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2日深夜,r国首都大东亚株式会社,东条阴狠的声音响起:“柳生家的布置怎么样呢?”

    

    “一切都按您的意思在办,柳生家会在5月1日前布置妥当的。”沉稳的声音回道。

    

    “行动就在5月1日发起,具体时间由柳生家族自行掌握。”“哈伊。”“影二号有消息吗?”“没有,东条阁下。”“还没有吗?影二号还是没有影一号的功力呀!处在如此有利的位置竟无所作为。八格,要进行严厉的斥责,马上去。”“哈伊。”

    

    ※※※

    

    2011年4月23日凌晨四时,sh市公安局,黄新在一间办公室会见了他的女儿黄可。黄新问道:“你能确定田雅是军部情报处的人?”

    

    “是。我已经和军部联络过,回答很明确,田雅正是情报处派在这里的负责人东风一号。”

    

    “既便她是情报处的人,也要请军部再次的核实她的身份。我们不能放过任何一丝可疑的地方。这次光盘再次遭到泄密,一定有内奸。而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接触到这么机密的事,这个内奸的身份一定不低。要仔细追查,不能让泄密事件再次出现。”

    

    “是,我会请军部仔细核查田雅的身份。另外,黄组,黑狼会的情况很危险,请上级考虑一下对策。”

    

    “r国有多少人进入sh市?”

    

    “不下于一千人,这只是能明确下来的。黑狼会最近几个月都很低调,我怀疑最近就会有行动。”

    

    “5·1黄金旅游节是他们动手的最佳时机。命令特别组的人注意一切可疑的事情,这是我们特别组在sh市做的最后一件事。事情一过,我们这个为寻找光盘而三部共设的特别组也将取消,我和你都将会回到军部。”

    

    “是,我明白。”

    

    “陈土这几天有什么动静?”

    

    “最近浦东出现了三个非常强势的社团,我怀疑与他有关?”

    

    “哦,理由呢?”

    

    “这几个社团的势力现在已经连成一片,但却没有出现任何的冲突,这是不正常的。而在fd大学保护过陈醉的赵星与这三个社团都有很好的关系,赵星又是陈土派在那里保护陈醉的人。在陈土出现在fd大学时,我们亲眼看见赵星的手下对陈土非常之恭敬,所以我怀疑陈土和赵星与三个社团的关系非同一般。”

    

    “陈土在大事大非上的观念还是不错的,尤其对r国怀有很深的仇恨,但我们依然要对其进行监控,以防情势出现混乱。”

    

    “我们保护陈醉的人手都已撤退,我也会在明天离开学校,所以在监控陈土方面要从新布置一下。”

    

    “如果田雅没问题,就让她接手吧,我会跟军部情报处打一下商量。好了,就到这里吧,你可以回学校了。”

    

    “是。”黄可敬礼后转身走了。

    

    ※※※

    

    黄新等黄可走后又到了另一房间,里面一个中年人正坐那等他,中等个,脸瘦小无肉,样子很是阴冷。黄新一进门就才对那个人说:“不好意思,方处长,刚才中断了我们之间的谈话,咱们接着谈吧。你是安全局情报处sh市分组组长,对现在的情势有何看法?”

    

    哈哈一笑,刚才一声不吭的方情说:“你是特别组在这里的小组组长,我只是来协助你的,以后有什么我能做的事,你黄组长只管吩咐一声,方情是全力以赴啊。至于看法嘛,哪里比得上您黄组呀,哈哈……”

    

    “方处长别太谦虚,安全局在这里的情报网,我可是抱了很大的希望。为了这次能击溃r国的扰乱,我希望军部和安全局能通力合作,再加上公安局的正面出击,争取报上一箭之仇。”

    

    “好,有黄组这句话,我方情取不效死命?我们在sh市的分局百名特工早已全部出动,一定不会辜负黄组的希望,全力控查出r国的这次行动目标。”

    

    “一定。我们军部精英特种部队早已准备妥当,公安局也是内紧外松,只等可靠的情报一到,就可以对他们实行有效的打击。”

    

    “那好,黄组,我就先走了,保持联络吧。”方情见事情谈得差不多了,就告辞而去了。

    

    黄新送走方情后在那沉思了起来,这个方情是安全局局长童工代的心腹,而童工代和他的老上司高天祥是处在不同的政治阵营中,也就是童工代的上面人是站在林主席的对立面,一句话,政敌。方情在sh市一向与他走不到一起,就算为了1·15事件,也是很不买他的帐,这次恐怕也是嘴巴上热闹一下。黄新想到这儿,也只能寄希望于自已军部情报人员有所收获了,也就是特别组派驻sh市的军方情报负责人,自己的女儿黄可和军部情报处在此地的情报负责人田雅。

