趁着夜清漪的失神的时候,乔愈梁的刀芒一下子劈落了下来。

    夜清漪的炼神决虽然开启,已经准备闪避开来,然而那一下到底还是晚了零点几秒,以至于她的左肩上被挥砍了一刀。

    夜清漪没有打算跟乔愈梁战斗,即便他如今受了重伤,可武王强者终究是武王强者,不是她一个武师所能够打败的。

    所以第一时间破了窗户逃了出去。

    乔愈梁紧随其后。因为夜清漪,他连整个黑沙帮都没了,若是再不能得到武帝传承,他岂不是一无所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