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成也没弄明白,这些家伙怎么这么记仇,自己的挑衅绝招都还没使出来,就已经招惹这么大的仇恨了?

    不管怎样,总算轻而易举地将他们引开了。ωヤノ亅丶メ....但是他回头看了看,似乎只有这些狼人跟过来了。

    那些看起来憨厚,外形向熊的种族,杜成并没有看到他们的身影。

    比尔斯族人同样分不清楚状况,在他们原先的世界上,他们和狼人便是持续争斗千年的宿敌,可此时却被一个人类把仇恨吸引了过去,有些想不明白。

    “帕克托将军,”一个愣住的比尔斯人问道,“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狼人全都...”

    那名叫帕克托的人打断了他的问话,看着杜成和狼人离去的方向,摆了摆手说道,“先不去管这些问题,赛博,当务之急我们要先找到奥冈军团的位置。”

    “嗯!”赛博点点头,“如果守卫之地没有变化,奥冈军团的主营地应该还在神山。不过那个地方距离我们有上千里的距离,以眼下的形势看,咱们要想穿越这段长途,恐怕有些吃力。”

    帕克托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该死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有哪一个法师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帕克托将军,这恐怕不是魔法,”赛博继续道,“即便是最强的魔法师也不能直接改变世界的容貌,他们毁灭一片地方,或者在一定的区域内造成幻想,但是像这样如此真实的变化,已经在法师的能力之外了。”

    赛博说着,将打手击在身旁的一棵树上,从树上簌簌地落下许多枯叶。

    “拿到这世上还有比法师更为强大的力量,”帕克托吸口凉气,思索着。

    帕克托想了会,重新回到眼下的情形中来,“你说的没错赛博,就凭我们的力量无法到达千里之外的神山。不过当时一起深入到这的,并不是我们一支部队,我们需要找到另外的几支,和他们汇合在一起,才有可能对抗狼人,返回神山。”

    “是的帕克托将军,”赛博说道,“这正是我要跟你建议的。”

    “那这附近最近的部队,是哪一支?”帕克托问道。

    赛博道,“是比弗族,将军。就在咱们的北边。”

    “好,不能再等待了。我们必须要先找到比弗族。”

    帕克托摆了摆手,示意队伍集合,向着北方前进。

    若站在上空,透过密集的丛林就可以看到,一支人数过百的兽人,和三百多树人组成的迁移大队,就在相隔三里的多的丛林上并列而行。

    好在迁移大队在雀卫的监视下,稍稍向东边靠了一些,才减小了和这批兽人遭遇的可能。

    因为忌惮兽人的威胁,麻生将许多的雀卫都放在了监督那些家伙上。

    在微妙的环境下又行进了四十里,此时距离杜成说的圣殿已经很近了。雀卫也来回报说,圣殿已经在二十里之内了。

    在没有遮挡的地方,他们已经可以很清楚地看到那束炫白色的高塔。

    杜成带着狼人向西边跑去,然后转向南方,继续奔跑了十多里后,杜成轻松地将他们引开,此刻也已经回到了队伍之中。

    看到杜成所说的圣殿的人,都有些许的放松,经历一途的忐忑,终于看到了原本未知的希望。

    但在所有人都有些放松的时候,队伍中间的草丛中,却有了些动静。

    安静的草丛忽然闪出几个人影,全身除了四肢之外,都是青色,隐藏在草丛之中极难发现。

    此时,十多个利落的身影一同从草丛里钻出来,冲向迁移大队的中间。这些家伙杜成倒是见过,就是昨天在圣殿里遇到的那些瑞泰尔人!

    很快,在这一支瑞泰尔人的埋伏队跳出来之后,其他方向又陆陆续续地跳出四五十个瑞泰尔人,将迁移队伍隔离开。

    树人变幻着队形,也试着用身上的藤蔓阻隔那些瑞泰尔人,但在利骨的锋刃下,那些藤蔓轻而易举地就被砍断了。

    树人的藤蔓虽然是头发野蛮生长的结果,但是他们的头发都连接着神经,一旦从中折断便能感受到钻心的疼痛。

    一时间初遭遇瑞泰尔人的树人都是痛苦不堪,踉踉跄跄地移动着,险些承载不住身上的物资和人类,将他们跌落下来。

    搭载着白酽和淬火的藤族战士一下子遭遇了两名瑞泰尔人的攻击,身子一倾斜,就差点将身上的十多个矮人抖落下来。

    “这是什么怪物。”白酽死死地抱着一个枝干。

    “快打他们啊,愚笨的矮人!”淬火的情况更加不乐观,他所选择的位置是靠近藤族战士脖子的位置,这个地方的枝干较粗,淬火只比白酽长了一点的胳膊有些抱不过来。

    白酽瞥了他一眼,一只手颤颤巍巍地从身旁取下那杆火枪,半扛着肩上,另一只手却是不敢松开藤族战士的臂膀。

    “这些家伙速度好快。”白酽的枪口抖动着,始终无法瞄准。

    “矮人不是天生就会瞄准吗?你这个胆小鬼。”淬火近乎嚷嚷着说道。他的位置并不高,刚才要不是这名藤族战士的藤蔓挡了一下,瑞泰尔人的攻击就已经到他的身上了。

    “闭嘴,”白酽看了看捆绑在淬火身后的桶,努了努嘴。

    淬火看了看,下意识地按了按,又摇了摇头。但在他的身下,就是两个凶恶的瑞泰尔人,蓄力准备再一次的跳跃。

    “哈哈,”白酽幸灾乐祸地看着脚下的淬火,“还好矮人没有坐上最舒服的位置。火匠族这种在火匠铺烧烤了无数次身体,肉质一定能让这些怪物喜欢!”

    “白酽!”淬火怒冲冲的瞪着白酽,但身下一个瑞泰尔人高高跃起,划破了他的屁股,“噢!!!该死的矮人,你快打死他啊。”

    白酽也被瑞泰尔人冲起来的速度吓了一跳,也不想多难为淬火,指了指酒桶道,“除非你把那个还给我,并且大声说矮人比火匠族伟大!”

    淬火不情愿地解下酒桶,咬着牙递给白酽。白酽兴奋地接过,大口灌了两下,打了个嗝,将它递给旁边的矮人。

    “快...快打死他们!”淬火催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