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刘松对于自己能化形成一只红色眼睛,他并不是很适应。ω δwww..

    相反,他觉得有些别扭。

    毕竟,别人化形成兵种之后,都是直接滞空飞行的,而他呢,化形成一只红色的眼睛,竖着在地面上奔跑吗?

    刘松和小白没有追赶多久,便见到远处的红色骨翼凤凰影子渐渐慢了下来。

    到得最后,红色影子抵达了十方神鼎的其中一个鼎足山峰之上。

    等取消了化形状态,梁宇站在了一堆人中间。

    刘松和小白远远就看到,远处正前方的方向,已经有着一堆人站在那里,人数颇多。

    等刘松赶过去的时候,便发现,这个鼎足的山峰之上,一共有两拨人马。

    这两拨人马的目光,都望着六个鼎足下的巨大盆地,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刘松暗暗扫视了下那两拨人马,发现勤宗这边,昨天在情报阁见到的那伙人也在这里。

    他们看到刘松和小白到来之后,面庞上露出了一丝鄙夷之色。

    有人甚至小声议论道:“这个觉醒境的小家伙也跟来了啊……”

    就在这时,刘松耳边忽然看到,另一拨人马那边,有一个身穿黑色长袍的年轻男子走了出来。

    他一走出来,整个人的身上,就释放出了一股极其强悍的气势。

    他带着一副玩味的神色,扫视了勤宗这边的众人,笑着道:“啧啧啧,你们勤宗现在没落成这样了吗?连两个觉醒境的小家伙,都叫过来了啊……”

    闻言,刘松顿时有一种躺着都中枪的感觉。

    “哎,我说你们觉醒境来这里做什么?我劝你们还是赶紧回你们勤宗去玩沙子吧,这里真心不适合你们……”那人一边指着刘松,一边鄙夷地说道。

    刘松当场就无语。

    这尼玛的,自己和小白刚过来这边就被嘲讽了啊。

    “昊天,你别不知道情况就瞎说好么?”这时,梁宇站出来开口了。

    “梁宇?呵呵,就知道你会出来说话,你们勤宗口口声声说天道酬勤,可我近几年来,碰到的勤宗弟子,都被我一招打败,如今十方神鼎内部空间快到开启之际,你们居然还妄想着带两个觉醒境的人来,不是没落是什么?”

    昊天说到这里,故意指着其后方的一堆人道:“看看我们业宗,个个都是化形境的武者,你们呢?”

    正当梁宇要开口说话的时候,人群中却是有两个人走了出来。

    其中一人道:“昊天,废话少说,我们今天也打一场热热身吧。”

    “手下败将,何足为虑?你连我三招都接不下,还谈打一场什么热身?”昊天淡淡地说道,这个人纯粹就是脸贴上来给他打的,不打白不打。

    “哼!”那人被昊天说中痛楚,顿时冷哼了一声便不再吭声。

    另外一个人,却是直接开口骂到:“昊天,我真怀疑你的智商是不是智障二百五,人家有手有脚,想到哪就到哪,他现在站我们这边,就是我们勤宗的了?你是没事拿他开刷,还是对我们勤宗挑衅?”

    “挑衅你们勤宗又怎么了?你们勤宗也就小五能让我看得过眼,其他人都是渣!你别这样看我,当然包括你!”

    昊天玩味地看着梁宇,忽然话锋一转:“我说梁宇兄,你呆在化形境后期怕有一百多年了吧,现在一直没有突破三云境,来这里是为了找灵感突破的么?”

    “是又怎么样,不是又怎么样?”

    梁宇应了句,又道:“十方神鼎就快开启了,希望你等下别在里面直接暴毙了啊。”他这么一说,业宗那边的人马,立刻怒了,然后想要朝着梁宇冲过去。

    然而,他们的步伐,都被昊天一个手势停住了。

    “我只是出来跟垃圾说说话,你们跟垃圾计较什么?”昊天故意大声地说了一句。

    他想要在进入十方神鼎之前,惹毛勤宗这伙人,到时候,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在神鼎里边做他想做的事情了。

    看着如此盛气凌人的昊天,刘松的内心,也在暗自揣摩起来。

    这个昊天,显然是业宗极其有地位的年轻一代。

    “刘松小兄弟,你在想什么?”见到刘松有所思的样子,梁宇开口问了句。

    “没什么,刚才那个昊天,说话挺狂妄的嘛。”刘松笑着摇了摇头。

    “昊天确实是有狂妄资本的,他觉醒的是八等兵种远古战魂,仅仅第一个战魂附身状态下的昊天,我就打不过他了,更何况,他还有两个附身状态的战魂。”

    “八等兵种远古战魂?”刘松眼中露出了疑惑之色。

    “就算告诉你,你也打不过他,就你这个境界,他只使用一根手指头就可以打败你。”

    “是啊,一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家伙,这样都敢跟来。”

    昨天刘松在情报阁遇到的那伙人,似乎对刘松有着一些成见,这一开口,就是难听的话。

    刘松没有理会那两个人说的话,而是自个儿将目光望向了六个鼎足山峰之下的盆地之上。

    此时此刻,那个盆地的中间,有着一个青光色泽涌起。

    这些青色的光泽,刘松看一眼,就觉得右眼剧烈地跳动起来。

    他从那渐渐涌起的青光色泽中,可以感受到一股来自天地间的浩瀚能量。

    这股能量,似狂暴而又非狂暴,似柔和而又非柔和。

    虽然这股能量,拥有一股令刘松感觉到右眼不舒服的波动,可随着青光色泽的不断亮起,刘松的内心,忽然对这方神鼎内部,有了极其强烈的好奇心。

    与此同时,他原本剧烈跳动的右眼,也在一瞬间似乎受到了什么吸引一般,紧紧盯在了青光色泽之上。

    “这青光色泽,就是十方神鼎内部空间开启前所释放出来的能量,这些能量气息不是很稳定,我们现在还不能进入,等能量彻底稳定下来,我们就可以进入十方神鼎的内部了,不过……”

    梁宇说道这里,停顿了一下,又接着道:“不过我们这次进入内部,估计会很大的损失,毕竟,业宗的昊天来了……”

    闻言,刘松眼神微眯,他看着昊天那笔直的身影,内心嘀咕着:业宗昊天,真的就有那么可怕么?