    

    ※※※

    

    2011年4月23日上午7点,王尚和黄善在天景别墅楼上的陈土书房中向陈土报告这两天的情报。房内还有三子、愣头青、刘子山和赵星一起旁听。

    

    “土哥,据在黑狼会的内线报告,这四个月以来,不断有大量的人手进出黑狼会总部,但具体的落脚点没人能打听出来。黑狼会有所察觉,我们有两个内线损失掉了。”黄善简洁地道。

    

    “损失的人手要妥善处理,安家费和家属的安全问题要考虑到,不能在这方面掉以轻心。”看着两人都点头同意,陈土继续说:“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一定要查出这些人手的数目和落脚处,他们的武器装备最好也要查出。但是,最为重要的是他们的目标,只有知道这一点,我们才能占有主动权。”

    

    这时赵星说:“土哥,你的那批私人武装真的不错,人人都是高手,而且各有专长。就是有一点,人手太少啦。土哥,怎么只过来了五十个?”

    

    陈土对这个一块长大的兄弟感情最好,不然也不会把最精英的人手和雇佣军都交到他的手上,那些可都是这几年血雨腥风中积攒下来的最金贵的财富啦,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你还不满足啊?五十个最专业的各种人才,再加上三百余名最强悍的杀人机器,足够你用的。猩猩,你给我记住了,这五十个人每一个你都要给我珍惜一点。那几百名雇佣军人虽然是各安天命,但也是我多年的伙伴,一样要小心使用,记住呢?”

    

    ‘记住了。”赵星忙不迭地点头,在正事上,就算是他也不敢开陈土的玩笑。

    

    愣头青笑嘻嘻地皱起一张黑脸,一脸笑得稀乱地说:“猩猩,你现在是手握大权啊,感觉怎么样?”赵星嘿嘿一笑说:“一个字,爽!”

    

    陈土说:“现在我说一下你的任务。抽出你手中这三百多人中最优秀的杀手和阻击手交给王动的暗组,在以后的这段时间内让他给我不断地猎杀黑狼会的上层人物,打乱他们的阵脚。树倒猢狲散,他们上层一倒,下面再多人手也是白搭,这是一场精英的战斗。鹰巢要全力提供目标的情况,密切监视猎杀后对方的反应,分析出有用的情报。”

    

    赵星点点头说:“土哥,我认为要对青衣和龙虎同时下手,这样可以混乱一下局势。”

    

    “你好毒!”三子和愣头青一齐叫了起来。

    

    陈土笑说:“目前的情况不宜太混乱,还是不动他们为好,大局为重嘛。我给你们说了,这次是r国入侵,入侵原因我不能告诉你们,但你们不会放过惩治这个我们整个民族的敌人的机会吧。”

    

    “当然不会,我们都是nj人,就是死也不会望记六十多年前的那场大屠杀。”赵星和三子三人怒吼道。阿山哥和王尚也同时点头不已,都是一脸狠色。

    

    陈土又接着说:“其余的人手安排在我们新购建的基地中,准备好车辆,随时待发。而你的任务,猩猩,就是尽量和他们配合好,让他们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出现在他们应该到达的地方。他们的武器装备都到位了吗?”

    

    “武器装备到位了,土哥。我把他们安排在五个不同的地方,都配备了车辆,随时可以行动。对了,土哥,这些装备是从哪里搞到手的?”

    

    “我自己就是做的这个生意,你说我从哪儿搞到手的?三子,你和愣头青,还有阿山在这段日子要辛苦一点,把各方面的情况要掌握好,总体调控好,不能出任何纰漏。”

    

    陈土想了想再说:“三子,你和愣头青、阿山三人就坐镇这里,指挥全局。记着,让我们三个社团所有受过训的精英都准备好,随时待命。一般外围小弟们就让他们全力打探情报,还有混淆黑狼会的视线,他们不用参与争斗。

    

    ※※※

    

    2011年4月23日中午时分,日成大厦顶层,吴成庆两兄弟正和小犬用中餐。

    

    吴成庆举起一杯红酒笑说:“小犬先生,这杯酒祝我们双方合作愉快。”

    

    小犬也举起酒,皮笑肉不笑地说:“合作愉快。”

