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天脑如今是不是暗藏祸心,它对人类联邦做出的贡献都是毋庸置疑的。可以说,要是没有天脑这些年的辅助,人类联邦想要达到如今这个程度,至少还需要耗费一万年!

    “怪不得……”仲孙沅摇摇头,面带明悟之色,“我以为天脑憎恶十大世家,是因为他们手中掌握着一部分封印,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原因……一旦它得到自由,估计整个人类联邦都将没有活路了。它本身就憎恶普通生灵,被人强行封印不说,又被人类驱使那么多年……”

    赤发男子冷哼,“天脑一旦破封印而出,届时,不管是负责封印神器的家族,还是当初封印它的狐狸……这些都是天脑首先要消灭的敌人,最后才是覆灭整个凡界。”

    仲孙沅的眉头蹙得死紧,眉心留下明显的痕迹,“毁灭整个人类联邦……呵,这对于天脑来说,简直是轻而易举。人类联邦,除了少部分落后地区,大部分地方都已经普及人工智能机器人,许多产业都由纯机器组成,一旦天脑动手,毫无防备的人类恐怕要死伤惨重。”

    除此之外,还有影响力和覆盖量更大的虚拟网络。据她所知,同一时间段虚拟网络的登录比例基本维持在百分之三十到四十之间,高峰时段能超过百分之七十!

    百分之七十是什么概念?这意味着天脑要是选择在高峰时段动手,切断虚拟网络,那些数千万亿的普通人都要被困在虚拟网络无法下线,精神力迷失,现实脑死亡!

    再操控其他机器人突袭人类,天脑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弄死整个人类联邦。

    赤发男子说,“不过,其实也不用那么担心,天脑想要破除封印,必须达成几条严苛的条件,那几个条件缺一不可。不然的话,极容易触动禁制……”

    仲孙沅挑眉反问,“严苛的条件?都有哪些?”

    赤发男子说道,“首先,天脑想要获得自由,就必须先毁掉神器内部的封印。”

    听到男子这么说,仲孙沅颇为遗憾地说道,“如果是毁掉神器的话,我想天脑如今至少已经毁掉三四件了。它最近的举动越来越放肆,封印对它的禁锢已经没有之前那么强大。”

    这还是她保守判断,也许真实被毁的神器还超过这个数字。

    赤发男子错愕地睁大了眼睛,“这怎么可能……”

    破除一个封印,至少需要血祭数十亿生灵的魂魄,这动静可不小,外界怎么会没有发现?

    “怎么不可能?”仲孙沅嗤了一声,手腕一翻,两片残缺的阴阳泷符悬浮在手心上方,晦暗的颜色丝毫没有当初的色泽,“这是断裂的阴阳泷符,我查过这东西的来历,据说是最后一任落日宫执法大能的伴生神器,也就是说,十件神器当中,它应该是最难破坏的……”

    可偏偏,十大世家最先出事的却是保管阴阳泷符的司马家族。

    赤发男子紧紧抿着薄唇,声音带着些压抑,“你可知道十方封印是如何布下的?”

    不等仲孙沅回答,他继续说道,“十方封印号称能封印半界,威力可想而知。圣君耗尽整个落日宫的灵气,召唤出所有执法大能残魂,以神器为载体,最后还献祭自己的魂魄,险象环生之下才勉强将天脑封印……想要破除其中一边封印,至少需要献祭数十亿生灵的魂魄!”

    献祭……生灵的魂魄?

    仲孙沅听后,脑海中猛地闪现某一条线索,唇色渐渐煞白,明白自己陷入某个思考误区了。

    男子又道,“正如你所说,阴阳泷符不仅最难破坏,它还是十阵之中最为重要的一环……天脑破坏它,不仅需要耗费数十亿生灵的魂魄,还需要上千修士的灵血……”

    他想说服自己这是不可能的,然而仲孙沅拿出的阴阳泷符货真价实,根本不容怀疑。

    “我恐怕要告诉你一件不太好的消息……”仲孙沅声音带着些颤抖,手中的剑心也已经收回紫府,“数十亿生灵魂魄,天脑恐怕早就已经准备好了,万事俱备,只欠神器到手。”

    有了男子的线索,再配合她之前查出来的消息,以往想不明白的地方,豁然贯通。

    “献祭数十亿生灵魂魄,并不意味着要短时间屠戮那么多人,它需要的只是魂魄之力。虚拟网络就是天脑搜集生灵魂魄之力的平台,每一次只抽取一丝一缕,哪怕是精神力强大的人,也不可能察觉,但人类联邦人口基数大,日积月累之下,凑足那么多魂魄之力并不难。”

    她知道神器这种级别的灵物不好破坏,但从没想过破坏它需要魂魄之力!

