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开他!”

    从旁边突然响起的娇斥,让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振。

    肌肉堆积起来的大汉横眉瞪过去,发现不过只是个穿着运动装满头大汗的小姑娘,因为有些背光,看不清她的样貌。

    一个女孩儿也敢来砸他们的场子?几个大汉两眼顿时鼓得二筒似的,太阳穴的青筋鼓鼓的跳着。

    “啊?你再说一遍?”

    “我说,放……”

    “说你吗臭嗨你个白痴!她就是爱丽丝,还不快上!”年轻男子暴跳如雷。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完全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几个汉子顿时一愣。

    这跟排练时候的不一样啊。

    “上?当事人就在这里,您还要硬上?”不止是罗川这么认为,就连脑子里练满肌肉的大汉也都这么想。

    不过,老板都发话了,行要上,不行,创造条件也要硬上!

    顾客就是上帝,老板就是祖宗。

    几个彪形大汉交流了一下眼神,这种场面他们不是没有遇到过,只要鼓鼓肌肉,摆出面无表情的样子,这个小妹妹自然而然就会吓得瑟瑟发抖。

    几个彪形大汉抛下罗川,嗖的一声窜到爱丽丝身边,凶狠的表情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不怀好意的恶心笑容,光是用眼神就会让人怀孕一样。

    “嘿嘿嘿,小妹妹,你是不是迷路了呀?”

    “要不要跟叔叔回家?”

    “叔叔家里的床又大又舒服。”

    几个大汉明显经过专业的训练,你一言我一语,明明长得牛高马大的,却把欲求不满的猥琐中年男人演得是入木三分,就连罗川也忍不住点头称赞,这演技,有看头。

    年轻男子也不管是不是违和,纵身跳了出来,脸上似乎涂上了一层金光,大声喝道:“呔!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们几个恶汉目无王法,竟敢当街调戏妇女,我薛子龙今天就要好好教训教训你们!”

    “啊!难道你就是那个世界第三大公司薛氏集团的大公子薛子龙?”一个大汉‘不着痕迹’的道出了问题的关键,世界第三公司的大公子,有钱!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春心荡漾,少女心萌动?

    薛子龙用余光瞄了眼爱丽丝,发现她站在原地,愣愣的,明显是被自己薛氏集团大公子的身份给震住了,爱丽丝哟,就如你幻想的一样,王子来救你了哦,好好接受我的】

    当即昂首挺胸,往前踏出一步,暴喝一声:“贼人,看拳!”

    这位大公子明显还是有两把刷子的,高高跃起,在半空中一个漂亮的侧身,拳头带着破空声往大汉几人打来。

    为首的汉子有些发傻,这跟排练好的不一样啊,怎么就跳起来了呢,不过没关系,咱们是专业的,对旁边的几个同伴使了个眼色,几人非常的配合,生怕老板打不到似的,跟着跳了起来。

    砰!

    如同敲在牛皮鼓上般的闷响,大汉哇呀惨叫着横飞起来,保龄球瓶一样撞倒了一片。

    几个人可以说是非常卖力,只是被撞倒而已,看他们鼻青脸肿满脸是血的样子。

    不过这还不算完,几个大汉又跌跌撞撞爬起来,大腿粗的胳膊舞得虎虎生风。

    被围攻的薛子龙明显处于劣势,让人忍不住要为他捏一把汗的时候,只听他一声怒吼:“为了爱与正义,为了社会和谐,我只能解开我a级武道家的实力了,一定要打败你们这群社会渣滓!”

    薛子龙喝的一声,身上陡然爆发出一股狂暴的气势来,只见他再次跳起来,看来他很喜欢空中动作啊……在半空中转体三百六十度。

    啪啪啪啪!

    一连串的爆响,大汉跟多米诺骨牌似的倒下,脸上挂上了标准的鞋印。

    几个大汉躺在地上,捂的捂头,抱的抱腿,只有为首的还有说话的力气:“为什么你这么有钱,还这么厉害!这不可能,这个世界不可能有你这样完美的男人!如果我是女人,我一定嫁给你!”

    “哼,知道厉害了还不快滚!”薛子龙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淡淡说道。

    大汉一听,这是该结尾了,当即带着一众小弟,丢下一句“你给我等着”,乌啦啦离开了,逃跑的时候也没看他们有半点伤痛的样子……

    最后,只留下背对着爱丽丝的薛子龙一人,帅气十足的站姿。

    罗川摇头叹了口气,可惜,太可惜了,如果换成别的女人,说不定就真的让他成了,不对,换成别的女人,也不用上演这种戏码,直接一句‘我是薛子龙’,倒贴的一定有不少。

    但是很可惜,他的目标是爱丽丝·布里夫,头发里都长满肌肉,dna里刻的是武技的变态女人。

    单论近身搏斗技巧,就连罗川这个恐惧魔王都自愧不如的恐怖女人。

    “明明直接冲过去不就好了,为什么还要跳一下呢,搞得那几个大汉不得不配合他跟着跳起来,假,太假了。”

