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展用速度更快的一拳破开了罗立成致命的一击,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之外。(http;//

    没有人能想到结果会是如此,即使一些有经验的老生从那一招便觉得要出大事了,不过他们也乐得如此。可是还未从幸灾乐祸之中出来便看到罗立成被萧展以极快的一拳击中用手关节,紧接着一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战斗便毫无悬念结束了。

    此时围观者的心情难以用言语表达,多是心情复杂,特别是远远围观的李信。

    李信原本便是刻意接近萧展来获得他的信任,从而更好监视、打听,以便能够更好的讨好罗立成。这次貌似关心的询问也不过是为了打听清楚萧展是否会害怕然后没到晚学便逃了,好让罗立成这边做好准备。

    可是没想到,萧展两三下便解决了罗立成的小弟。接着更让他傻眼的是萧展竟能与罗立成平分秋sè,好在罗立成还有后手,之后便瞧见萧展被罗立成打的毫无招架之力。正当他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眼前的形式陡转,萧展一招克敌!

    李信也就没由来的急躁起来,心里不禁有些担忧,若是萧展知晓自己是罗立成的内应,那还不得玩完了?

    想到这,他抬头瞧了一眼场中背朝自己的萧展,心里寻思着走为上策,要是待会被罗立成招出来那还得了?

    思绪停在这里李信便不愿往深处去想,他下意识的慢慢后退,只退了两步便撞到了人,紧接着他便感觉到自己的后领被一人抓住,然后整个人腾空,被甩了出去。

    屁股很痛,李信的第一感觉便是如此,他有些愤怒的抬头,待瞧清了那人,愤怒立刻转变为喜悦,原本想要逃走的心思也没了。

    此时场中情况再变,那罗立成怨毒的骂了萧展几句,顺便把自己的大哥给提了出来,他瞧着萧展沉默不语以为不敢拿他如何便再出言相激,哪知他只是不适应刚刚特别的能力带来的副作用——jing神震荡。

    这个通过眼睛在两次危机情况下使用出来的特别能力直接被他冠以“真实之眼”这般牛气烘烘的名字。这一次的应用让他知道这特别能力的作用,那个最大的结点不用想便知道是一招之中关键点,只要集中那一点,便能完美的做到“以点破面”。

    至于那些小结点,他猜测小结点不是最关键的点,只是相对重要于其他部分。会不会正确,之后还得实验才知。

    两次真实之眼的使用让他明白使用后的后果便是一会儿的头痛,这是jing神力损耗太大带来的结果,也是真实之眼的副作用。凭他现在的jing神力,两次便是极致,若第三次很有可能因为jing神消耗极大而变成白痴,可是有很多术师便是如此。

    另外他还明白了一点,真实之眼必然能做到以点破面,但是也要自己的拳头力量够大,速度够快才行,不然就会如同上一次那般,身体跟不上反应,只得活活挨揍。这次是在危机下九转天辰诀以之前从未有过的速度运转,出拳速度才比以往的任何一拳都要快,都要猛。

    微微晃了晃自己的脑袋,他勾起嘴角看着面前假作镇定出言不逊的手下败将罗立成,当罗立成说到“你敢拿我怎样”的时候,他笑了,很高兴的笑了。罗立成的反应说明了从**到jing神都被自己打败了!

    对于罗立成的威胁,萧展根本没放在心上,顺便还趁着罗立成jing惕大降的时候给了一脚,踹在他的小腹上,将他踢出了两三米。

    萧展还想教训罗立成,却感觉到身后劲风吹来,再瞥见罗立成眼里闪过欣喜,便知晓有人偷袭。

    转身,抬臂格挡,动作一气呵成。

    偷袭者的力量比萧展大得多,一拳打在他的手臂上,他便被击飞摔倒在地。好在他已经有所准备才没有那么狼狈,只是在地上滚了两拳便停了下来。

    萧展起身抹了抹嘴角的渗出的些许血液,抬头看了下偷袭者的面容,此人与罗立成的模样倒有几分相像,只是比罗立成多了一分yin冷,想来便是那罗立王了。

    果不其然,只见原本倒地的罗立成快速爬起来,来到此人面前,带着点愤怒与委屈道:“哥,你要帮我报仇!”

