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一鸣和冯文凯在公安局同张宁光见面后,已经弄清楚了新世纪四喜大酒店工地上冲出来打人的那帮人的组织者和地方老百姓的土地出让金究竟应该由谁出了。

    在曹长路带队去千陵水泥抓拿向诚亮归案的时候,魏一鸣就和冯文凯回到了县政府的办公室。

    魏一鸣在自己的办公室坐下来稍微休息了一会儿,把今天事情的前前后后理了理,正准备办公,他桌上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魏一鸣知道,能知道自己办公室的电话,并且直接给自己打电话的人应该都是比较熟悉的人,一般人员要找自己都是把电话先打给在外面办公的冯文凯。

    既然是直接给自己打电话的熟人,魏一鸣就没有犹豫,拿起了听筒。

    “喂,你好,我是魏一鸣,你是哪位?”魏一鸣拿起电话后问道。

    魏一鸣问话结束后电话里一时间并没有回应,魏一鸣以为是谁把电话拨错了,他正准备挂了电话的时候,听筒了传来了一阵柔柔的女声。

    “魏县长,你好。我是白若雪,魏县长,你今天下班后有时间吗?我想请你吃个饭行吗?”白若雪在电话里有些犹犹豫豫的对魏一鸣说道。

    “哦,是白大美女啊,怎么想得起来要请我吃饭呢?有事情吗?”魏一鸣奇怪的问道。

    “怎么啦?请你吃个饭还要问这么多,是我想你了,这个理由你认为可以吗?”白若雪没有好气的对魏一鸣说道。

    “呵呵,这个理由好,既然想我了,那今天晚上就是有再多的事情,我都会把它们推了,我一定要好好陪陪我们的白大美女。”魏一鸣和白若雪已经是很熟悉的朋友了,所以他对白若雪开玩笑就比较随便了。

    “那好吧,你这样做,我真是有点受宠若惊。今天晚上你下班后就直接到我家去吧。我家你是认识的,我在家里烧几个菜陪你喝几杯。”白若雪对魏一鸣说道。

    “行,那咱们就这样说定了。”魏一鸣和白若雪约好后就挂了电话。

    白若雪怎么会突如其来的要想请自己吃饭呢?魏一鸣肯定是不会相信白若雪说的想自己了那样的鬼话。想来想去,魏一鸣觉得白若雪今天晚上请自己吃饭的原因还是为了她的老公向诚亮的事情。

    向诚亮和白若雪的关系一直都不好,甚至向诚亮都不回自己的家,长期住在千陵水泥公司的招待所里面。但是不管怎么说,向诚亮也是白若雪正儿八经的老公啊,现在老公出了事情了,老婆出来为老公找找人,想办法为他开脱,这也是人之常情的事情。

    想到这些,魏一鸣心里就有数了。他知道白若雪今天请自己吃饭的目的了,今天的这一顿饭局,可是白若雪为自己准备的一场鸿门宴哦。

    管他白若雪是玩什么把戏呢?就是龙潭虎穴魏一鸣也要闯一闯,何况白若雪的家还不是龙潭虎穴,而是美女的香闺呢。

    只要有事情做,时间就会过得很快。魏一鸣在埋头处理好一大堆事情以后,下班的时间就到了。伸了个懒腰,魏一鸣看看外面,发现天色还很好,太阳还高高的挂在天上呢,这个时间到白若雪家里去吃饭,时间确实是早了一点。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么光天化日的,自己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到美女的家里去,被别人看到了会有闲话的。魏一鸣虽然不怕,他一个人在北陵县工作,那是无所谓的,但是自己总不能让白若雪被别人指指点点吧。所以魏一鸣决定还是再等等,等到天色暗下来再去白若雪家里也不迟。

    下班时间已经到了,魏一鸣在办公室里也不想再处理工作上的事情了。他让冯文凯先回家以后就在办公室的电脑上玩起了游戏。几局游戏结束,魏一鸣再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经暗了下来,路上的路灯已经亮了。

    收拾好东西,魏一鸣就关门离开了办公室直接去了白若雪的家。到白若雪家的路,对魏一鸣来说可是熟透了,他到这里来也不是一两次了。魏一鸣在县政府门前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坐车到了千枫别墅区的门前大道。

    下车后,魏一鸣轻车熟路的来到了白若雪的别墅门前按响了门铃。

    “来了,稍等一会。”听到门铃响,白若雪就知道是魏一鸣到了。她放下手中的东西立即就走到门口为魏一鸣打开了门。

    “魏县长,你到啦。快请进,请进。”白若雪看到魏一鸣站在门前,很热情的对他说道。

    “哎呀,我说白大美女,你今天真是亲自下厨烧菜,没有说谎啊。”魏一鸣看到给自己开门的白若雪系着围裙,一看就知道她是在家里忙烧饭的。

    “那是当然,我什么时候和你说过谎的。今天请你魏县长吃饭,我不亲自下厨,怎么能看出来我的诚意呢。”白若雪水道。

    “呵呵,那我真是要感谢大美女对我的看重了。白大美女还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来效劳的吗?既然到了,我也帮你做点什么吧。”魏一鸣笑着对白若雪水道。

    “不用了,我都已经做好了,你到了我们就可以开吃了。”白若雪说道。

    随即白若雪就到厨房解了身上的围裙,拿着一瓶红酒走了出来。

    “魏县长,请入席吧。”白若雪拿着酒,一边往餐桌走,一边对魏一鸣说道。

    此时的魏一鸣看到的是一身居家服的白若雪,这身打扮更显得她的端庄大气,美丽有气质。

    “看什么看啊,没有见过我吗,快坐下来吃饭了。”看到两眼盯着自己看的魏一鸣白若雪娇笑一声说道。

    “啊,哦。知道了,知道了。白大美女,我发现你比以前更漂亮了,所以我看得有些走神了。”魏一鸣被白若雪一喊,猛然惊醒说道。

    “狗改不了吃什么,色狼就是色狼,话真多,快吃饭吧。”白若雪洋怒道。

    “好吧,吃饭,吃饭。”说着魏一鸣就坐了下来。

    “来,魏县长,我给你满上。这一杯我感谢你能赏光到我家来吃饭。”白若雪给魏一鸣斟满酒后,就端着酒杯站起来敬了他一杯。

    魏一鸣自然陪同白若雪干了杯中的酒。

    “白若雪,我们也不要绕圈子了,你说吧,你今天请我吃饭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说。”魏一鸣放下酒杯后对白若雪水道。

    “唉,魏县长,趁现在我还没有喝多,我就直说吧。魏县长,今天向诚亮的爸爸向进军给我打电话了,他说向诚亮被公安部门给带走了,他希望我能帮帮他。魏县长,听他们说,向诚亮是因为你负责的新世纪四喜大酒店群体*件的事情被抓的是吗?”白若雪问道。

    “是和这件事情有关,准确的说应该是由这件事情牵出了他的其他事情。”魏一鸣说道。

    “魏县长,你看这件事情有没有通融的余地。”白若雪聪明期盼的看着魏一鸣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