    爱丽丝脸上的表情也非常僵硬,本来看到有壮汉仗势欺人,想要顺手行侠仗义,谁知被欺负的那个居然是魔王,差点儿没把她吓得不顾一切燃烧生命去拔备用传说之剑。

    结果就上演了刚才假得不能再假的一幕,瞄了眼薛子龙拳头上的鲜红伤口,爱丽丝摇头叹息。

    道具做得也不如魔王用心,血是番茄酱做的吧,一股酸甜味儿距离老远都闻得到,当初恐惧魔王罗川刚成为魔王的时候,她和上代勇者突然闯入,图穷匕见,差点儿就杀了罗川,那时候他就是用假伤口骗过了自己,那个道具才叫用心嘛。

    发现爱丽丝正盯着自己拳头看,薛子龙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心中却是欣喜非常,果然是我看上的女人,还没过门儿就开始关心我了。

    “不用担心,为了你,这点儿小伤不算什么。”

    罗川忍不住摇头叹息,这出戏好看是好看,就是一开始就被剧透了,知道了结局,食之无味矣。表面上看爱丽丝·布里夫是个温柔可人的红发软妹,实际上呢,根本就是丧失暴龙兽!

    身为世界第三大公司薛氏集团的大公子,怎么眼睛这么瞎,撩妹都能撩到霸王龙,可怜的家伙。

    爱丽丝很尴尬,又很无奈,这位薛大少爷是她新参加一个选秀节目的制作人,作为在这个世界的‘勇者’所必须经历的试炼,哪怕对方打不过你,你也不能先动手。

    这是她连续把好几头想要凑过来的肥猪的脸揍进脖子里得出的结论。

    同样参加节目的前辈也曾经说过:要委婉的拒绝。

    一向直来直去,只知道挥剑挥拳的爱丽丝学会了……

    “老公,快点儿,咱们回家吃饭啦。”甜到发腻的嗓音,紧贴在手臂上的青藏高原,这一切发生得太快,罗川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你开……”

    ‘什么玩笑’几个字没说出口,罗川从爱丽丝身上感受到了一股压抑到极致的疯狂气息。

    “你毁了我一次,还想要毁掉我第二次吗!”罗川分明从爱丽丝的眼中读出了这样的信息,本能的咽了口唾沫,从未有过的感觉,就算是吸血公也不如她恐怖。

    仿佛只要他敢多说一个字,爱丽丝就会化身暴龙,疯狂撕碎一切!

    可怕,太可怕了,勇者发起疯来真是太可怕了!

    不过罗川也不是吃素的,能从号称榨汁机的魅魔产房完好无损走出来,铁打的腰,钢铸的肾。

    什么样的大波大浪没见过?

    什么样的崇山峻岭没有攀登过?

    什么样的旱洞******没有探索过?

    开汽车的老司机?错了,罗川开的不是汽车,也不是火车轮船飞机,是ufo!

    罗川作为恐惧大魔王,演技可以说是刻在他的dna上本能,比演技?谁怕谁,不就是勇者嘛,就算是史莱姆,我都上……啊呸演给你看!

    一把搂住爱丽丝的腰身,轻轻一用力,将她揽到怀里,用居高临下的目光盯着薛子龙,不削道:“哦,你就是我们家哈尼提到过的那个谁吧。”

    看,戏这种东西,对罗川来说就跟吃饭喝水一样,信手拈来。

    爱丽丝的脸色有些发黑,不过薛子龙当面儿,她不好发飙,为了能成为新世界的‘勇者’,为了‘爱与正义’,就算是要她和曾经的魔王困觉,她也能做到!

    “啊,忘了跟您介绍了,这位是我的老公罗川。达令,这位就是我经常提起那位在节目里提携我的薛子龙薛总。”

    爱丽丝的演技丝毫不输罗川,这倒是让他有些惊讶,什么时候战斗暴龙兽也学会玩儿绣花针了?

    “你你你,你结婚了?”薛子龙的脸色变得苍白,颤抖着伸出手指着罗川,“他是你老公?我不信!”

    我不信三个字顿时就把爱丽丝打趴下了,彻底没了办法。

    “不信就不信吧,达令,咱们回去。”说着爱丽丝就像先跑再说。

    “不信?”罗川冷笑一声,看了眼爱丽丝,敢把他拉进这趟浑水来,就要做好被疯狂报复的准备,下一秒,他直接俯下身去,照着爱丽丝的嘴巴用力的啃了下去。

    爱丽丝傻了,没想到魔王会玩儿这一手。

    罗川沉醉,来这个世界一天多了,作为一个正值能打之年的雄性,没有可爱的魅魔妹子暖床,他早就饥渴难耐了,虽然缺少了恶魔翅膀和羊蹄子多少有些扫兴,但曾经是‘勇者’这一项加分十足,能亲勇者芳泽的魔王,恐怕在全宇宙也找不到第二个吧,以后写自传的话,一定要大书特书。

    品着品着,罗川觉得有些不对味儿了,具体是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

    薛子龙什么也没说,失魂落魄的就走了,爱丽丝则将应在原地,跟被太白金星施了定身咒一般,保持着刚才的姿势,脸上还有一些罗川的口水,他啃得真的很用力,也很用心。

    罗川吃干抹净:“啧啧啧,不过如此。”

    “所以,你结婚了?为什么新娘不是我?”如鬼魅一般冷幽幽的声音从罗川身后响起。

    什么时候!

    猛地回头过去,小小的身影站在他的面前,罗川只觉得如遭雷湮,声音变得尖利:“吸吸吸吸吸……吸血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