    

    喝干杯中酒,吴成庆略显兴奋地说:“现在所有事宜都已妥当,就等五一来临。小犬先生,如果这次我黑狼会能一统sh市黑道,一定会重谢贵方。”

    

    嘿嘿一笑,小犬阴险地说:“我们柳生家族为你们黑狼会训练的人手还满意吧?这可是我们家族动用了最先进的训练方法才在短短数月内训练成功的。”

    

    吴成功在旁边忙说:“满意,当然满意。这五百精英一定会在这次行动中大放光彩的。”

    

    小犬阴笑说:“到时我们双方一齐在sh市大干一场,当所有黑道势力被我们扫尽时,就是黑狼会称霸sh之时。”

    

    “小犬先生说得好,说得好,哈哈……”

    

    ※※※

    

    2011年4月23日下午3点,浦东某酒店地下室内,r国人小犬在暗淡的灯光下和一个身着黑色风衣的蒙面人在谈说。

    

    小犬颇为恭敬地说:“影二先生,您的情报帮了我们柳生家族很大的忙。这次您能够现身和我相见,令我备感荣幸。”

    

    风衣蒙面人改变了声音,怪里怪气地说:“东条阁下的命令是我不能违背的。这次z国公安和军部与安全局三方联手,实力不小,希望柳生家族能一击功成,放我大和民族光彩。”

    

    “哈伊。”小犬阴笑一声,说:“有黑狼会这帮蠢贷帮忙,还有何事不能成功?他们还在做美梦呢,以为咱们柳生家族为他们白白训练人手,岂不知这些人手早被我们在脑中都做了手脚,只要我们动一动遥控器,所有人都只会接受我们的命令行事。”

    

    风衣蒙面人哼了一声,严厉地说:“小犬,你不要太得意忘形。要知道我们现在的敌人不是黑狼会,我们大东亚的目标是那座该死的碑。”

    

    小犬很恐慌,这个影二号是谁也不敢得罪的人,就连柳生家族族长也得顾忌三分,忙说:“哈伊!柳生家不会辜负大东亚和东条阁下的期望,一定会圆满的完成此次任务,还请影二先生放心。”

    

    风衣蒙面人哼了一声说:“希望如此吧。我让你们调查陈土的事办得如何呢?”

    

    小犬忙说:“正在调查中。据目前调查结果,已经知道陈土与浦东新发展起来的三个社团有关。”

    

    蒙面人不满地说:“这就是你们几个月以来的调查结果吗?八格,你们柳生家太无能了。”

    

    “哈伊。”

    

    蒙面人阴狠地盯着匍伏在地的小犬严厉地说:“陈土就是六年前从你和那个支那人张龙眼前拿走光盘的少年。就是他协助z*方获得了那张光盘,使我大r国的利益遭受到了非常大的损失。为此大东亚有一位中将切腹,三位少将殉难。而我,也受到了东条阁下的严厉训斥。”

    

    “哈伊。”小犬虽然知道去年年底的行动失败,但现在才从这个影二号口中知道具体的结果,没想到损失有如此之惨。

    

    “加紧调查陈土的一切,不要让他再次破坏我们大东亚的计划。”“哈伊。”

    

    ※※※

    

    2011年4月24日上午10点左右,天景别墅内。

    

    “土哥,有信息表明黑狼会在注意我们。”王尚是个电脑痴迷狂,离开了电脑就好像隐君子离开了毒品,变得萎靡不振,连说话都是有气无力的。

    

    陈土并没有因此而忽略王尚说的话,他知道一个独力逃脱m*方和安全局重重追击的人的话是不能不考虑的,做出了重视王尚的话的样子,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王尚见陈土在注意听他的话,精神也有了些振奋,说:“我的意思是黑狼会的调查对像不是我们黄龙或黄龙下属社团,而是土哥你个人。”

    

    陈土一听这话心里一窒,他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那就是黑狼会或r国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他的往事,也就是六年前的偷拿光盘和四个月前的重获光盘的事。想到这儿,陈土知道黄龙出现了组建以来的第一次危机,即是敌暗我明。一个自己目前并不知道的人在时时刻刻地盯着自己,这个味道可并不好受。

    

    考虑了一下后,陈土神情平淡地说:“这个消息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在得到了王尚的点头后,陈土继续说:“让黄善加紧情报的收集工作,不要让别人抢得先机。你要利用网络进入黑狼会的系统里面,看能不能得到一些什么。”

    

    “好的,阿善已经在全力以赴的进行中。我已经在着手进入黑狼会的系统,但还要一个新的解码器,大后天会从欧洲空运到。安装好后,一个小时我就可发攻入这个r国高手设计的系统。”王尚少有的正经回答。

    

    让王尚走后,陈土用手机拨了一个电话,通了之后电话那头响起一个浑厚的声音,恭敬的用英语问:“我是汉斯,请问主人有什么吩咐?”

