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日天的外孙女女婿,就是池中龙!

    也是东海市四小龙。

    宁日天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池中龙了,而且他可以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雨化成龙。

    这就是宁日天喜欢他的原因。

    宁日天的外孙不少,他最爱的也就是这个外来的池中龙,他知道,池中龙肯定能够成为人中之龙的。

    如今宁日天都已经快入土的人,将近九十岁了,他本以为能够再活十年,能够看到池中龙成龙的哪一天。

    结果,还没有看到,他却听到了池中龙死在医院的消息,这让有些痛心疾首啊。

    池中龙就像他亲生孙子一样,如今是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痛苦,宁日天肯定接受不了的。

    “父亲,你放心吧,我已经让阿森,去医院调查去了,很快,他就能够知道,昨天昨晚是谁进到医院病房里面了。”宁缺心神色狰狞的说道。

    “中龙这孩子,作为我们宁家的女婿,这几年来,没少给我们宁家的生意帮忙。而且他特别疼爱我的外孙女宁潇儿。我们不能够让他白死。”宁日天老态龙钟看向众人,脸色十分难看,而且眸子闪现出一抹冰冷。

    池中龙确实这几年,在宁家贡献不少。

    那是有目共睹的。

    所有人的眼睛,都是看得见的。

    所以,宁日天说完,每个人脸上都有相通的神色,那就是赞同。

    谁也没有想到,这么好的孩子,竟然惨死在医院。

    这不由得让人觉得特别可惜。

    但是,人生不能复生,唯一能够做的,除了祭奠,那就是报仇!

    不然,他会死不瞑目的。

    当然了,这是活着之人的想法。

    人一旦死了,下了地狱,他能够知道什么?!

    宁家的生意,池中龙没少打理,而且处理事情还是有模有样的,深得宁家人的喜爱。

    如今他被人给杀死了,这如何不让宁家愤怒啊。

    尤其是宁家的宁潇儿的父亲宁中正!!

    此刻,他的脸色特别不好看,同时眸子尤为愤怒。

    他的女婿,就这样死了,他当然觉得可惜了。

    这不是让他的宝贝女儿守活寡吗。

    宁潇儿还不知道,池中龙已经死了,她要是知道,还不得发疯啊。

    之前,她因为要和国外的老板谈生意,已经出国几天了。而且她和池中龙两人,几乎是每天都要通电话的。

    所以,池中龙的死,没有人,敢告诉宁潇儿。

    她一旦知道,再害怕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到时候,就比较麻烦了。

    “家主,家主!!!”佣人大声禀报着:“是阿森回来了。”

    阿森回来了!!

    众人都把目光,全部看向门口。

    因为阿森回来,就能够知道,是谁杀了他们宁家的女婿。

    只见阿森额头上大汗淋漓,同时,脸上的有些煞白,如同白纸一般。

    “阿森,事情你调查的怎么样了。”宁中正特别关心的问道。

    “回二爷,大事……不好了。”阿森喘着粗气的说道。

    众人听到这句话,神色猛地一紧张,同时瞳孔猛地一缩。

    这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阿森脸上会是这样的神色啊。

    顿时,有一股不安的感觉,涌上心头。

    “阿森,慢慢说,到底怎么了。”宁中正着急的问道。

    “二爷,你的女婿被一个男人给杀了,而且这里有从医院拷贝回来的影像,不仅如此,他的父亲池长武,跳楼死了,而且死状特别惨,好像临死前,经历了什么恐怖的事情。”阿森说道。

    轰!!!

    阿森的这句话,对于宁家犹如晴天霹雳,直接将他们给劈成两半。

    这怎么可能的。

    不仅池中龙死了,就连他的父亲池长武,也死了。

    这两者……难免不让人多想啊。

    众人纷纷瞪大眼睛,瞳孔猛地一缩,同时脸上露出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

    父子俩都死了。

    这个消息,对于宁家人,太过震惊了。

    “阿森,池长武他为什么要跳楼。”宁中正满脸凝重的问道。

    池长武的死,没有那么简单。

    “据说,他是被人给推下楼的。他是死在天元别墅区的,我也是费了好大劲,才在那个小区监控室里,拿出来了一段影像。”

    因为天元别墅区,他们的监控特别高清,而且是无死角的,就连每栋都有三个独立的摄像头,这是出于对业主的安全考虑,他们才有那么多监控摄像头的。

    “快,中正,我们去隔壁会议室,打开电脑,把这两段影像给我放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要和池家过不去。”

    老头子宁日天都发话了,宁中正当然很快,就将这两段影像给播放出来了。

    众人全都来到了会议室。

    他们都在大眼瞪小眼的,看向前面的播放的画面。

    但是他们越看越更加震惊。

    而且眸子里,都是不可置信的神色。

    这怎么可能啊。

    只见画面上,出现的人,是同一个男人。

    而且还看的特别清楚。

    他们也想不到,这两段影像,却是同一个人。

    这个男人到底跟他们池家有什么仇恨或者是过节,竟然将他们父子俩,都给杀死了。

    宁日天看到这两段影像,满脸愤怒:“中正,你给找人,杀了这个混蛋,他竟然杀了我的亲家还有我的外孙女女婿,他便和我们宁家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换作是谁,看到这一幕,也会更加得恼羞成怒的。

    知道了这件事情,如果他们宁家无动于衷的话,那么会被其他家族戳脊梁骨的。

    他们还丢不起这样的人。

    那么,以后谁敢和他们宁家共事啊。

    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放心吧,父亲,我会把这个小杂种的头颅,给亲自拧下来,放在亲家的灵堂之上,给他们上天堂铺路!!!”宁中正也是怒不可遏的说道。

    宁中正之所以这般愤怒,那完全就是因为池长武是他的亲家,他不可能坐视不理,不管不顾的。

    很显然,张一航已经成了宁家人追缉的对象了。

    “另外,中龙这孩子的死,你们谁都不要告诉潇儿,不然家法伺候!!!”宁日天冰冷的神色,再次看向众人,总觉得让人掉进了冰窟窿似的,特别寒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