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浩悠悠地喝了一口啤酒,瞄了眼青年人,忽地笑着说:“我说邱总,怎么看起来神色不太对劲啊?”

    青年人却是摆摆手,淡淡地说:“这阵子老板心情不好,我遭秧了!”

    “我说邱总啊,你月收入近万,偶尔受受气又何妨?”刘浩似乎对青年人很是了解。

    “就是因为自以为身份高了,所以更受不得气!”青年人微微一叹,涩声问:“兄弟,你说到底是为什么呢?”

    刘浩洒然轻笑:“你明知道拿这份工资受这份气,却依然愤愤,很显然,是因为你已经处于一个相当高的位置……”

    青年人霍地一个啤酒瓶砸了过来,怒声吼道:“你他妈的吼大声点!”

    那吼声,却敌不过一旁的音乐。

    刘浩微微一笑,依然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说:“你需要的只是一个发泄的借口,并不是一个怨恨的目标!”

    青年人缓缓闭上双眼,慢慢地扶着额头,沉默了。

    刘浩也不理他,一边喝着小酒,一边静静地看着正在舞池上扭动的于辉,眼眸深处似有亮光闪闪,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青年人猛地张开双手,舒展了一下身子后,拍拍刘浩的肩膀,略带感激地说:“真不愧是神棍界的领袖级人物!实力就是强!三言两语就把我忽悠了!”

    刘浩幽幽地看了青年人一眼:“忽悠,方是王道啊!”

    这时候,于辉已经对疯狂地进行反关节活动感到索然无味了,依仗着坦克般的身躯,愣是从疯狂的人群中央冲了出来,那非同一般的身材和体力,使得周围的各种女人不时地投去暧昧的眼神。

    只见他满头大汗,身子还随着音乐一颤一颤的……

    青年人招呼了一声,便率先朝大厅边的走廊走了过去。

    于辉望向刘浩,却见刘浩一脸心疼地看着3号桌上的一大堆啤酒和小吃,悲痛地哀嚎:“这难道就是鱼和熊掌吗?”

    于辉小心翼翼地用食指点了点刘浩,提醒:“老大,他,走远了……”

    刘浩左手提起一瓶啤酒,右手抓了把花生米。这才慢慢地朝走廊走去,脸上的心疼模样早已不翼而飞了。

    于辉愣了愣,不过很快就追了上去。

    虽然从外面看,夜来风俱乐部并不大,似乎仅仅只是占了朱雀街的一个小小的铺面。而实际上,夜来风内有乾坤,仅仅是一层,就不比足球场小,而整个夜来风俱乐部,包括地下两层,足足有七层之多。

    邱楚此时便是走下地下室。说是地下室,实际上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包厢,由于投入高,所以整个地下室感受不到丁点的潮湿和闷气,反而能感受到一股股凉风。

    邱楚停在一个门前,门上写着“贵宾房”,显然不是一个普通人就能够开得了的厢。而邱楚脸上也阴睛不定,显然正犹豫着。

    刘浩浅饮一口,走在邱楚旁边站定,淡笑:“放不下,不甘心,得进去!放下了,无所谓,还是得进去!”

    于辉在一边摸着后脑勺,虎目圆睁,一脸茫然,显然,对于两人的对话和神态,很是不解。

    邱楚心里大震,转头看了刘浩一眼,却仅仅只看到一个正四处偷看侍女的委琐男,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不过,却伸手拉开房门,同时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

    扑面而来的是振耳欲聋的音乐和形色男女吵闹的声音,刘浩的目光越过邱楚,打量着贵宾房里的男男女女。

    贵宾房房门设在六十八寸液晶显示器的右边,左边放着一套沙发,上面坐着四男两女,正在叫骰子。对面的沙发只坐着两对形似情侣的男女,正在闲聊。正中央是两套沙发并在一起,中间坐着一个二十三、四岁的貌美女子,一身淡红色及膝的连衣裙,抹着淡妆的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双眸带着些许的水气,显然是喝了点酒,两只洁白无瑕的玉手大方地抱着旁边一个男子。那男子也似乎和貌美女子年龄相仿,只是长相没有女子那么的出众,而且穿着也极为普通。貌美女子的右边坐着两个女子,正凑在一起笑谈着,而男子的左边却坐着一个长相英俊,穿着名牌西装的青年人,脸上带着从容的笑容,不时地应付着周围人。

    当刘浩一行三人走进去的时候,房内出现了短暂的失声,只有六十八寸液晶显示器旁边的音响发出一阵阵咆哮。

    邱楚却似乎很是从容,脸上带着夸张的笑容:“哇……难道你们都把我这个上司给忘了?这么好的聚会也不叫我一下?”

    坐中间主位的情侣连忙起身,青年人歉意地对邱楚说:“实在是太不好意思了,我们以为邱总没空,这不是吓到了吗?您坐,坐!”

    邱楚似乎一扫之前的颓废,从容地坐在正中沙发的左侧,却也没有去坐那貌美女子的右边。

    看到邱楚在他身旁坐了下来,青年人似乎松了口气,忽然觉得眼前一暗,惊讶地抬头,却发现一个比自己高一个头的憨厚青年正站在自己面前,脸上带着笑容,似乎在问:我们坐哪?

    青年人连忙让右侧的两个女孩往左边靠,让出半个沙发给两人——那青年人的身材实在是太过于魁梧了。

    刘浩轻描淡写地扫了所有人一眼,老实不客气地坐在两个女孩中间,不顾两人的诧异,慢条斯理地拿起青岛啤酒浅饮着,似乎对于这个诡异的气氛丝毫不了解,只是在看到那个英俊青年人的目光时带着诡异的笑容。

    于辉坐在右侧沙发的尽头,不过却皱着眉头,对着刘浩张了张嘴,发现中间隔着一个女人后,又闭上了嘴,只是偶尔颇为戒备地看着坐在邱楚左侧的英俊青年人。

    英俊青年人朝于辉点了点头,微微一笑,对于于辉戒备的神态,置之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