    

    陈土也用英语说:“你好,汉斯。现在你马上放下手头所有的事,赶到这里来,我很需要你的帮助,带三百人过来吧。另外再让罗斯也带三百人过来。那边嘛,就让汤姆和烂泥负责吧。”

    

    电话那头的汉斯马上回道:“请您放心,主人,我和罗斯马上说会来sh见您。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就如此吧。待会儿见,汉斯。”

    

    陈土接着又拨通了赵星说:“猩猩,现在阿醉身边有多少人手?”

    

    赵星在那头马上说:“有二十个你的私人武装,再有十个雇佣军士,分成两班保护着阿醉。怎么呢?黑狼会又想对阿醉动手吗?土哥,我马上带其他人过去……”

    

    打断了赵星急切的声音,陈土说:“把你交给王动的擅长暗杀的高手派一部分到阿醉身边,你现在就去守在阿醉附近,我不想阿醉有任何的危险。另外,我已通知了欧洲那边,总管汉斯和私武头目罗斯晚上就会到达,最迟不会超过明天,他们一过来接手保护阿醉,你就回去执行你的任务。”

    

    “好的,土哥。那我挂了,我得赶去阿醉那里。”

    

    陈土听到那头响起“啪”的一声后也挂了电话,又按响了免提,一个声音响起:“土哥,您有什么事吗?”

    

    陈土对这个外面守值的小弟说:“去把三子和阿青、刘子山叫进来,我找他们。”

    

    “是。”

    

    一分钟后,三子三人到了书房外面,陈土让他们进来,招呼三人坐下后说:“现在情况可能有一些变化,所以找你们商量一下。”

    

    三子的娃娃脸带着一脸的童真说:“土哥,出了什么事?”

    

    望了望愣头青和刘子山都是很注意的样子,陈土说:“我估计黑狼会和r国人知道了风行组等是我们黄龙的社团,而且也摸清了我的底细,这对我们是很不利的。”

    

    刘子山一惊道:“这怎么可能?风行组几个社团还可以说是有些蛛丝马迹,但土哥你的底细又有谁能清楚呢?”

    

    陈土点头说:“这正是我不解的地方。”其实陈土心中明白,这一定是和光盘事件有关,黄新一直没能查出泄露光盘下落的内鬼,这次肯定又是这个人摸清了他的一切后,通知了黑狼会和r国人。看来,有必要和黄新见上一面了。

    

    愣头青沉着地说:“目前还有回旋的余地,我们马上调整部署,打乱监视人的安排,再次由明转暗。”

    

    三子说:“愣头青说的不错。以前我们倚仗的就是他们在明,我们在暗。现在让他们摸到了我们的一些情况,那我们就再次隐身,趁他们还没有完全控制我们的时侯摆脱他们的监控。”

    

    刘子山也点头说:“我认为这是必要的。但有一点不要忽略,黑狼会和r国人这次不是针对我们,而是有他们的目标。这一点土哥再三强调过,所以我们不用太过担心。黑狼会他们绝不会把主要精力放在我们身上,所以我们还是有很大的机会能出其不意的打击他们的。”

    

    三子接口道:“我同意阿山哥说的,他们不会把主要精力放在我们身上。”

    

    陈土听着这些话心里苦笑了起来,心想你们是不知道光盘的事,所以认为r国人不会对付自己,但自家可清楚的很,一旦r国人知道了自己在光盘事件中扮演的角色后,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想到这儿,陈土只能说:“我希望你们不要轻视任何对手,这是很重要的一点,对保障我们黄龙来说。其实,r国人是即将到来的这次大战的主谋,正是他们可能会因为一个特殊的原因而来对付我们黄龙,所以,我希望你们慎重地对待我刚才说的事情。”

    

    三子三愣了片刻,愣头青才说:“既然r国人有对付黄龙的特殊理由,那我们就不能掉以轻心。土哥,我建议,我们的人手全部重新转移。对于将行动的人实行集中管理,以防出现内鬼。”

    

