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长老叛逃以后,教中弟子开始修葺祝融宫,曲云认真地处理着教中的事情,更多的时候,则是和德夯一起去大地祭坛,站在桃花树下看着女娲神像,二人一言不发,只是静静地呆着,旁人也很识趣地不去打扰。大概就像曲云说的那样吧,每个孤独人的心里,都住着一个永远无法陪伴的人。曲泠还是会时不时地想起唐琛,她知道唐琛是唐家堡数一数二的杀手,知道这次教中的动乱和唐门也脱不了关系,越想越纠结,罗峥猜到了自家师妹的心思,可是在这样的情境下,罗峥也实在是说不出支持曲泠的话来,只有静静陪曲泠修习补天诀。

    曲泠除了会想起唐琛,还会想起那日踏入万蛊池的德夯,想起泪流满面的曲云,她想尽办法找艾黎打听,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让德夯变回去的办法,可是试了很久,都没有用,曲泠不由得有些失落。这天,曲泠正在研磨草药,曲云的随侍来传她去祝融宫,祝融宫内,德夯站在曲云身后,曲泠上前见了礼,曲云让她起身,随后让曲泠坐,这才开口:“今天叫你来,是有事情想拜托你,左长老叛逃,最近又潜入了仙踪林,不知在谋划什么,唐家大小姐也在,不过如今被教中秘术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也不愿意回唐门去,我想找几位弟子和我一起去仙踪林,跟唐家大小姐好好谈谈。”

    曲泠听到跟唐门有关的人,事,有些发愣,随后反应过来,应下了这事,次日便随曲云德夯以及另外几位弟子进了仙踪林,这个地方,当年曲泠进行出师历练来的时候还是山清水秀的,如今却是毒尸遍地,曲云不由得憎恨起左长老乌蒙贵来。拂开脑中的思绪,和几位弟子在前面打头,打伤了乌蒙贵派来阻挠的毒尸以后,终于见到了唐家大小姐,唐书雁。

    曲泠当初也听说过这个唐书雁,据说是一位容貌出众的美女,如今却被毒弄得人不人鬼不鬼,身上中了蛊毒却又不像德夯和那些毒尸,唐书雁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记忆,却没有了正常人的外表。曲云无视一旁的乌蒙贵,同唐书雁说话:“唐大小姐,如今我五仙教的事情已经平息了,您也得到了该有的报应,也是时候离开苗疆了吧?”

    唐书雁阴阳怪气地笑了,“报应?曲教主以为,我是自愿来到苗疆,把自己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么?我本该嫁给河朔柳家的大儿子,相夫教子的,可是我的父亲呢?他不同意!他说,只要我潜入五仙教,拿到蛊毒秘籍,他就让我出嫁,我鬼迷心窍,就相信了,呵……是不是很愚蠢?我如今这个样子,回唐门?他们不会要我的,我也不能再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了。”曲泠听了,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又是唐门门主,她想到了之前唐琛同她说的枫华谷那场大战,也是唐门门主的野心,可是……如今这般的深仇大恨摆在面前,曲泠又该如何面对唐琛?不过,唐琛大概也不会再来找曲泠了吧,他上次那么突然地出现在苗疆,怕就是为了来见面前的唐书雁吧?说起来,自己还傻兮兮地相信他是真的来看自己的,还那么高兴,曲泠想着,给了自己一个嘲讽的笑。这边曲泠沉浸在自己的想法中时,那边曲云同唐书雁的谈判也已经结束,曲云决定在苗疆深处划一个地方给唐书雁以及其他跟唐书雁一样的塔纳(指像唐书雁一样毒化但又有自己的思想和记忆的人)居住,唐书雁也许诺不会让塔纳出来伤害苗疆里的人。两人达成协议以后,乌蒙贵见翻身无望,也离开了苗疆,一时不知去处。

    从仙踪林回到教中,祝融宫也修葺完善,弟子们陆陆续续开始走出苗疆历练,不过现在出去,受到的只是中原人更大的偏见,据说,毒人已经入侵到了枫华谷,荼害了更多的生灵,而这一切,都被归到了五仙教身上,曲云和艾黎还有圣使们研究解决的办法,曲泠的补天诀也小有所成了,只不过,让曲泠为之练补天诀的人却不见了。过了几日,解救毒人的方法初具规模,有了一张方子,却没有办法实验,曲泠在教中呆着实在无趣,就向曲云请命想带着药方去中原找毒人实验,曲云考虑过后同意了,让罗峥和曲泠一起去,二人收拾好行囊后就带着药方出发了,原本两人是打算先去洛道,但是想着枫华谷也被殃及,便决定先去枫华谷看看,两人没有多做停息,很快就到了枫华谷,稍作打听便听说了尸人的聚集地,又往枫叶泽赶去,那里果然有很多尸人,还有一些炼尸人的炼尸罐,整个枫叶泽都处在一个诡异的氛围当中,二人想办法潜入查探,发现里面也有一个类似于万蛊池的池子,池子旁边还有一只大毒尸在把守,还有一些蛊师巡逻,两人又返回到了安全的地方。

    找了个地方安营扎寨以后,曲泠和罗峥相对无言,其实,自从五仙教内乱过后,曲泠就沉默内敛了很多,没有了以前的天真无邪,罗峥看了很是心疼,却也知道这是曲泠的心病,光是出言开导,安慰是没有用的,只好放下这个事不去提。那边曲泠想了一会儿,道:“那些炼尸罐里应该都装着从附近抓来的人,没有炼成的应该都有救,我们等天黑以后偷偷潜入,看看有没有可以救出来的人吧……至于那具毒尸和炼成的尸人……”曲泠看向罗峥,“师兄有什么办法么。”罗峥沉吟片刻,也没有一个妥当的办法,只道:“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我已经通知了周边的弟子来帮忙,到时候把蛊师都抓起来吧,尸人用来试药,至于那具大毒尸和那个池子……烧了吧,免得留下后患。”

    师兄妹二人决定以后,就等着天黑先去查看炼尸罐了,今后的路,还很漫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