    她起初以为天脑抽取人类魂魄之力,只是为了慢慢削弱人类的实力。毕竟,人类的魂魄之力越少,转世之后基因解锁的概率也越低,潜移默化之下,联邦的整体实力自然会慢慢下滑。

    这个下滑速度十分缓慢,需要成千上万年才能看出效果,人类根本不可能发现。

    如今想来,天脑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搜集魂魄之力,削弱人类整体实力,不过是捎带的。

    “至于破坏阴阳泷符需要的另一个条件?当年司马家族正值巅峰,拥有不少基因解锁者,家族迅速落败之后,那些基因解锁者没了音讯,导致家族就此衰落,应该也是天脑的手笔。”

    如此一来,就不难解释为何阴阳泷符会被破坏了。

    说完这个,不等赤发男子消化,又丢出一个重磅炸弹,“我觉得你沉睡太久了,似乎忘了天脑的手段和危险性。在前不久,三世镜也险些落到它手里,只是因缘巧合,被我拦截,如今又落到另一方人马手里。不过你放心,那方势力和天脑也有仇恨,应该能保护好三世镜。”

    相较于这些,她目前更加担心坤离扇的下落。

    坤离扇没了守护器灵,破坏起来更加简单,她可不认为天脑会放过这么一个好机会。

    仲孙沅每说一句,赤发男子的脸色就黑上一分,他真是没想到事情已经严峻到这个程度。

    说着,她抬手向上指了指,“天脑已经恢复一部分自由了……”

    “在我们来这颗星球的第一天,整个星球被巨大的幻境法阵笼罩。要是没打破幻境,今年训练的学生都会被困在这里,直至死亡。届时,天脑只要将所有罪名一股脑儿推到你头上,趁着你沉睡的空档,怂恿人类联邦派遣军队来救援学生,你猜猜,你会是什么下场?”

    说完,【王】的脸色已经彻底黑成了锅底。

    赤发男子咬着后槽牙,“我就知道……我是它的心头刺,不除掉我,它怎么可能安心?”

    仲孙沅佯装不知,“哦?为什么这么说?”

    “这地方是末法文明最后的墓地,葬送了无数的魔、妖、人,他们临死前的庞大执念凝聚在一起,诞生出我。”赤发男子指了指自己,道,“万物相生相克,我的诞生就是为了克制它。”

    仲孙沅蹙眉,面上带着不信,“克制?你能灭了那一抹天道意识?”

    “自然不是,不过我可以在短时间内和它抗衡。例如,它用天脑的身份掣肘人类,我则能将它从系统核心部位驱逐出去,完全切断它和虚拟网络的联系……一旦没了操控虚拟网络的能力,它的威胁性就大幅度下降,收拾起来也就简单了。”

    李轩听得云里雾里,不过他没忘一件事情,“可是,你既然是执念所化,那为什么你长得和坤那么相似,除了气质之外,其他地方基本都吻合……”

    “你口中的坤,乃是十君之首,掌控极阳之火,那种火焰可以涤荡世间一切污秽。我从执念中诞生,本身就掺杂了无数阴暗情绪,若是没有那位的灵火助我蜕变,恐怕我到最后也只是毫无理智、只知杀戮的怪物,而非如今这副模样。严格来说,他算是我半个再造之父。”

    所以,赤发男子长得和坤相似,那就是极其正常的。

    仲孙沅面向【王】,伸出手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你和天脑对立,我和天脑也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不是它死,就是我亡。既然这样,我们不如联手,你过来帮我?要是继续留在这里,再有几天,天脑就有办法找到你,然后摧毁你……到时候,一切就晚了。”

    她最忌惮的就是天脑会通过虚拟网络动手,这样一来,她根本没辙。

    如果【王】能帮助她取代天脑,哪怕只有一段时间,也相当于砍了天脑的双臂!

    【王】看着仲孙沅的手,良久之后将自己的手递过去,“合作愉快。”

    没了最大的顾忌,接下来只要搜集其他没有被毁的神器,基本就能收拾天脑了。

    仲孙沅唇角微微一勾,心中谋算着如何下手把天脑其他两条腿也砍掉。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声冲天鹰鸣从上方传来,仲孙沅下意识抬头,一道恐怖的罡风向他们所在的方向袭来,带着浓烈的杀气……这个气息是……艾里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