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所面对的局面很坏。『『ge.

    手头上能够都用的道具有信用点一千二,高能电磁手枪一把,震爆弹两颗,军用兴奋剂三管,其他杂物若干。

    孙杰摸着下巴,开始清点手中能用的事物。

    其实,他本不用那么拮据,手头上的纸币是一千二,但银行里的信用点却有着千万,此外,他原来的住所内也秘密存放了许多物资。

    而问题就在于,这笔钱他不敢动啊,那个住所也不敢回啊!

    无论去哪一边,某种意义上都是自投罗网。

    自从那个消息传来后,现状变动的太快了,导致他还没来得及做什么,一切就全变了。

    被背叛,被包围,逃出去后谁都不能相信,甚至出去都得带口罩,一点信息都不敢泄露。

    孙杰能够肯定,只要自己的真面目出现在监视器上,就一定会被发现,要问为什么的话……当然是因为他已经吃过亏了啊。

    连都市中随处可见的监视器都能有如此布控,其他就更别说了。

    但,若是他保持原样什么都不做,却也只是慢性死亡。

    孙杰本就是不能见人的“黑户”,还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出门的装扮也相当可疑,若是继续待在这个区域,被搜索到也只是早晚的事。

    现在,所能做的选择有三个。

    一是立刻潜逃,无论对方的布控有多么严密,但四通八达,人来人往的城市总有机会走的掉。

    这个方法现在是轻松了,以后就会很难。

    离开这个区域只不过是从小点的牢笼跳到大点的牢笼而已,什么都没能改变。

    而剩下两个方法则分别是去往原来的住所或银行。

    首先要排除的,就是直接逃跑。

    他的这张脸相当于上了通缉令,甚至比这更严重,想要继续活动,喘上一口气,就必须要换脸,这没有信用点是做不到的。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现在的他,不得不这样。

    而在两个目标的选择中,银行固然是掌握了主动权的选择,市内的各个银行都有存款,选择的余地就很多,甚至先逃出去,去其他的城市领取也不是不行。

    但这个方法最大的问题就是,那些信用点可能已经被冻结。

    虽然想冻结私人财产是相当麻烦的,但以现在的态势来说,倒也不是不可能,此外可能存在的蹲点也是个问题……

    若是没能取到信用点,反而被埋伏了,他的处境就会更加恶劣。

    电磁手枪的储能不多了,两颗震爆弹威力虽大,数倍于通用手雷,但同样是太少,这点物资进行一场战斗都显得勉强,实在没有过多的余裕。

    选择的机会很可能只有一次,孙杰仔细的思量了其中的利弊后,最终还是决定返回原来的住所。

    虽然是肯定有人守着的地点,必然要爆发一场战斗,但他也不是没有优势。

    那里毕竟是熟悉的环境,真说起来,他才是主场作战,而且也足够稳定,利益最大。

    那里的物资,什么都有,非但有武器,药品,信用点,还有许多高科技的小玩意,能够带来不小的帮助,而存放的地点也是特意设置在隐蔽的机关中,不是刻意去找,也许居住个十年都不一定能发现。

    握了握拳,孙杰的脸上露出一丝凶狠。

    这个凶狠,不只是对敌人,还包含着自己,明知要有一场苦战,依然一意孤行的前进,下这样的决心,可比想象中的要困难。

    …………

    所谓回去,自然不是急吼吼的冲杀进去,而是先进行观察。

    “别墅内,不超过五人。”

    经过外卖分量,外部勘察,代步工具等多方面数据,孙杰得出这个结论。

    他不由得,心中一震。

    如果说一间房住了几十个人,那他还真没什么办法,只能另走他路,举手投降。

    但如果只是五人以内……这能够解决,这个在可以战胜的范围内。

    既然做出了判断,孙杰也不再迟疑,静静的进行最后的准备,等待天色的暗下。

    夜间,终归是比白日更容易偷偷摸摸。

    孙杰蹲在一个隐蔽的无人角落,极有耐心的呆到半夜,才半伏着身体,开始移动。

    一路摸到门口的绿化草丛,孙杰拿出试管,吞咽其中的液体。

    军用兴奋剂,特制版。

    药效发挥一至二分钟,持续时间十分钟,比起原版提升的身体素质更加惊人,还针对可能面对的异常能力者做过专门调整,增加了真视与稳定体内血液等效果,当然,过后的副作用也更加惊人。

    握了握手,确定药效已经发挥开来,他,抬起枪口朝着门口的两人射击。

    孙杰其实已经想好的。

    那两人站位不远不近,时刻都处在另一人的视线范围内,互补之下,想要无声无息的潜入也变成了不可能。

    所以,他只能进攻。

    不过,这不代表会闹出多大的动静,他所持有的电磁手枪,其攻击方式就是高压电的一种,如果被正面击中,那是连话都说不出来。

    只要速度够快,就能无声无息的解决两人,为之后的行动扫除障碍。

    这一手猝不及防,登时就有人中招,不过就在他调转枪口的时候,另一人的反应却是极其的快速与正确。

    伏地翻滚,让他两枪射空,之后更是藏入掩体,朝天开枪,不再露头。

    乍看起啦相当的保守,甚至保守过头了,但这样的选择才是正确的。

    好比孙杰现在,就很为难。

    这个敌人,基本上头都不露了,摆明就是要鸣枪警告,等支援以多打少。

    说实话,这是最不利的发展。

    别说是无声解决两人,继续潜入了,根本就被钉在原地,动弹不得。

    别看对方好像不露头,但孙杰要是走出掩体,想前进或者后退,就肯定会遭到攻击。

    一方毫无遮挡,一方却有掩体,这样的情况下,孙杰还真没有信心对枪。

    他所面对的困境,已经不容犯错,不容受伤了。

    而拖下去等到支援敢来,就更加愚蠢,一个枪手和三四个枪手,解决起来的难度可不是一个级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