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有为气的不轻,冷着脸,斜着眼道:“薛峰主是什么意思?是看不得我青竹峰出个好苗子嘛?”

    假如换个人提出来也就罢了,毕竟他自己也没想让弟子去,毕竟这次不仅是三派大比,还关系到歼灭魔族妖孽弟子的重任,但这种当重打脸的行为,可是惹怒了卢有为,毕竟他也不是好欺负的。 ̄︶︺sんцつ

    “哈哈,贫道可不是看不起卢师弟,只是觉得有些人修为不到,最好还是别出去丢人现眼罢了,贫道也是为门派也为卢师弟考虑啊!”东阳峰峰主薛万山一副我为你考虑的样子。

    “你,说谁修为差呢?有本事咱们打过一场。”卢有为彻底被激怒,立马站了起来,就差直接动手了。

    薛万山之所以这么恨卢有为,是有原因的,卢有为现在的妻子,本来也是他们的师妹,薛万山也很喜欢,可最后师妹确选择了卢胖子,这让他耿耿于怀,最后把气都撒到卢有为头上了,再一个卢有为作为他的师弟,对他也不怎么恭敬,就连修为也和他差不多,真要动手,说不得他自己还不是这胖子的对手,所以他嫉妒啊。所以只要能打击这卢胖子的事情,从来却不了他薛万山的影子。

    卢有为之所以不喜欢薛万山,也是由于薛万山为人不行,所以从来没有对其恭敬过,加上情敌这一环,就更加不对付了。

    “打就打,谁怕谁啊。”薛万山这会硬气的很,立马站起来回应,虽然不一定打的过卢胖子,但真要生死较量,谁也说不定。

    眼看着就要爆发大战,其他几峰之人也不劝诫,毕竟他们俩的事情,还真不好劝,劝了这个得罪那个,只要不出格,所以只好当没发生,再说,掌门师兄还在呢。

    掌门天玄真人也头疼,只是这会他也不得不站出来了:“好了,都一大把年纪,当着门人徒弟的面你们这样真的好嘛?”

    掌门一开口,两人立马停住了,这才不甘的坐下来,只是还保持着怒瞪的模样,谁也不服谁。

    掌门天玄真人看着两个小老头,都七老八十的人了,虽然看起来中年的模样,毕竟修道之人可以延寿,修为越高,越不会老的那么快。

    他只好道:“至于卢师弟座下弟子之事,全凭卢师弟安排,其他人就不要插手了,毕竟运气也是修道的一部分。”

    卢有为这才脸色好转,还特意朝薛万山露出一个得意的笑脸。

    薛万山被卢胖子这样看着,气的轻“哼“一声,就不再搭理卢胖子。

    …………

    赛场这边,赵三多顺利晋级,青竹峰一脉都兴高采烈。

    只是轮到大师兄钱大义时,他的运气就不好了,竟然让他碰上了掌门大弟子白天玄,直接被他一剑震落擂台。

    比赛进行的如火如荼,赵三多不知道应为自己的晋级,还带来了一场不小的风波。

    在赵三多晋级前八强后,其他人也依次晋级,最后前10一一确定,除了赵三多以人仙四层初期晋级,其他人修为最低的都是人仙七层顶峰。

    最后的前十排名,赵三多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自愿退出比赛,得了个第十名。

    第一名是大别门掌门天玄真人的弟子白天玄,属于登天峰,人仙十层顶峰;

    并列第二名是东阳峰峰主薛万山弟子的隆德千(人仙十层初期)、巨木峰峰主轩逸的弟子石万年(人仙十层初期)、巨石峰峰主黄金门的弟子孔德宝(人仙十层初期);

    第五名是掌门弟子屠哟哟(女弟子,人仙九层顶峰);

    第六名是东南峰峰主崆志远的弟子鼎立(人仙九层初期);

    第七名是掌门弟子尤德里(人仙八层顶峰);

    并列第八名是西阴峰峰主的女弟子王玉婷(人仙七层顶峰)、巨石峰峰主黄金门的弟子李万福(人仙七层顶峰,也是赵三多的同村好友);

    第十名自然是赵三多,(人仙四层初期)青竹峰卢有为的弟子。

    前十一一确认下来后,排名靠前的各峰,修炼资源也会大大增加。

    而排名靠后的各峰峰主,则是一脸死猪像。

    毕竟这不仅关系到门人弟子的资源配给,还关系到他们的福利待遇。

    除非你自己去门派任务殿自己接任务赚取贡献,好换取资源。

    门派历来前十的奖励都很丰厚,往届前十每年都能得到门派不菲的资源配给,前三都可以得到一粒30年人仙“功力丹“(人仙层次服用的丹药),可以凭空增加30年修为。

    前三,每人还能得到一把上品法器以及一粒30年功力丹(不过这次并列第二有三人,所以额外加了一份奖励);前四到第十,每人可以得到一把中品法器;只有第一名可以得到一把极品法器,以及破地丹。