    啪!

    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罗立王竟然给了罗立成一巴掌,把罗立成打懵了。

    罗立成捂着微微肿起来的右脸颊,声音微颤:“哥,你干嘛打我?”

    “废物,连一个新生都收拾不了。”

    罗立成低头,心里对萧展的怨恨越发加深。罗立王虽说打了弟弟一巴掌,心里也着实不好过,但为了让弟弟深刻的记住这次教训,打一巴掌还算是轻了。

    “萧展?很好,连我罗立王的弟弟也敢打!活腻了?”罗立王面无表情道,却有一股子yin狠慢慢渗透出来。

    这是一个比他弟弟更难对付的角sè,萧展在心里给罗立王定位。

    这次恐怕是真的逃出不一顿饱揍了,罗立王可是淬体七阶啊,自己与他的实力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他打自己还不是跟玩一样?

    跑?关键是跑得了吗?

    “呵,准备好了吗?”罗立王忽然抛出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准备?自然是准备挨揍!

    罗立王才说完那句话便踏出三步来到萧展面前,左手出拳,很随意的一拳,力量却是萧展无法抵挡的。萧展自知这点,只得再次抬臂挡住这一击。

    嘭!

    随意的一拳便将萧展再次击飞,两人完全不在一个档次,即使他再使出真实之眼,也挡不住这一拳之威。

    萧展摔倒在地,翻滚了几圈再次爬起来。罗立王依旧是随意的一拳,萧展依旧挡住,击飞,翻滚,再起身。

    罗立王脸上闪过一丝狠厉,再挥出一拳,情况不变,击飞,翻滚,起身。

    “我倒是看你能撑都少次!”

    嘭!嘭!嘭!

    一拳又一拳,罗立王已经五次将萧展击倒在地,他还是握着拳头爬起,虽然是一次比一次艰难,一次比一次狼狈,但每一次爬起都让罗立王难受,让他想起地里的蚯蚓,即使断成好几截依旧在蠕动着。

    “可恶的爬虫。”

    罗立王轻轻念到,手上不自觉的用上更多的力量,一记手刀就要切向萧展的右手臂,这个力量足够使萧展的右手臂骨折。

    萧展面面对这一击也是有心无力,前面的格挡已经耗费了他所有的气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手刀靠近自己的手臂。

    就在这时,一声娇喝响起:“住手!”

    萧展便看到一个红sè的身影飞奔而来,一两个眨眼的时间就来到自己身旁,在罗立王的手刀距离自己还有五六寸的时候,来者一掌拍出,直奔罗立王的手刀。

    手掌光滑如玉,却挡开手刀,救下了萧展。

    “于红叶,你干嘛?!”罗立王被击退后,心生怒火,任谁在这个时候被人插上一脚也难受的很,更何况眼前此人更是他的梦中情人。

    “罗立王,够了!他都被你打成这样了,还不罢休?”

    萧展初闻来者的声音觉得有些耳熟,抬头定睛一瞧,此人却是那ri在体能训练馆与他有过一面之缘的学姐,那ri对她还颇有怨言,没想到今ri却是这个所谓的学姐救了他。

    “这小子是你什么人?”罗立王饶过于红叶的问题,反而问了她一个问题。

    “我跟他什么关系与你无关!要想打他先过我这关!”于红叶嗔怒,显然对罗立成不感冒。

    罗立王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暗道:“于红叶修为与我相差不多,况且我若与她动手今后怎办?”

    “哼,小子,以后小心点!”

    权衡利弊之后,罗立王狠狠的瞪了萧展一眼,便带着罗立成离开了,没有了热闹,围观者也慢慢散去。

    当最后一个人也走了之后,萧展两眼一黑,再也撑不住,直接晕了过去,迷迷糊糊之中他似乎听到了学姐的娇嗔。

    “啊,sè狼!”

    好软啊,这是萧展脑海里最后滑过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