    陈土点点头说:“一切都要照受训时的做,这是不能有任何折扣的。”

    

    三子也马上说:“现在时间还来得及,土哥,我提一个建议。”

    

    陈土示意他说下去,三子又想了一下说:“以前土哥把浦东三个社团分开来管理,这是因为别人不清楚其中的关系。但现在黑狼会已经因莫名的原因知道了其中的关系,我认为就没有必要再分开管理,这会多乱费我们的管理精力,而且也不能由黄龙集中地安排和使用黄龙所有的力量。因此我提意,这三个社团应该马上统合,集中力量以防被敌人分而歼之,也能够三只拳头捏在一起的打击敌人。”

    

    刘子山一边听一边点头,等三子说完后马上说:“三子这个提意好,我也赞成。土哥,黄龙的外围势力既然已经暴露,就没有必要再遮遮掩掩,反正土哥手中还有大把他们不知道的力量,一样能攻其不备的。再说,分组三大社团的初衷是在于悄然无声中的发展力量,现在三个社团重组后的势力已足可以搞衡三大势力,所经我认为是统合风行组三个社团的时侯啦。”

    

    陈土听到这儿,考虑了一会儿几个人的话,最后下定决心说:“既然你们都这么说,那好吧,就让风行组三个社团统合起来。这样吧,赵星现在统管虎组,就由愣头青你来做吧。”

    

    “我?”愣头青一愣,说:“土哥,不如还是猩猩来吧,他最适合做老大。”愣头青虽然也是陈土的生死兄弟,但他清楚赵星才是陈土最信得过的人。从小赵星流浪到陈土家后,就在那赖着不走了,基本上就是陈土的亲兄弟一样,要不陈土逃亡之后,赵星到了sh混黑道都没忘每月给陈醉汇钱?

    

    摇摇头,陈土清楚愣头青的心思,说:“猩猩是我陈土的生死兄弟,你和三子也一样。难道你们忘了我们在老家一起拼命时的情景了吗?我可是没忘。”

    

    陈圭充满怀念情感的语气也使愣头青几个触动了久已忘却的回忆,三子说:“土哥对我们几个还有什么话说,哪次打架、拼杀不帮我们?要没你,我们早就见阎王老子去喽。”

    

    愣头青的黑脸一阵抖动,最后激动地说:“对不起,土哥,是我愣头青不是东西,辜负了土哥一片心意。既然土哥让我做,那我愣头青一定就把它做好,让它成为黄龙的一只利刃。”

    

    “好!”陈土站身走过去拍了拍愣头青的肩膀,说:“我陈土不会看错人,你有勇有谋,只要你全力去做,我们都会在后面支持你的。”

    

    “嗯!”

    

    愣头青站了起来,把手紧紧地握在了陈土的手上,三子也过来伸出了手。陈土看了看在一旁的刘子山说:“阿山,为什么不过来?你虽然不是我从前的生死兄弟,但却是我和整个黄龙今后的生死兄弟。”

    

    “好!”刘子山激动地忙跑过来伸出了手,四人紧紧地握到了一起……

    

    “那这个社团起个什么名字好呢?”愣头表犯难地说。

    

    陈圭想了想说:“它是黄龙在国内的第一社团,以后它将会正式现身道上,就叫天龙社吧。天地玄黄,以后黄龙的社团依此类推。”

    

    愣头青点点头,说:“这个名字好,有气魄。”

    

    陈土接着说:“天龙社以愣头青你为正手,吴山河为副。还有,远安公司这段时间让黄角去看,我们请的经理人办业务不错,但现在是非常时期,不能出差子。鱼头就去远帆帮阿洞吧,阿洞身手不错,但有个帮手更好。”

    

    三子说:“还要派一些人手进远安那边,特别是阿任那边。”

    

    愣头青说:“这些我会办的。利用远安调一些人手去黑狼会那边,这是我们早就想好的。”

    

    点点头,陈土说:“以后这些事你愣头青自己做主,不用再事事都来问我。最多,和三子他俩打声招呼,或者商量一下。”

    

    “好。”

    

    ※※※

    

    2011年4月24日12点,风行组、云涌社、东征团三社团同时向道上宣布联盟,组成天龙社。龙头黄步青,副手吴山河。

    

    此一消息引起sh市黑道一阵波澜,黑狼会三大社团也是惊讶不已,因为天龙社这时的势力早已在默默无闻步入了超一流的水平。自此,sh市再不是三大势力三足鼎立的局面,而是四强争霸之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