    这可是连最差资质之人,都能直接突破到地仙的丹药,集整个大别门资源,30年也才有一粒,普通人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各种机缘才能突破到地仙,甚至大部分人老死也突破不了,可想而知,这丹药的珍贵(不过一人只能领取一次,这是为了防止有人故意停留十层,每隔30年就来领一次)。

    这次不光是排出前十,还关系到三大派试炼,以及魔门和虚空战场。

    掌门和诸峰峰主以及主要长老,先一步去了登天峰三清大殿,将要在那里,由掌门亲自颁发奖励。

    卢有为单单留了下来,赵三多此时正在聆听师傅的嘉奖。

    “三多啊,你很棒,为师很高兴,不过你也不要得意忘形,毕竟只是靠运气而已。”卢有为这次虽然排在最后,但他早有所料,所以只是伤心了一会便没事了,毕竟弟子里还有一个前十。

    “嘿嘿,徒儿一定再接再厉,好好修行,好好替师傅争光。”赵三多得了夸奖,整个人都飘飘欲仙。

    “呵呵,好,好,好。”卢有为也很高兴,不过也仅仅是高兴,毕竟赵三多资质摆在那里,将来成就有限,这次也只是凭借运气好,下次可就说不定了。

    不过卢有为也没寄予期望,他留下来,一个是为了嘉奖一下这个弟子,一个就是为了这次大比,让自己这个弟子自己选择去还是不去。

    “三多啊!为师这次把你叫过来,还有一事得你自己拿主意。”这次卢有为就严肃多了。

    “师傅请说,三多聆听。”

    “你可知道,我大别门每30年一次大比,为何而来?”

    “师傅,我听各位师兄师姐说过,我大别门30年一次大比,主要有四方面,选拔优秀弟子培养,方便门人弟子交流加深感情,各峰资源分配,以及三大派一对一比试分派资源。”说完后,赵三多偷偷打量着师傅,生怕自己说错了。

    卢有为只是点点头,便道:“不错,看来你还是下了功夫的,不过,这只是以往的情况,今年开始,又出现了新情况,魔门,出世了。”

    “什么?魔门?”赵三多吓了一跳,对于魔门,他这些年了解的还是蛮多的。

    魔门行事毫无拘束,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们强调实力为尊,向来凶狠。

    好一点的魔门弟子还好,还算守规矩。

    但大部分魔门弟子,都是无法无天的存在,杀人如麻,毫无道理可讲。

    他们的攻击方式也五花八门,大都是歹毒无比,防不胜防,历来正道人士被魔门弟子杀害的不在少数。

    看着弟子的表现,卢有为觉得正常,哪怕是他,对于魔门也是忌惮无比,魔门的各种歹毒攻击防不慎防,一个不注意甚至可以跨境界杀人。

    “不错,这次魔门有复苏的迹象,我正道门派发现了一小股魔门弟子,发现他们正在探索一处遗迹。而这处遗迹在一处移动的小洞天之中,那是三百年前正魔大战的战场,不过好在目前只是发现了小股魔门,所以这次三大派合计,把三大派对比改成进入这处遗迹,以灭杀魔门弟子以及获取物质多少论胜负,不过………。”

    “师傅,不过什么?”

    卢有为看了看这个弟子,心想:“这个弟子运气确实不错,可惜资质太差。”

    “不过,应为你运气太好,导致以你人仙四层的修为就得到了第十名,所以为师得了掌门口谕,特来问问你,你是到此为止还是愿意参加三派大比,最终灭杀魔门弟子?当然,以为师的角度,觉得你还是好好修炼为好,不过为师还是尊重你的选择。”

    赵三多这才知道,师傅留下自己,是为了什么,赵三多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卢有为也没有催促,他虽然是师傅,但弟子个人的决定他还是会支持的,毕竟运气也是修炼的一种。

    这下可的确难住了赵三多,本来赵三多打算放弃参加三派大比,不是他怕,这毕竟关系到门派发展和声誉,毕竟一对一他肯定不是别派的对手,还不如领了奖励,放弃三大派大比排名,虽然他也很心动,但修为是个硬伤。

    可如今比赛形式变了,不再是单对单,而改成获取资源多少,以及灭杀魔门弟子多寡分胜负,这就让他看到了希望,只是考虑到自身修为,以及门派脸面,甚至可能从此小命都要没了,这让他内心极度忧郁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