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初升,如今的天空早已不复几百年前工业污染严重时那般灰蒙蒙,而是宛如蓝水晶般透彻的蓝,有着动人心魄的美。

    夜凡抱着林清影的腰,头依在柔软的胸上,像是一个眷恋母亲怀抱的孩子,恬静而质朴,寻觅不到丝毫邪意盎然的痕迹,与昨夜的表现判若两人。

    林清影神色复杂的看着酣睡的夜凡,无法相信怀里就是昨晚那个满身邪气并有着血红双眸的人,更无法相信被强暴之后自己会如此平静,而且对施暴的男人毫无恨意,是因为他救了自己,还是因为他昨晚的邪气和现在的恬静都致命的吸引着自己?

    林清影找不到答案。

    这时,夜凡睁开眼,或许是因为昨夜在林清影身上尽情的发泄,眼中血色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黑色的眼睛好似幽深潭水般安静、清澈,是不被世俗沾染的超然。

    看着林清影,瞬间的茫然之后,夜凡惶恐、懊悔,且不知所措,身体变的僵硬犹如木头人。

    看着不知所措的夜凡,林清影做出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动作,温柔的抱住夜凡,轻声说道:“我是林清影,你叫夜凡对吧?”

    轻柔的声音好似和煦春风吹过来,带来安然与祥和的气息,已经久违这种感觉的夜凡缓缓闭上眼睛,梦呓般的说道:“父亲叫我夜!”

    “夜!”林清影轻轻念出这个字,顿时生出心灵相通的感觉,同是天涯沦落人,在夜凡简单的话里,她听到了和自己如出一辙的孤独、期待、悲哀。

    “对不起,谢谢!”夜凡含糊不清的说道,为他对林清影的侵犯道歉,为林清影唤醒他心中温馨的记忆道谢。

    “谢谢,对不起!”林清影安详的闭上眼,为夜凡从光头七手下救出她道谢,为她伤害夜凡的恐惧道谢。

    卧室里没有了声音,两颗孤独的心慢慢靠近。

    阳光从窗户洒进卧室,照在床上惊醒沉浸在安谧、祥和中的二人,林清影俏脸滚烫变红,推开夜凡跳下床冲进浴室,哗哗水声响起,清凉的水却怎么都无法抚平她紊乱的心绪,自己怎么会如此放荡?

    夜凡仰躺在床上,看着屋顶傻傻的笑着,轻声自语道:“父亲,这是家的幸福吗?”

    良久之后,林清影穿戴整齐走出浴室,柔顺沾水有着暗蓝光泽的长发批在肩上,白皙的脸上依旧残留着一抹羞红,磕磕巴巴的说道:“起床吧!”

    “做我……”刚吐出两个字,夜凡就把后面的字吞进了肚子,统战同盟不知何时就会再次追杀而至,“妻子”这样奢侈的词岂是自己有资格说出的词。

    “做你什么?”林清影紧张而期待的问道,在这个朝不保夕的换乱的年代,哪怕是两个心灵靠在一起的片刻安详,都是最珍贵的东西,与此相比,其他的一切都微不足道而没有意义。

    “没什么,你……你很漂亮!”夜凡笨拙的掩饰道,眼里闪过不可察觉的落寞。

    “油嘴滑舌!”林清影紧张的心平复下来,但却生出隐隐失落,推开卧室门,浓重的血腥气立时扑鼻而来

    林清影神色一变,冲出卧室直奔楼下而去,候诊室一片狼藉,鲜血铺满地面,十几堆肉末招来蝇虫无数。

    作为医生,林清影并不恐惧鲜血,但此刻却脸色苍白如纸,如果不是手紧紧捂着嘴,早已失声尖叫起来。

    “急急如律令,尘归尘,土归土,滞魄孤魂出九泉,火医沉清暑,剑树化金莲,铁城开黑坏,苦楚免钟研,冥府十王开大赦,亡魂领过早升天,摄!”低沉咒语声中,夜凡神色肃穆的走下楼梯来到候诊室中央站定,清风凭空而起,其中浮现出一道道透明的身影,凄厉凶残的尖叫着慢慢消失在风中,地上的血肉随之一片片消失。

    时过不久,清风中已只剩下一条身影,看着光光的头顶上那个罗马数字“vii”,林清影失声道:“光头七!魂魄!”

    虽然科学技术高度发展,但魂魄的存在与否却依旧无法使用科技手段证实,只是精神异能达到御外之境的人都宣称能看到鬼魂。

    和其他魂魄不同,光头七显得更加凶戾,眼冒凶光,身染血色,在清风中步履艰难的缓缓向夜凡靠近。

    “既然不像被超度,那你就魂飞魄散吧!”夜凡轻描淡写的说道,平静的眼眸突然染上血色,润泽如玉的右手抬起在空中划过,淡弱无色的火焰从指尖飞舞而出,如同勾魂锁链缠绕住光头七。

    “灭!”充满杀伐之气的声音仿佛来自九幽地狱,火焰顿时大炽,光头七在痛苦的惨厉叫声中化为虚无。

    “夜,你怎么了?”林清影担忧而恐惧的看着夜凡再次染上血红的眼睛,昨夜面对血红双眸时的那种寒意再次席卷全身,身体似乎不受控制的想要逃离这里,但她知道不能这样做,更不想这样做,不想再次伤害夜凡。

    看着林清影,邪异的血色和透彻的黑色展开一场拉锯战,夜凡身体痛苦的颤抖起来。

    按下心中恐惧,林清影冲过去抱住夜凡,颤抖的声音无力说道:“夜,请不要再变成那样!”

    这句话好似拥有神奇的魔力,夜凡痛苦颤抖的身体缓缓平静下来,眼中血色渐渐消退,人无力的靠在林清影身上,呈现出疲惫的虚弱。

    “谢谢!”夜凡轻声说道。

    林清影眼里流出欢喜的泪水,但马上就又紧张起来,“夜,你是精神强化者?”

    “不是!”夜凡摇头说道,“我是修道之人,刚才那种情况叫做入魔。”

    “修道?入魔?”林清影先是有些反应不过来,随即哑然失笑,“真是够笨的理由,哪怕你明天就会完全精神失常,但能和你相遇,我已此生无憾。

    因为你懂我的孤独就像我懂你的孤独!”

    夜凡能够理解林清影的想法,因为这是一个精神强化和精神异能远比修道求仙更真实的时代,所以他不会介怀林清影的怀疑,只会为那份真实的情感感动。

    “无论精神强化,还是异能觉醒,都只能掌握一种属性的异能没错吧?”

    林清影点头,作为联盟大学医学院的高材生,她对异能的了解比许多人都要详细。

    夜凡抬起右手,冰寒之气凝结成一之高脚葡萄酒杯,杯中燃烧着一团火焰,火焰上方闪耀着细小的电光。

    “精神强化和异能觉醒都是精神异变的结果,修道却是沟通天地进而驾驭天地间的各种力量,两者有着本质的不同。

    不过,当异能达到御外,到是和修道有些相通之处,只是御外几乎是异能的终点,而沟通天地却是修道的起点!”夜凡解释道,同时解除手上的法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