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老板,”连景摸摸连小逑的脑袋,冷冷地看着眼前的金凯:“你觉得我会是你那个又老又丑的‘乖女婿’吗?” 连景看着金凯,虎狼般的眼神如同利剑带着杀气。 金凯被吓了回来。 少将军衔的红三代,还如此年轻英俊,怎么看都不是江梦娴那个‘又老又丑克死全家’的乖女婿啊! 竟然被这个小鬼骗了! 金凯一面点头哈腰地道歉,转个脸就凶神恶煞地对球球说:“你这小兔崽子,谁让你胡乱认爸的!” 球球忽然从连景身边逃走,飞快地穿过人群。 金凯还以为他被自己吓住了,这次铁定是去找自己的亲老子了。 金凯一家子又忙跟了上去。 这一次,球球抱了个外国王子的大腿。 金发碧眼的外国王子怎么看都不像这小兔崽子的老子啊! 金凯:“妈的臭小子,你耍老子是不是!快把你老子给我找出来!” 球球了一大跳,在人群里钻来钻去,抱住了个外国总统的大腿。 金凯跳脚:“臭小子,看我不打死你!” 球球又灵巧地穿过了人群,这次是真的去找爸了。 金凯已经完全看出来了,他就是耍自己玩。 他追上去,准备抓住球球。 儿子被自己抓住了,老子无论如何都要出场。 金凯骂骂咧咧地追了上去,分开人群,看见连小逑抱住了羲小凤的大腿,还大大地叫了一声:“爸爸,有坏人抓我!” 又乱抱人大腿! 羲小凤怎么看都不像他爸啊! “妈的小兔崽子!看老子不弄死你!”金凯追上来就撸袖子伸手去抓人。 球球吓得藏到了自家爸的身后。 连羲皖正想说话,江梦娴忽然从后追来:“保安,保安!这里有人闹事,给我扔出去!” 今天的场合重大,安保都是直接由军队负责,眨眼时间就有数个特种兵冲了进来瞬间把金凯给围住。 连雪篙骂骂咧咧地冲了上来:“妈的,敢在这儿闹事,来人,给我狙了这个老东西!” 数个红点已经落在了金凯的身上,暗中的狙击手已经就位。 金凯吓得浑身的肥肉一颤抖,刘茜浅和张泽千也是吓了一跳,没想到这里还有狙击手,张泽千忙说:“大家冷静,没人闹事,我们只是认亲而已。” 球球从连羲皖身后飞出来,扑进江梦娴的怀里。 江梦娴呵呵一声冷笑:“这里是慈善晚宴,不是给你们认亲的!” 金凯看见江梦娴居然伶牙俐齿地这么跟自己说话,“江梦娴,我是你爸爸!你就是这么跟我说话的吗?” 江梦娴不看他,对身边的连景说:“首长,赶出去吧,这家人再闹事的话,狙了。” 连雪篙瞎起哄:“狙了,狙了!一家子全狙了!” 在场也许多金家人,金凯好不容易才进来金家的圈子,金家还是有人认识他,当下就出来一个金家人,呵斥金凯:“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场合,这是你能胡闹的地方吗?滚!” 对方是金家的长老,金凯一下子就怂了,赔笑:“误会,误会,嘿嘿,嘿嘿!我今天见到女儿,心里高兴而已。” 哼,如果女婿能站出来的话,自己在金家的地位兴许又能上好几个台阶!兴许这个长老都要巴结自己! 在几个虎视眈眈的特种兵的包围之下,金凯不得已服软了:“我们这就走,这就走。” 金凯和金缘被狼狈无比地赶走了。 刚才刘茜浅不动声色地拉了一把张泽千,及时地撇清了和金凯的关系,想不动声色地留下来,可是没想到连雪篙紧咬他们不放。 “还有你两个,都给我滚,不给我亲手狙了你们!” 张泽千和刘茜浅也灰溜溜地被赶走了。 世界安静了。 晚宴继续。 和热闹的晚宴相比,刚才只是微不足道的小插曲而已。 被赶出晚宴现场的金凯却高兴死了:“哈哈,没想到那个臭丫头居然嫁得这么好,八万块真是亏死了!” 金家父女高兴极了,他们一定要查到江梦娴的老公是谁,然后掏空那老头子的家产。 而一边的张泽千沉默了,心里也在打着注意。 江梦娴痴痴念念的都是自己,一定不甘心嫁给一个老头子。 既然如此,还不如便宜了自己! 刘茜浅当然也有想法。 她绝对不能让江梦娴翻身! 当务之急,是要查到江梦娴到底嫁给了何方神圣! 此时,江梦娴正和球球在酒店的房间里休息,她温柔地摸摸球球的小脑袋:“乖儿子,刚才是不是吓坏了?” 球球摇摇头,攥着她的手,似乎是怕她被金凯给抓回去了。 他忽然开口问了:“你会不会跟那个人回家,不跟我爸爸了?” 江梦娴抱抱球球:“儿子,说什么傻话呢,我永远都是你的妈,你的家就是我的家啊。” 球球这才放心了。 忽然,‘砰’一声,连雪篙撞开门冲进来了,左手一个口袋,右手扛着一把狙击枪。 “江小梦,告诉我,那个老男人在哪儿?” “这儿八万块,还有一把枪。” “他要嘛拿钱放人,要嘛我就狙了他!” 他拎着江梦娴,像拎着一只小鸡儿:“走,带我找那个老男人去!” 江梦娴吓了一大跳,高声骂道:“连雪篙,你发什么疯!” 连雪篙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冷笑:“我发什么疯?我绝对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嫁给一个老男人,不管他是谁,今天要嘛放人,要吗就等死!” 龙戒冲来和江梦娴一起拽住连雪篙。 连雪篙虽然是个游戏宅,但也一身蛮力,两人眼看就要制不住他了。 他一手拿枪,一手拽江梦娴去找那个老男人。 “我他妈钱也懒得出了,那老男人要是不放人,老子当场毙了他!” 江梦娴挣扎着,发现发起疯来的连雪篙她根本不是对手。 “连雪篙,你他妈放开我!我嫁给谁关你屁事!” “当然关我的事,我他妈喜欢你,你难道不知道!你就算不嫁给我,嫁给一个老子看得上眼的男人我也认了,只要你开心,可你他妈的居然嫁了个老头子,让我怎么服气!” “我嫁谁我乐意,你放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