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儿膝下有黄金,更何况雷家的男儿。
    但是在爷爷的生死面前,雷俊的膝下没有黄金。
    风裹夹着雨水拍打在雷俊的脸上,分外清冷,他仿佛感觉不到一般,轮廓分明的脸上写满了坚毅。
    爷爷告诉过他,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承担后果,而现在,他正在承担后果,既然他的张狂自大和目中无人惹怒了林羽,那他就要接受应有的惩罚。
    他甚至觉得这种惩罚还不够,所以神情显得格外卑微。
    “雷大少,请回吧,你身娇肉贵,万一有个好歹,我可担待不起。”林羽看了眼跪在外面的雷俊,神情冷淡,低着头继续整理自己的账目。
    “雷俊知错了,恳请先生救救我爷爷雷家上下,感激不尽”
    雷俊声音高亢道,他下定了决心,如果今天林羽不答应,那他便跪一天,如果明天林羽还不答应,那他便跪两天,一直跪到林羽答应为止,或者,跪到爷爷不行为之。
    林羽再没搭理他,低着头自顾自的忙着手里的事情。
    其实林羽对于雷老的病情,已经了然如胸,早就打算出手相救,之所以接连拒绝,不过是为了给雷俊长个教训。
    前天宋老跟雷俊打完电话后,雷老便打给了林羽,跟他说明了雷老的状况。
    林羽听完后倒也没说一定能治,只是说问题不大。
    宋老大喜,对于林羽的谦虚他可是十分清楚,如果林羽说不一定,那基本上问题不大,如果林羽说问题不大,那就是百分之百没问题。
    得知雷老有救后,宋老格外高兴,不过应林羽的要求,他并没有把通话内容告诉雷俊,所以才有了雷俊三请林羽。
    “小俊哥哥你在这里干什么啊,快起来”
    这时一个清亮的声音传来,随后一个身着警服的女子打着伞快步跑了过来,伸手试图拽雷俊起来。
    “雪凝你怎么来了”
    雷俊抬头一看,发现竟然是卫雪凝,不由有些惊讶。
    许久不见,卫雪凝出落的分外漂亮,两只眼睛又大又亮,皮肤白里透红,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身形也是没得挑,长腿、细腰、挺胸、翘臀,一身警服穿在身上利落洒脱,颇有几分英气。
    “我去看雷爷爷,他们说你来这里了,我就过来了。”卫雪凝把伞打到雷俊头上,问道:“你还没告诉我呢,你跪在这里干嘛啊快起来。”
    卫雪凝一边说一边拿手拽雷俊,雷俊摇摇头,愧疚道:“我来请何先生给我爷爷治病,何先生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这人这么过分吗还是个医生呢,有没有点医德”卫雪凝怒气冲冲道,“你等着,我去找他理论理论。”
    卫雪凝说完便冲向了回生堂。
    “雪凝都是我的错”
    雷俊还未来得及阻止,卫雪凝就已经冲了进去,啪的一拍桌子,怒喝道:“你就是姓何的吗你还有没有人性,见死不救吗”
    林羽抬眼看了眼卫雪凝,不由一怔,长得这么漂亮的女警他还是第一次见,别说,还真别有一番风味。
    “你最近月事不调吧,以后注意克制克制脾气。”林羽笑了笑道。
    “你说什么混蛋,敢拿本小姐开玩笑”
    卫雪凝双眼一瞪,立马闪身到林羽一侧,一巴掌往林羽脸上扇来。
    林羽闪电般出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身子猛地一起,手腕一翻,卫雪凝噗通一声趴到了桌子上,手臂被林羽拧到了后背,动弹不得。
    “放开我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卫雪凝一边喊,一边用力的扭动着身子。
    不过很快她就不扭了,脸刷的红了,因为此时她趴在桌子上撅着屁股,而林羽正好站在她身后,两人离着很近,她扭动身子的时候,屁股难免碰到林羽身上一些不该碰的地方。
    “死流氓,你完蛋了”卫雪凝脸都红成了苹果,咬牙切齿的骂道。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林羽也注意到了这个尴尬的姿势,急忙一撒手,往后退了一步。
    “找死”
    卫雪凝狞声一喝,随后一掌朝林羽头上拍去。
    她这一掌的速度极快,力度极大,要是打在普通人身上,起码得是轻微脑震荡。
    但林羽身子却动也没动,笑眯眯的望着她,任由她打。
    卫雪凝心里暗喜,竟然不躲,看我不打死你个臭流氓。
    但让她意外的是,她这一掌挥过去,竟然没打中,也就差了半公分,掌缘几乎是贴着林羽的鼻尖打过去的。
    不可能啊
    卫雪凝心头一惊,随后一咬牙,脚步一错,再次一掌朝林羽头上砸去,本来这一掌绝对可以击中林羽面门,但是她整只手臂都伸了出去,还是差了一点点。
    卫雪凝面色大变,低头看了眼林羽的双脚,发现他身子没动,竟然已经挪了位置。
    “原来还是个练家子”
    卫雪凝冷哼一声,再也没有保存自己的实力,施展出自己所学的拳法和格斗技巧,猛烈的朝着林羽身上攻去。
    但是可惜的是,无论她怎么用力,手脚始终打不到林羽身上,每次都是差了那么一点点,甚至连林羽的衣服都没有沾到。
    “八卦掌”林羽看出卫雪凝的招式后不由挑眉笑了一下,“可惜学艺不精啊。”
