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亲爱的太太,你现在还要怀疑我的身份吗?”男人看着她,嘴角勾着笑意,可眼底却没有半点平日里的爱意。
    布桐的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起身冲出了病房。
    “布桐表妹,你去哪里?等等我!”黎晚愉急忙追了出去。
    “琛哥,究竟是怎么回事?”江择一上前一步问道。
    “我也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发疯。”厉景琛淡淡的回。
    “桐桐这几天为了找到你,精神压力太大,难免有情绪失控的时候,你多让着点她,我已经问过医生了,你的身体状况可以坐飞机,我们明天就回帝都。”
    厉景琛淡漠地闭上眼睛,“知道了。”
    江择一盯着病床上的男人看了一会儿,开口道,“那琛哥你先好好休息,我去看看桐桐。”
    “嗯。”
    江择一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
    黎晚愉跟着布桐,两个人直接来到了隔壁暂时提供给医生休息的房间里。
    “太太,您来了。”医生急忙迎了上来,“是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觉得我老公有问题,他的脑子是不是受创了?”布桐着急地问道。
    “......太太为什么会这么说?”
    “我觉得他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如果不是他身上的伤疤都在,让我确定他是我老公,我真的怀疑他是别人假冒的。”
    “先生是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他对我极其冷淡,不是心情不好的那种冷淡,他是一个情绪掌控力极强的人,就算心情不好,也不会这么对我的。”
    “太太,照目前来看,先生的精神方面没有问题。”
    “可是他真的有问题,”布桐想了想,道,“如果身体没问题,难道他是装的?可是为什么啊?他为什么要这样?难不成他是受了什么威胁,想要推开我?”
    医生犹豫了一下,道,“太太,要不这样吧,咱们先回帝都,用最先进的医疗设备为先生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再说。”
    布桐轻轻点了点头,“暂时只能是这样了。”
    从医生那里出来,江择一已经等在门口,上前握着布桐的肩膀,问道,“你跟医生说什么了?”
    布桐心不在焉的道,“没什么,就是觉得景琛有点不对劲,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医生说要尽快回帝都检查清楚。”
    “好,让琛哥休息一晚,明天一早我们就回去,你跟晚愉回酒店休息,我在这里看着琛哥。”
    布桐摇了摇头,“我想守着他,我一步都不想离开他,哥,你放心吧,我没事的。”
    “桐桐,你听话,既然你也看见琛哥情绪不稳定,我不希望你成为他的发泄对象。”
    “我是他的妻子,是他最亲近的人,怎么能因为他情绪不好就远离他呢?他身体这么虚弱,我不会跟他吵架的,你不用担心。”
    江择一不放心,“那我在这里陪着你一起守着琛哥。”
    “好,”布桐点头答应,突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沈彦那边有消息了吗?事发现场的火灾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感觉一定跟景琛有关,可是他只说当时昏迷了,什么都不知道......”
    “还没有消息,等有消息了他一定会通知我们的,再耐心等等。”
    “明天我们就要走了,我当然希望今晚能查清楚,这样宋迟也不用留下来了。”
    “宋迟原本就要留下来的,之前剿灭的那个暗杀组织还有些事情需要他善后。”
    布桐牵强地笑了笑,“你瞧我这脑子,你不说我差点忘了。”
    “桐桐,你累了,”江择一心疼地拍了拍她的肩膀,“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先不要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琛哥不会有事的。”
    “我没事,”布桐深呼吸一口气,冷静了下来,“晚愉,先让择一送你回酒店收拾东西,我就不去了,明天我直接从医院出发去机场。”
    “好,我现在就回去收拾,你的东西不多,很快就能收拾好的。”
    “辛苦你了。”
    “布桐表妹,跟我还这么客气干嘛?你好好的我才能回去跟表爷爷交代。”
    布桐弯了弯唇角,“那你早点收拾好早点睡觉,我先去陪我老公了。”
    江择一和黎晚愉很快离开,布桐来到病房,厉景琛已经睡了,一张俊美无双的脸在灯光的照耀下,衬得更加完美无缺。
    “嫂子,你回来啦?”守在病床边玩手机的宋迟压低嗓音道,“我跟老大理论了几句,他很不耐烦,可能也累了,闭上眼睛就睡了。”
    “哦,”布桐上前帮厉景琛盖好被子,小声道,“他身体还没恢复,你不要惹他生气。”
    “那不行,老大骂我可以,毕竟我平时被他训习惯了,可是凶嫂子你不就很反常了吗?”
    布桐轻叹了一口气,“咱们出去吧,让他好好睡一觉。”
    “好的嫂子。”
    两个人来到门口的长椅上并排坐下,值班的保镖守在他们身旁。
    良久,布桐才轻声开口道,“宋迟,你说得没错,他从来没有这样对过我,就算是过去我们吵架吵得最激烈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过,所以不仅是你,我也觉得他不正常。”
    “嫂子,明天你们就要回帝都了,我还要留下来待几天,如果老大有什么事,你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啊,虽然我是小爪子,但是关键时刻,我还是可以站出来跟老大说一点别人不敢说的话的。”
    “我知道,你是他的兄弟嘛,自然可以畅所欲言,但是我相信我老公一定不会变的,他一直爱我如初,怎么可能短短几天之内就跟变了个人一样?所以一定是有原因的,我现在担心,会不会是他的脑子受了创伤才导致这样,但最好的结果还是他有什么苦衷,这一切都是暂时装的......”
    “嫂子,等明天回帝都好好帮老大检查一下就知道了,你千万别急啊。”
    “不急是不可能的,只是人能找回来,我已经很庆幸了。”
    两个人正说着话,沈彦便大步从外面走了进来,“太太,宋迟,你们怎么坐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