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瓦是最贴近草原的一个镇子,这里常年聚集着各种各样的人,虽纷杂,但他们却有一共同点,为财,可以不择手段。

    这里虽偏僻,但却不落后。

    家家住着二层的小别墅,各种设施娱乐无一不全。

    几家原著的小饭馆,如今已经鸟枪换炮,无不是以大酒店坠尾。

    这里生意最火的一家要属位于西四方街的冶原大酒店,这里冬季客流量极大,有的团伙提前两个月预订都不一定能订到位置。

    但有一些人却是不用预订,那几间房几乎是全年都为他们空着。、

    他们就是北方最受推崇的一级猎人团伙,彩屠。

    盘踞北部猎人排行榜,榜首三年之久。

    不要觉得三年很短,这已经够他们猎杀上千头野生动物了。

    据说只要他们一出手,就没有他们猎不到的猎物,就像这次他们可是整整猎了九十多只草原狼。

    草原狼性烈且抱团,极不易抓,就算是以现在彩屠的能力,也仅仅保存下来六只活狼。

    每年的这个时候在利瓦都会有一个集市,这个集市你可以买到各种狩猎工具,以及各种皮毛和各式工艺品。

    孙老六的铺位本是集市上比较出彩的一家,因为他家的货品实用又美观,很多外地游客都会被吸引过来,再加上他自己亦是能说会道,嘴皮子溜的不行,所以在这里也算能数得上名字的了。

    但是今天,他却已经一个上午都没有开张了,因为他的对面是彩屠。

    孙老六在铺位里边抽烟边搓着烟卷,不时地往对面的铺位瞥上两眼,嘴角是掩藏的非常不合格的嘲讽。

    他心里对彩屠是极其不屑的,不是因为他们抢了他的生意,而是对他们那种嚣张的行事作风特别反感。

    彩屠的铺位里是三男一女,他们是彩屠特意雇来的销售,不止能说会道,还颇有文化。

    像这种集市,大多做生意的都是猎手,摊位上卖的大多是自己的猎物,而有文化的猎手在这里真真是凤毛麟角,因为,但凡是有点文化的猎手,如今都是各队里举足轻重的人物了,谁还会出来看摊呢?

    其实销售只是一方面,并不会把孙老六挤成这样,毕竟他自己的销售能力也不是盖的。

    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彩屠摊位前有着三个大铁笼子,而笼子里是三只受了伤的草原狼。

    这里不是没有卖*动物的,像兔子、羚牛、野牦牛、藏羚、白唇鹿、野驴、野马、双峰驼、马鹿等都是有的。

    这些摊位的人数也不多,因为*太贵,有些人宁可买一些死了的边边角角也不会去买活的。

    这就有人问那为什么彩屠这边会有那么多人呢,因为他们不止要卖草原狼,他们还要当场处理一只。

    怎么处理呢,你以为是像送去宠物店的狗一样吗?洗澡擦毛加spa?

    当然不!

    这里指的处理,是拿着锋利的刀具,现场杀狼,然后剥皮,剔骨加挖心。

    你们说太残忍了不会有人看?

    但现实的是在那等着看的人还挺多。

    笼子里的三只狼,静静的趴在那里,它们狭长而锋利的眼此时半睁着,里面倒映着密密麻麻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