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嘶——”我是被痛醒过来的。

    醒来时,是那个留在清浅殿的宫女在给我敷药,把我给疼醒了。

    “娘娘你醒了,你别乱动,奴婢在给你敷药呢,御医说了会很疼,你……忍着点。”

    我趴在那,疼地咬枕头,豆大的汗珠从额头上滚了下来。

    直到敷完了药,还是疼的。

    “皇上。”我听到了宫女的喊声,便知道云墨来了,他怕是来兴师问罪的吧。

    “退下。”

    “是。”

    云墨坐到了床边,我的头是朝里侧偏得,看不到他的神情,就当自个儿睡着了,不知道他来了吧。

    可是我却感觉到屁股一凉,云墨把我亵裤给扒了。

    正当我想要出声阻止的时候,却感觉到屁股上一阵清凉与舒适,一点也不似刚才那样疼痛。

    “这是宫里最好的愈合膏,用这个涂抹七日左右便能痊愈,并且没有疤痕。”云墨是在跟我说话吗?他又看出我在装睡了?

    就在这时,他忽然俯下身来,凑到了我的耳后,呵着气,“朕可是憋了一个月了,如今皇后有孕,朕也碰不得,你要是不赶快好起来,是想将朕憋坏么?”

    我浑身一颤,还是不敢动。

    “这愈合膏擦了过后,有一段时间是不知道痛的,要不,趁这段时间,你给朕消消火?”

    听到这话,我才不管不顾地转头看向他,“皇上,臣妾都这样了,你还要来吗?!”

    就算是这会儿不知道疼,但也不代表可以做那事儿啊,如今苏落雪有孕,云墨无处泄欲,难道就非要找我么,后宫这么大,他大可多找几个女人来啊,何苦要为难我这个行动不便的。

    “来,干嘛不来,不过,不用你下边,而是用你这儿。”说着,云墨用手点了我的嘴唇一下。

    我当即一愣,他是要我用嘴给他……

    我拒绝。

    见我一脸抗拒的模样,云墨便揪起了我的头发,让我不得不抬起了头,他跪在了枕头边,将龙根狠狠地挤进了我嘴里。

    每当我被顶的想吐的时候他就退出去了,每当我好受一点他又进来了。

    直到一股腥味在我嘴里散开,云墨才放开我,我刚想要吐出来时,他就钳住了我的下巴,逼着我咽了下去,“好吃么?”

    我不想说话,只想吐。

    云墨冷笑了一声,“你以为这宫里最好的愈合膏这么轻易就拿给你用的吗?你只有把朕给伺候舒坦了,你自个儿才能舒坦,知道么?”

    我干呕了两下,然后看着他,难不成他的意思是,这七日,都要这样伺候他,才能有这愈合膏可擦吗?

    如果是这样,我情愿不要。

    像是看穿了我的心思一样,云墨下了床整理了一下衣裳,说道:“你不愿意也得愿意,这愈合膏,朕每日都亲自来给你擦,擦完之后,该怎么做,不用朕再教了吧?”

    他都这样说了,我还能说什么。

    果然,到了第二日,云墨又来了,他依然挥退了那个宫女,掀开被子,扒下我的亵裤,开始给我抹愈合膏。

    我心里直打鼓,因为抹完之后就要……

    “好了,该你了。”云墨的魔音响起在耳畔,我只觉得天旋地转。

    当那硕大摆在我眼前时,我不由地往后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