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一提起这个就来气,扔下手里的吐司,道,“什么意思今天一大早,就有一群人拉着横幅,去布宅抗议了,那场面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相当壮观。
    爷爷的威望你不是不知道,以前去布宅的都是慕名而去想瞻仰爷爷风采的,现在倒好,抗议示威啊布桐,爷爷这辈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不白之冤,这些都是拜你的好丈夫厉景琛所赐,我要是不改掉你的微博密码,你一发声替厉景琛说话,那接下来他们要来的地方就是星月湾
    桐桐,我知道你爱厉景琛,但是我希望你别忘了,你是一个公众人物,一举一动都被很多人关注着,你的言行举止,不单单是代表你自己,还代表了布家和聚星,一旦说错做错,很容易牵连别人的,懂吗”
    “那爷爷现在怎么样了那些抗议示威的人有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啊”布桐着急地问道。
    “这倒没有,那些人也进不了布宅,只是在门外呐喊示威,气得爷爷血压都飙上来了,好在林总稳住了那些人,让他们离开,但是人并没有走远,还在布宅外面待着呢,保镖会拦住他们,不让他们进去的。”
    “怎么会这样......”布桐抿了抿唇,站起身,“我现在就回家陪着爷爷。”
    唐诗抬手,示意她坐下,“行了吧你,给我好好待着,你现在出现,那些人更兴奋了,估计又得重新喊一遍那些难听的话给你听,你还是消停点吧,星月湾现在比布宅清静多了。”
    布桐闻言,缓缓坐了下来,却没有了一点吃饭的胃口。
    “太太,您吃得太少了,再多吃几口吧,”吴妈上前,给布桐剥了一个鸡蛋,“这是布宅派人送来的鸡蛋,张妈一早去后山捡的,很新鲜的,您吃一个。”
    “嗯。”布桐接了过来,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
    吴妈看了唐诗一眼,咕哝道,“唐小姐不应该跟我们家太太说这些的,先生千叮咛万嘱咐,太太需要静养,不宜伤神。”
    唐诗冷笑一声,“这话说的,好像是我让桐桐伤神一样,事情明明是厉景琛自己做出来的,没有他的话,还会有这么多事吗布家需要遭受这种无妄之灾吗”
    “我跟太太一样,相信先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先生不缺钱,知道取舍,我一个妇道人家都知道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件事情的风险太大,先生没必要为了钱承担这么大的风险。”
    “是啊,你都知道的道理,厉景琛当然也知道,可是你不知道的是,人心是世界上最难填满的东西,你可能还不知道,像这样的建筑,为了安全起见,在完工之后,有关部门都会派人检验的,uual集团属于私人企业,当然要接受最严格的审核,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厉景琛是爷爷的孙女婿,身份摆在那里,就算是蒙混过关,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吴妈气得不行,“唐小姐的意思是,我们家先生会打着老首长的旗号为自己谋私利这样的指控未免也太严重了,说这种话,唐小姐还是谨慎为好,不能仗着跟太太关系好就可以随意污蔑。”
    唐诗嗤之以鼻,“你们一个个,都被厉景琛
    洗脑洗得不轻”
    “诗爷,你够了,越说越过分了,”布桐打断了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观看法,你不相信厉景琛是你的事,我选择相信我丈夫是我的事,既然看法不一样,在这里争论也没有意义,一切等事情调查清楚再说吧。”
    布桐站起身,“你慢用,我去给爷爷打个电话。”
    ......
    uual集团总裁办公室。
    慕西临开门进去,急得已经快冒烟了,“是哪个不要命的小杂种,居然敢这么诬陷咱们,给我找出来,我非剁碎了他不可”
    “慕总,请坐。”沈彦起身,把自己的椅子让给了他。
    慕西临坐下来,才看见tank也在,正在他旁边坐着,“哟,你小子难得来公司啊,这是来调查的赶紧把人给我揪出来,老子一定亲手收拾......”
    “慕总,你就这么确定是被诬陷的”tank笑着问道。
    “废话,老子堂堂uual集团的总经理,都没见过那份所谓的破文件,不是诬陷是什么”
    “文件自然是假的,可这份假文件,就是从你家里的电脑里流出去的,你要收拾的人,是你自己。”隔着一张办公桌,厉景琛坐在两个人的对面,慵懒地靠在椅背上,修长的手指极具节奏地敲着桌面。
    “什么”慕西临一脸懵逼,“怎么可能我家的电脑里根本没有跨海大桥有关的文件,更别说是假文件了。”
    “我让tank偷偷去了你家放进去的。”
    “......靠你怎么知道我家的密码”
    “大门密码六个6,至于电脑的密码,根本难不倒tank。”
    慕西临的脸色一寸一寸白了下来,“景琛,你说资料是从我电脑里流出去的,而我家除了我就只有诗诗,也就是说......是诗诗泄露出去的可是不可能啊,我都按你交代的,把书房的门锁上了,电脑也设了密码的。”
    厉景琛没说话,而是看了tank一眼。
    tank拿了面前桌上的ipad打开,点开了一个视频,把ipad递给了慕西临。
    慕西临接过来,看着视频里的画面,眸光渐渐变得冰冷。
    视频里,是唐诗坐在他的书桌前,一个接着一个文档地查看他电脑里的资料,最后终于发现了什么,拿出手机拍照。
    “慕总,不好意思啊,我在你书房里安装了隐形摄像头。”tank解释道,“网上曝光的那些资料,就是唐诗拍下来的这些。”
    慕西临一言不发,在看完视频后,又盯着ipad上静止的画面失神许久,才开口道,“tank,沈彦,你们两个先出去。”
    被点到名的两个人很快离开。
    “景琛,你故意下这么大的一个套,就是想让诗诗钻”慕西临抬眸,眉眼间凝着一股阴郁之气,望向办公桌对面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