    “放屁”卫雪凝双眉一蹙,速度不由加快了几分。
    “角度太低”
    “开叉太小”
    “脚步不实”
    “屁股屁股发力不够”
    林羽说话的间隙分别拿手在她手臂、大腿、腰胯和屁股上啪了几下。
    “你这个死流氓,我跟你拼了”
    卫雪凝感受着屁股上火辣辣的痛感,彻底爆发了,见打不过林羽,立马伸手去掏腰间的手枪。
    但是在她拿枪指向林羽的刹那,突然发现林羽竟然不见了。
    “随便拿枪指着别人,可是不礼貌的哦。”
    林羽的声音刚响起,下一秒卫雪凝手里的枪便不见了,随后林羽闪身坐在了桌子上,食指勾着她的枪悠闲的转着。
    “把枪还给我”
    卫雪凝脸色一白,分外急切,要知道,警察丢枪,可是大过。
    话音一落她便扑了上去,但是任她怎么努力也抢不过来。
    “还给你也可以,不过你得为你刚才的无礼道歉。”林羽一边躲一边笑道。
    “休想”卫雪凝咬牙道。
    “那我可把枪扔到屋后的垃圾车里了,你要是不怕臭,就慢慢找吧。”林羽笑道。
    “好,我跟你道歉”
    卫雪凝想了想,觉得翻垃圾太恶心,只好气呼呼的说道:“对不起,行了吧”
    “不行,没有诚意。”林羽摇摇头。
    “那你想怎么样”卫雪凝冷冷瞪着林羽,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了,不过这个混蛋身手实在是太厉害了,她根本打不过。
    “你说声大哥哥我错了,我就把枪还给你。”林羽看着她笑眯眯的说道。
    “你做梦”卫雪凝气的脸色通红。
    “那算了,我还是扔垃圾车里吧。”林羽叹了口气,转身要往外走。
    “大大哥哥我错了”
    卫雪凝好容易把这几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眼眶已经含满了泪水,委屈不已,她长这么大,横行霸道惯了,身边的臭男人从来都只有挨打的份,谁敢这么欺负过她
    “好了好了,我原谅你了,给给给。”
    林羽一看把卫雪凝惹哭了,急忙把枪还给了她,没有办法,他心肠太软,向来见不得女人哭。
    卫雪凝一把夺过林羽手里的枪,转身要往外走,不过突然间好像想起了什么,转头望向林羽,含着泪冷声道:“你现在就去给我雷爷爷看病,否则我拼了命,也要杀了你”
    “好,看,看。”林羽笑着摇了摇头,竟然觉得卫雪凝含泪装出凶狠的样子有些可爱。
    林羽拿上需要的东西后,便跟卫雪凝一起出了回生堂。
    “何先生”雷俊见到林羽出来,激动不已。
    “走吧,雷大少,我去帮你爷爷看病。”林羽语气不由缓和了几分,雷俊这一跪不禁没让他心生鄙夷,反倒让他心怀敬意,为了自己在乎的人,能将所谓的尊严抛诸脑后,这才是铁血真男人
    “多谢何先生”雷俊心头大喜,急忙起身,但因为跪的太久了,关节僵硬,一个趔趄摔向地上。
    林羽一把挽住了他的胳膊,雷俊只感觉一股暖流传来,自己双腿的僵硬感竟然陡然消失,不由心头一震,惊讶的望向林羽。
    林羽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叫着他钻进了车里。
    三人赶到疗养院的时候,只见屋里多了一位穿白大褂的男子,头发花白,看起来年纪不小了,此时正俯身替雷老做着针灸。
    “院长,这位是”雷俊不由好奇问道。
    “奥,雷公子,这位是我早上从陵安请过来的中医专家萧老,在陵安甚至整个江南的名气,仅次于宋老。”院长恭敬道,颇有些得意,萧老可是看他的面子才来的。
    “不用麻烦他了,我请来了何神医。”
    雷俊客气道,语气没了丝毫的锐利,林羽给他吃的这三天闭门羹,着实让他受益颇深。
    “何神医你请何神仙来也不管用”
    萧老一听有人自称神医,忍不住讥讽了一声,“我告诉你,你爷爷这个病是不可逆的,不可逆懂什么意思吗”
    “老先生,凡事不要说的这么绝对吧。”林羽笑着说道。
    “年轻人,你还是看看老爷子的病情再说话吧。”萧老冷眼扫了林羽一眼,因为刚从陵安过来的原因,他并不认识林羽。
    随后他冲旁边的护理招招手,说道:“把刚拍的胸透和x光片给他看看。”
    护理急忙把拍好的片子拿到林羽、雷俊和卫雪凝三人面前,指着片子讲解了起来,“双肺纹理增粗,左胸膜已经增厚粘连,左肋膈角也已变钝,而且里面有移动性液体,左膈活动受限,左上肺陈旧性肺结核,肺叶渐趋萎缩,肺纤维化加剧。”
    肺纤维化
    雷俊一听眼前一黑,身子晃了晃,差点晕倒。
    对于这个名词他不陌生,因为他一个战友的父亲就是这种病。
    这种病确实是不可逆的,死亡率比大多数肿瘤还高,据说患者确诊后平均生存期不超过三年。
    以他爷爷这种状态,就算醒过来,恐怕也活不了几个月了。
    林羽皱着光片看了半天,沉默不语,肺纤维化这点是宋老没有交代到的,看来雷老出现肺纤维化的时间并不长。
    没想到病情比他想象中的要复杂的多。
    “年轻人,你现在还敢放狂言,说自己能医吗”
    萧老对林羽现在为难的表情很满意,看向他的神情颇有些不屑。
    这种学了点皮毛,就敢口出狂言的年轻人,他见的实在是太多了。快来看””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