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老板坐直身子,拿过背包来把拉链打开,往里面看了一眼,脸上闪过惊讶的表情,然后抬起头来,问肖乐天:“你哪来的这么多钱?”肖乐天早就想好词了,他不慌不忙的在金老板对面坐下,说道:“我买的彩票中奖了。”金老板一愣:“彩票?”肖乐天点点头:“是的。这些年来,我一直在买彩票,可是从来都没有中过奖。所以,今年以来我就没再买。这前些日子,您不是让我去偷手表吗?我去那看了,那个别墅里的安保设施坐的非常严密,到处都有摄像头,锁也都是电子锁,还有自动报警装置,白天夜里都有人值守。我在外面守了一个多星期,始终找不到机会下手。可是,要是偷不到那块手表,我就没法还您的钱。无奈之下,我又去买了张彩票,打算试试运气。没想到,还真中了。领完奖金之后,我就赶紧把钱给您送了过来,免的您着急。”

    金老板将双手的十根手指交叉在一起,静静地听着,嘴角挂着淡淡的冷笑。从金老板的表情,肖乐天就可以看出,自己说的这番话他一个字都不相信。他相不相信肖乐天一点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尽管金老板不相信,却也拿自己没有办法。金老板一直听他说完,然后说:“有意思,太有意思了。真看不出来,你小子的运气这么好。”肖乐天说:“我自己也没想到。可能是老天见我这些年净倒霉了,有点不忍心,所以就让我走运一次。”金老板说:“你走运了,可有的人却倒霉了。”肖乐天明知故问:“谁?”金老板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就是我。昨天晚上,我的保险柜被人撬开了,里面的两千多万现金全都被拿走了。”一边说着,指了指背后的房门。现在,那间金库的房门又重新锁上了,肖乐天看了看,脸上做出惊讶的表情:“真的?谁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偷金老板的钱?”

    金老板摇了摇头:“其实,对我来说,这两千多万就如同九牛一毛,根本不算什么。我主要的财产都已经转到国外了,这些钱只是我这半年多的收入,还没来得及处理。其实呢,我也没想要把偷这些钱的贼怎么样,毕竟他也只是为了混口饭吃。而且,我还有点欣赏他的手段,因为我这间办公室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进来的。这间办公室的门,是我花了二百多万美元,从美国买来的。据说是用航天材料造的,就算是坦克也轰不开。锁用的是最先进的视网膜扫描技术,只能是我本人,或者把我的眼珠子挖出来,要不然的话,只有把这座楼整个炸掉才能进来。可是这个贼,却轻而易举的进入了我的办公室,门上还没有留下任何破坏的痕迹。能做到这一点,整个世界恐怕也没几个人。我还想,要是这个贼能主动向我承认的话,我就把这两千多万送给他,算是交个朋友,毕竟人才难得。”

    说到这,金老板的双眼闪出凶光:“但那只是我最初的想法。因为后来我发现,他居然在我的保险柜里散了泡尿,而且还尿在了那些珠宝上面。”金老板的脸狰狞起来,瞪着眼睛问肖乐天:“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肖乐天心底一阵发毛,赶紧摇了摇头。金老板说:“这就是羞辱。从小到大,没有人敢羞辱我。这个臭贼,居然敢在我的金库里撒尿,这就相当于直接尿在我的脸上。对于羞辱我的人,我是绝不会放过他的。你知不知道俄罗斯黑帮怎么对待羞辱他们的人?”肖乐天摇了摇头,金老板说:“他们会把对方的牛子和卵蛋一块割下来,然后塞进对方的嘴巴里,直到对方窒息或者失血过多而死。”肖乐天听着,不由的裤裆里一紧,脸上挤出个讪笑,心说:“这个老狐狸该不会是怀疑我了吧?”正想着,就见金老板脸色一变,呵呵笑了起来:“开个玩笑而已,我们是文明人,怎么会做这么野蛮的事。”

    肖乐天跟着金老板干笑了几声,心里面却怦怦直跳,不禁有些后悔自己昨天的行为。金老板笑了一阵之后,问肖乐天:“这里面有多少钱?”肖乐天道:“整整一百万。您之前说过,要我还一百万的,没错吧?”金老板点点头:“对,没错。不过,这么多的钱,我得验一验。”肖乐天说:“您随便。”金老板对沙发上坐着的两个手下招了招手:“你们两个,把钱点一下。”两个人站起来把背包放到茶几上,从茶几下面拿出一个点钞机来,一个人数,另一个人做着记录。一百万现金不是小数目,即使是用点钞机也得数上一段时间。在他们数钱的时间里,金老板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支雪茄烟来点上,一边抽着烟,一边对肖乐天说:“昨天晚上我的保险柜被偷了,今天你就给我送过来一百万,这事是不是有点太巧了?”肖乐天一时间没明白他话的含义,跟着附和道:“是,是,我也觉得这事够巧的。”

    金老板忽然把身子探过来,脸贴近肖乐天,看着他的双眼说:“我的那些钱,是你偷的吧?”听他这么一说,肖乐天的脑袋里轰了一声,额头上冒出了冷汗,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很不自然,忙不迭地说:“不是,不是,绝不是。就算是借给我两个胆子,我也不敢偷您的钱啊。您是什么人,我哪敢得罪您呐。”金老板仰头大笑:“开玩笑,开玩笑,你不用这么紧张。”说完,对自己的手下说:“钱都点完了吗?”有个手下说:“还剩一小半。”金老板说:“行了,剩下的不用点了。”说完又对肖乐天说:“这些钱我收下,咱们的账就算是两清了。”说着,从办公桌的抽屉里拿出一张借据来,交给肖乐天:“这是当初写的借据,拿回去吧。”肖乐天拿起来看了一眼,然后把借据装进口袋,站起来对金老板说:“那好,那我就不打搅了,您忙着。”说完,站起来离开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